殷勤抓住重点道:“你那乾坤袋里到底有多大的空间?种植一株仙草和种植百株的区别可大了!”..

    大鹦鹉道:“总有你这帐篷大小,就连铁翎子的山峰巨鹰都能装进去!”

    殷勤仔细想想,这老货在乾坤袋里藏了好几年,倘若里面的空间太过狭小,以他的性子怕是也待不住。

    这乾坤袋的大小如同个香囊一般,无论是挂在腰间还是揣在怀里都不碍事,唯一就是听阿蛮说里面太脏,殷勤觉着还是要亲自看过才能放心。

    他也不客气,干脆拉上大鹦鹉,先进到乾坤洞府,再从里面找到乾坤袋,捏着鼻子进去转了一圈,感觉实际的空间比外面的大帐还要大上一圈儿,阿蛮也没夸张,乾坤袋里果然到处都是鸟屎。

    殷勤忍不住埋怨大鹦鹉,前世好歹也是被千万修士所景仰的元婴上人,私生活怎会如此糜烂?

    大鹦鹉歪着脑袋,觉得此番评价听起来特别刺耳儿,却又一时想不出该如何反驳。天机子上辈子,也是被人伺候惯了的主儿,属于那种道法高超,生活能力基本没有的家伙。因为担心庞大尼的安危,他既不敢入大定也不敢假死,还要时刻警醒着外面的情况。他倒是事先在这乾坤袋里存放了不少吃食以及富含水分的灵果,唯一就是对粪便排放的事情掉以轻心了。

    一般来说,用于驯养灵兽的乾坤袋,在设计上还是相当周全的,不但有进气进水的符阵,还有向外排放灵兽粪便的通道。正常情况下,灵兽随地的排泄物都会被乾坤袋自动“吸收”藏入乾坤袋夹层里一个小型的用于储藏脏物的空间。

    修士只需每隔几日,将乾坤袋在流动的清水中浸泡冲洗,里面的存储的脏物就会被自动排放到流水之中,根本不用人来专门清洗。

    至于天机子的这个乾坤袋,设计就更为巧妙,里面还特意铺了一层几尺厚的土壤,这些土都是天机子当年从各处灵脉中挖掘而来,其中灵气的含量也是相当丰富。就如大鹦鹉所介绍的那般,若是在袋中种上灵果的种子,一样可以开花结果。而灵兽所排泄的屎尿,正好可以用于灵果生长所需的养肥肥料,其整体设计非常像殷勤前世那种自给自足的小生态系统。

    天机子设计的挺美,夺舍大鹦鹉之前,先在地里撒上仙果的种子,然后大鹦鹉日常的拉尿就都可用作肥料,催长这些种子。如此一来,即便无法定期将乾坤袋泡在水中清洗,也一样能够保持其中的洁净。

    问题是,他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点,那就是作为蛮荒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炼器宗师之一,他老人家专注炼器阵法一千年,对于田地里的活计,却是一窍不通。

    待到他真正夺舍了凤头的肉身钻进乾坤袋里开始栽种灵果的时候就开始想当然地胡搞了。原本那些已经绿油油抽头的小苗,经过大鹦鹉一番屎尿交加的猛肥攻势,不出几日就全都拉秧烧死了。

    灵果种不成,想象中的屎尿循环利用阵法也就没有了用处。幸好他事先还在乾坤袋里,存有大量的灵果吃食,在乾坤袋特定的符文阵法加持之下不至于腐烂变质。大鹦鹉尽量节省,少吃少拉尿,总算坚持到了重见天日的时候。

    只不过,这其中的种种曲折,却是坚决不能对殷勤提起,大鹦鹉垂直脑袋,待着殷勤在里面转悠一圈,问他到底要不要这袋子?

    殷勤对乾坤袋的存储空间相当满意,而且里面的通风透气性能都还不错,虽然看着听脏,倒也没有特别大的味道。心中虽然一百个愿意,脸上却还是颇有为难之色,勉强点头,同意大鹦鹉以乾坤袋抵债,弥补殷勤的损失。

    那大鹦鹉可是比花二妮难对付的多,殷勤虽然戏演的很足,他却根本不为所动,一直坚持称,倘若殷勤收下这只乾坤袋,不但日后不能再提法剑受损之类的话头,就连云裳老祖也不能再用当日受伤之事作为要挟,来换取更多的补偿。

    用大鹦鹉的话说,他这只乾坤袋的造价堪比一架黄级飞舟,用来补偿他们爷孙二人给花狸峰带来的损失,绰绰有余。

    殷勤面露难色,直说他身为弟子,如何能做老祖的主?

    大鹦鹉丝毫不让,歪着脖子问他,要不要去与老祖请教过再说?

    殷勤见实在榨不出更多的油水来,也只能点头认下。

    经过这一段的小插曲,一人一鸟对于对方做人的底线又有了新的认识。

    接下来,又经过若干轮的讨价还价,殷勤总算与大鹦鹉在各个方面都达成了协议。

    大致算来,殷勤每月在这爷孙俩身上的花费将近两枚中级灵石,这比开销可是比云裳老祖一年的吃喝挑费还要高出不少。

    这还不算花二妮修炼所需之丹药宝材,大鹦鹉介绍说,这花二妮也属于天赋异禀,与当年她元婴期祖母的体质非常相似。此种天赋的神奇之处在于,对各种灵丹妙药之毒副作用有很强的抗性。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品阶再高的灵丹也会因人而已地带有一些毒副作用,而花二妮这种体质,则完全可以忽视各种丹药本身的毒性。

    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花二妮也和她的元婴祖母一样,对于丹药的药性反应迟钝,说白了就是别人吃一枚丹丸就顶用,换到花二妮身上,就要再加三成的药量。

    殷勤听了花二妮的天赋,忍不住撇嘴,难怪这货能拿灵丹当零嘴儿吃也没事。大鹦鹉想要血脉晋级,必须要花二妮的修为尽快提升到筑基期才行,可这货又是个传说中最费钱的药修,殷勤想到将来要在这货身上砸下大笔的灵石,就觉得心肝都颤。难怪天机子的婆娘,修为到了元婴期还是没能逃出生天,这种药罐子即便修为上去了,真正遇到实战,还是个渣渣。

    好歹算是达成了共识,外面的天光已经大亮,大鹦鹉虽然算是妖禽,飞行却不是他的强项,加上身份敏感,殷勤干脆将其“请入”乾坤袋,又往里塞了一把妖兽肉干,祭起飞剑,朝着花狸峰的方向飞掠而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