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边一大片山林没有?我准备圈养些性子温顺的大型妖兽。旁边还可以弄个小园子,散养一些蠢蠢笨笨的幼兽,可以与游人嬉戏玩闹。”

    “园林之外的也要开发出来,西边的地势平坦,可以比照郡城四方街的样子弄四条小型的商铺街道,主要售卖花狸峰自产的丹药法器,以及各种妖兽材料制成的小玩意。不过我打算将其中一条街道专门开辟为美食街,到时聚香斋也会过来开一个分号。”

    “四方街再往西是客栈区,往北三十里是疗养区,那边正有一条大河流过,一行园的水源也要从那边引过来.......”

    殷勤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规划,大鹦鹉在一旁听着有种天花乱坠的感觉,以他的经验阅历,自然能够猜出殷勤在这边砸下如此大的手笔,不但不能用毁尸灭迹来形容其动机,甚至也不能仅仅用“赚取灵石”四个字来解释。

    这小蛮子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大鹦鹉不自觉地歪了脑袋。

    殷勤讲过一番规划,瞟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大鹦鹉,缓声问道:“不知凤头听过我这一番规划,是否愿意留下来与我合作,给我讲些猪跑的故事?”

    大鹦鹉似乎有些失神,愣了一阵,忽然唧唧苦笑道:“我若是不想留下,此园就该改称天机园了吧?”

    “那倒不会。”殷勤似笑非笑道,“天机园等到有朝一日,咱们花狸峰在坠星海开了分店,自然会为了纪念天机子上人在那边搞。至于此园么,你觉得凤尼二字如何?”

    大鹦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往前凑了两步,虽然个头还不及殷勤的椅背,扬起脖子的气势却丝毫不输,他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粗糙,再没有金刚鹦鹉那种尖锐的嗓音:“殷主任是要用大尼的性命,胁迫任某就范么?”

    殷勤毫不介意大鹦鹉咄咄逼人的架势,他忽然站起身,将身边的椅子拉到对面,朝大鹦鹉做了个请的手势。大鹦鹉瞪他一阵,这才扑腾两下翅膀,窜到了椅子上面。

    殷勤待他站稳,这才淡淡地道:“我不知你口中的任某是谁,也不想与之打交道。至于你所说的胁迫二字,我想你是误会我了。殷勤刚刚对凤头提出的邀约,句句真诚,字字肺腑。”

    大鹦鹉口中发出一声冷笑:“好一个真诚肺腑,这四个字却是要我们爷孙的两条命来换。”

    殷勤摆手道:“凤头想左了!我之所以提到凤尼园,只是就事论事,无论凤头肯不肯与我合作,我都要给老祖,给宗门一个交代。毕竟,因为凤头与大尼,我们云裳老祖也差一点陨落荒原。说句实话,凤头若是绝意不肯合作,我这儿倒是好办许多。”

    大鹦鹉冷然道:“说来说去,我只听到了威胁就范,敢问殷主任的真诚肺腑在哪里?”

    殷勤笑道:“我就说凤头是个急性子,不等我说完就拍翅膀炸毛。我刚才只是说,无论咱们能否合作,我这边都要给上面一个交代才行。若是谈及我们之间的合作,那自然是要你情我愿,互惠互利才叫合作。凤头对我,对山门有什么要求,也请开诚布公地提出来。”

    殷勤见大鹦鹉翅膀扑扇着想要接茬儿,伸手制止他道:“凤头先不要急着提要求,不妨先听听我的条件。首先,无论是天机子还是旁氏一族都已被闵一行自爆金丹,从蛮荒上永远抹去了。”

    “永远二字,请殷主任休提!”大鹦鹉沉声争道:“我们爷孙身负灭门之仇,比坠星海还要深。凤头之所以苟延残喘,甚至不惜寄身于这扁毛畜生的体内,所思所想只有‘复仇’二字!”

    殷勤沉默片刻,问道:“倒要请教,你所说的复仇,是指铸剑谷还是蛮皇武氏?”

    “铸剑谷不过是癣疥之疾,何足挂齿?”大鹦鹉傲然道,“我所谓之复仇,自然是正本清源,恢复武氏之正朔。”

    殷勤笑问:“就靠你们爷孙二人么?”

    大鹦鹉认真道:“既然殷大长老让凤头开诚布公提出合作之条件,助我爷孙光复武氏正统,就算是我们所提之第一条。”

    “凤头倒还真看得起殷某。”殷勤打个哈哈,“殷勤不过一介蛮人,在花狸峰这一亩三分地上尚未打开局面,您老倒是狮子大开口,让我帮你谋朝篡位?”

    “殷大长老过谦了。”大鹦鹉唧唧笑道,“凤头自诩对那推衍天机之术,颇有几分心得。所谓玄武临西,白虎不欺,青龙断尾,朱雀折翼。若凤头没有看错的话,这头一句怕是落在殷大长老的身上吧?”

    殷勤目光紧紧盯着大鹦鹉,半晌方才幽幽地道:“据我所知,那四句谶语不过是武氏立国之初,为了警醒朝臣,编纂出来的东西,当不得真。”

    大鹦鹉虽然被人夺了肉身,血脉中那种一刻也不能安生的天性却没有被抹去,他跳下椅子,在殷勤的面前踱来踱去道:“殷大长老的血脉到底如何,我不得而知。不过花云裳座下那头白泽异兽,刚刚吞噬元婴大能的魂魄,却是你我亲眼所见的吧?”

    殷勤微微一愣,他心中倒是对阿蛮干掉闵承真的一幕有着颇多疑问。难道那小东西真的是传说中的上古异兽?!问题是谁也没有真正见过白泽的模样,仅从传闻中可知,此兽应该是狮身羊角,下巴上还应该有一缕胡须才对,与阿蛮那种花脸狸猫的形象实在是相差甚远。

    殷勤最终还是摇头道:“阿蛮是云裳老祖座下灵兽,无论身材样貌与传说中的白泽都有颇多差别,她的血脉传承,不是我这做弟子的可以妄议的。至于凤头所提复仇之要求,恕我无法答应,以我现在的能力,便是答应你,也不过是一句笑话而已。”殷勤稍微停顿一下,终于还是问出心中埋藏已久的疑问,“恕殷勤多事,大尼明明是女儿身,却一直以男人自居,是否与凤头的复仇之志有关?”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