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背负着双手走出帐外,大鹦鹉稍微犹豫还是跳下椅子,跟在殷勤的身后,看他走路左晃右晃的样子到像只大号的企鹅。

    殷勤指点江山般地比划道:“等沿着坑边的这圈路铺完,我会将周围几十里圈出一座园林。先要那边建一片碑林,请饱学之士润色几篇文章,记录当日两位老祖决战斗法之种种精彩。虽说各为其主,但闵一行闵老祖为了铸剑谷,不惜陨身殉道乃至自爆金丹,其行为之壮烈,堪称千古之绝唱。碑林之外,花狸峰会专门为闵一行老祖造七级浮屠,以为纪念。我准备将此园命名为一行园,不知凤头以为如何?”

    大鹦鹉唧唧点头,心中却有几分不屑:这小蛮子说到底还是怕了铸剑谷,在此大兴土木,原来是为了示好铸剑谷,给闵一行树碑立传不说,还要给他造塔,大费周章无非是为了堵铸剑谷的嘴。

    殷勤这些日子闷在屋中,倒有大半的心思全都放在了这片园林之上。此刻在天机子面前说起他费尽心血的规划,也有几分卖弄的意思,他话锋一转,嘿嘿笑道:“除此之外,碑林之中还要请人刻上闵一行修行一生的种种光辉事迹,总而言之咱们把这老子捧得越高,就越能显出咱们云裳老祖的能耐。”..

    谈完碑林,殷勤又指着面前的大坑道:“这处大坑,也要好好布置起来,坑底的积水将要围成一处水池,池边会请工匠雕刻两位老祖斗法之情景,供游人瞻仰。我琢磨着,可以在水中预先撒些铜钱,就将此池命名为许愿池,鼓励来往游玩的客人,往池中投钱,并且许下心愿,定能获得一行老祖在天之灵的庇佑。”

    大鹦鹉暗自腹诽:那闵一行蠢得连自己都无法庇佑,死球之后,还能庇佑别人?不过,如此布置却也难说,世间的愚夫愚妇实在太多,看见池中有人扔钱,也会忍不住效仿。想及此处,大鹦鹉忍不住插言道:“我以为许愿池,不如功德池为佳。许愿二字尚且存有不确定之含义,功德池却是肯定只要往水中投钱就算做下一场功德了。”

    殷勤连连点头道:“凤头说的有道理,就叫功德池好了。”他又指着大坑斜坡上正在开凿的一条隧道道:“我还准备在那处布置一条机关隧道,游人在隧道中前行时,会看到由幻阵放出的各种蛮荒凶兽,再加上一些喷水喷雾的小机关,定能将他们吓出尿来!”他说得兴起,瞟了一眼大鹦鹉道,“凤头追随天机子多年,布置这种小把戏,应该不在话下吧?”

    “主任所说的机关阵法,在凤头眼里,连雕虫小技都算不上。”大鹦鹉不解道:“不过,弄出这样一条隧道,只能吓人,不能伤人,又有何用?”

    “伤人可不行!”殷勤摇头道:“我在这园中的种种布置,不过挂羊头卖狗肉,说白了,无非是打着纪念两位老祖斗法的旗号,想些噱头出来,赚取游人的灵石钱财而已。咱们吓人是为了让他们掏钱掏灵石出来,若是伤了人家,岂不是要倒赔丹药给人家?”

    大鹦鹉歪着脑袋,实在想不通,怎会有人受了惊吓,反倒愿意掏钱出来?

    殷勤见状,详细给他解释道:“你莫以那些整日里出入荒原的猎手修士的想法来衡量普通百姓的想法。那些荒原猎手妖兽看得多了,进了隧道自然不觉得如何新鲜,可你想想那些世代居住于野狼镇和仓山郡城中的百姓。他们虽然守着荒原,可一辈子也难得有机会踏出城墙半步,更不用说,遭遇真正的蛮荒凶兽了。咱们通过幻阵让他们真正见识到蛮荒凶兽的模样,保证他们趋之若鹜。”

    大鹦鹉奇道:“难道主任是要将整座园林向凡人开放吗?”

    “不拘凡人修士,想要入园者,都要购买符牌才行。”殷勤脑海中浮现出蛮荒第一座大型游乐园开放以后,人山人海的盛况,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

    “可是,此处距离野狼镇乃是仓山郡城可都有一千余里的距离。”大鹦鹉忍不住提醒道,“这点距离在修士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凡人来说,哪怕骑马也要走上月余,更何况蛮荒之中,妖兽出没,万一遭遇可就丢了性命。”

    殷勤盯着大鹦鹉嘿嘿笑道:“凤头在天机子上人处见过许多头猪,其中难道就没有一两头能飞的么?”

    大鹦鹉似乎被气着了,他猛地扑腾两下翅膀,扬起脖子叫道:“一艘飞舟的造价多高,难道主任心中一点谱都没有吗?即便是只能搭载三百人的,最初级的黄级飞舟,其成本最低也要两枚高级灵石,你难道要用它来从野狼镇往这边送人?”

    “黄级的太贵,荒级的飞舟价格总不至于那么离谱吧?”殷勤不紧不慢道。

    “荒级飞舟?”大鹦鹉愣住了。

    殷勤掰着手指头念叨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荒级飞舟比黄级的低了四个档次,价格总能以中级灵石计算了吧?反正咱这飞舟只是用来拉人载货的,又只在万兽谷的控制范围内飞行,不会遭遇大型的妖禽,只需派一小队内门弟子随行护卫就可以。这样算来,所有的防御,攻击阵法全都可以省略掉。荒级飞舟平日里就停在空地上,也不用缩小存放,缩放的阵法也无需考虑。至于速度,比御剑飞行慢些都没有关系,从郡城那边飞过来,三两个时辰都没问题,飞得慢些,正好可以让游客从高处领略一下蛮荒的景色。唯一就是一点,承载的人数多多益善,最好一次能载上千人......”

    大鹦鹉呆呆地看着殷勤,他这一辈子炼制了无数的法器,从来都是费尽心思地往法器上加符文加功用,还真没遇到过殷勤这种,一样样地往下减功用的主儿。不过,按照殷勤所提的想法,打造一艘简易的“荒”级飞舟,倒还真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