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六三将殷勤引至天坑对面的一处高坡之上,这里原是一片茂密树木,被人伐出一片方圆几十丈的空地,中间以兽皮搭起一个帐篷,帐篷的大门正好对着天坑所在,坐在帐篷里向外望,整个天坑一览无余。

    殷勤谢过胡六三,嘱咐他派些人手在附近警戒。

    胡六三道:“主任尽管放心,天坑周围加上我一共趴着三十六条虫儿,彼此之间皆有照应,除非是金丹老祖亲临,筑基修士别想偷摸潜入。”

    殷勤满意地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枚灵石丢过去道:“深更半夜地将大家拎到这荒郊野岭里值班戍卫,真是过意不去,这块灵石就当是给各位师弟买些吃喝吧。”

    胡六三连说不敢,接过灵石才看清,殷主任随手丢来的竟然是一块散发着淡黄光晕的中级灵石。他虽能控制住不至于喜形于色,呼吸却也不自觉地粗重了些许。

    郡城那边关于殷勤的传闻不少,大都是说他少年得志,全是因为得了老祖的宠幸。胡六三等人虽然不信,但听得多了,自然也会对这个少年得志的蛮人有着种种猜测。

    特别是前些日子,老祖办那边竟然派过来十几个乳臭未干的娃娃,由令狐若虚亲自安排人手,一对一地将他们分派给了十几个老虫子,说是要将虫巢之秘密传承倾囊相授。

    据说是老祖办那边搞了个特情科,从新收的弟子中招入一批娃娃,仿效虫巢将来也是要做消息刺探等等事情。

    胡六三觉得挺可笑的,他是蛮荒散修出身,出生入死经过得多了,根本不信特情科招来的这群娃娃将来能有什么作为。因为据他观察,这些娃娃的灵根大都一般,甚至还有个未开脉的小蛮子。胡六三野惯了,耐不下性子去调教特情科的娃娃,便领了到此处督造监工的差事。

    听说此处也是老祖办出钱营造,看着来往工匠铺路砌石,胡六三心中更是纳闷不知这位殷主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等差事算不上要命的苦差,却是个没有油水的闲差,胡六三等人出来之前已经不报什么希望,只当是到蛮荒里走一遭,瞻仰一下老祖自爆金丹的现场。哪知殷主任竟然不打招呼地来了,而且出手就是一枚中级灵石,平均分下去,每人可得将近三枚低级灵石,对于胡六三等人来说,也算是不虚此行。

    殷勤挥退了胡六三,见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仔细打量他腋下夹着的大鹦鹉,心中暗赞,到底是令狐若虚亲手调教的老虫儿,说话做事的分寸拿捏的极好。

    殷勤进到帐篷里面,挑开了门帘,扯过一把椅子,将大鹦鹉绑在上头,正对着门外的天坑。

    安顿好大鹦鹉,殷勤又扯过一把椅子,与他并排坐着。好半晌,才悠悠地道:“我知你早就醒了,凤头?”

    大鹦鹉沉默一阵,忽然唧唧笑道:“你便是想将凤头埋了,也不用找这么大一个坑吧?”..

    殷勤转过头,盯着大鹦鹉的眼睛,神情认真地道:“听说元婴上人一掌之力,便可以抹平一座山峰,不知道元婴真人一拳击出,能否捣出这么大的坑来?”

    大鹦鹉歪着脑袋,想了想道:“依我看,怕是不行。”

    殷勤脸色微寒道:“凤头倒是对元婴真人的能力颇为熟悉。”

    大鹦鹉摇头道:“我不过是一只四级大妖,哪里知道元婴真人一拳能有多大力量?我说不行,是因为没有哪个元婴大能吃饱了撑的,会在地上捣坑。”

    殷勤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道:“凤头的见识果然不凡。”

    “凤头跟随天机真人近百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大鹦鹉话里有话道,“而且,我见过的猪怕是比殷主任所想像的还要多的多。”

    殷勤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指着前面的天坑道:“凤头既然见过许多猪,不妨说说眼前这一只,有何特殊之处?”

    凤头望着帐篷外面的天坑,脑袋左歪歪右歪歪,摇头道:“看不清楚,你若能松开我身上的绳索,容我在坑边转转才行。”

    殷勤伸手扯开大鹦鹉身上的兽筋,挥手道:“不要飞太远,否则被人当成妖禽射下来,又要受许多苦皮肉之苦。”

    大鹦鹉扇几下翅膀,落到地上,却根本不飞,而是晃晃悠悠地在坑边来回踱步。

    殷勤打了个哈欠,指着大鹦鹉道:“没看出来,你倒是个惜命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大鹦鹉在坑边转了小半圈儿,回到帐篷中,扑腾一下翅膀,落回椅子上,“凤头的血脉没别的本事,唯一就是活得长久。”

    “看出什么端倪了?”殷勤切回正题。

    “殷主任在这坑边大修土木,我想无非是四个字——‘毁尸灭迹’。”大鹦鹉歪着脖子看着殷勤道,“闵一行的肉身虽然已经自爆灰飞烟灭,但殷主任还是不放心,运来这么多的石料木材,可是要将这大坑填上?”

    “算你看出了一条猪尾巴。”殷勤嘿嘿道,“闵一行在花狸峰下自爆金丹,此事估计早就传遍了蛮荒。我琢磨着,这么大的事情,与其遮着盖着不让人看,倒显得花狸峰做贼心虚。可是放开了任由旁人过来勘察打探,我又觉得亏的慌。想来想去,干脆趁此机会,将这处天坑开发成一处旅游观览之所在,顺便带动花狸峰周边之旅游业的发展。”

    大鹦鹉呆呆地看着殷勤,好半晌才道:“殷主任的话说得好生深奥,恕凤头愚笨,您的意思是否是说,干脆大张旗鼓地招揽各方修士,来这坑边瞻仰吊唁?”

    殷勤笑道:“瞻仰也好,吊唁也罢,甚至有铸剑谷的仇家想来啐上几口唾沫,我们也都欢迎啊。不知凤头想过没有?这处天坑之所在,正好在野狼镇与花狸峰之间,与仓山郡城也不算远。距离野狼镇通往花狸峰的大路,不过一百余里的距离,若是能引一条小路过来,便是凡人乘坐车马也可以过来观看。”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