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阿巧四人见殷勤不但神情严肃,并且面带杀机,心中虽然疑云重重,却也不敢多说。

    殷公子想要跟着,却被殷勤冷眼一扫道:“大哥这副打扮,还是不要出头露面的好,请大哥先在此处用功吧。”

    殷勤交代胡阔海好生看守殷公子,然后转身就走。他知道殷公子对花二妮的感情颇深,此刻却只能狠下心肠。倘若天机子不能为花狸峰所用,那么花狸峰乃至万兽谷,也没有必要冒着得罪铸剑谷甚至是蛮皇武氏的风险,去为天机子以及旁氏背这个黑锅。

    倘若真的杀了天机子,那么庞大尼留在山中,就是个后患。殷勤虽然极其不希望事情发展到那一步,却也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

    退一万步讲,即便天机子答应为花狸峰效力,殷勤也必须为自己,为花狸峰争取一个有利的谈判地位。在他以为,天机子算计花狸峰在前,并且险些因为他的祸水西引之计,而伤了云裳老祖的性命。让天机子戴罪立功还可以考虑,若是仅仅因为其曾经的身份地位便将其当祖宗般供奉起来,那是想也别想。

    孙阿巧心中惴惴地紧紧跟在殷勤身后,在她的印象中,殷勤做事从来都是游刃有余,往往是谈笑间就能将事情办了,像他今日这般如临大敌的态度,几乎未曾得见。

    岳麒麟拎着捆成粽子的大鹦鹉,也不敢多言,匆匆驾起马车往寒潭赶。

    走到半路,殷主任的车厢中忽然传来阿蛮啾啾的叫声,又过一阵,车厢里又传来花二妮迷迷糊糊的声音,问殷主任:“凤头哪里去了?”

    殷主任自始至终都未答话,岳麒麟与孙阿巧对视一眼,心中满是疑惑,却也只能闷头将车赶到老祖办的门口。

    殷勤让岳麒麟先将花二妮带到后院休息。等到他们二人的身影消失于大门之后,殷勤这才吩咐孙阿巧拽出藏于车厢后面的大鹦鹉,又低声嘱咐她到后院寸步不离地看好花二妮,这才夹着大鹦鹉朝暖云阁的方向走去。

    殷勤走到一半,忽又停下脚步,他皱着眉头在寒潭边上徘徊一阵,脸上闪过一丝决绝之色。他虽然不介意干掉天机子,但考虑到天机子与万兽谷曾经的渊源,让云裳直接参与此事并不合适。

    而且若是真能与天机子达成了某种交易,天机子也只能以凤头的身份成为花二妮的伴修灵兽。殷勤不知道,曾经处于修士巅峰的天机子能否拉下颜面,屈尊降贵地认下这个身份。

    要知道,花二妮此时的身份可是以云裳的晚辈,她的伴修灵兽就更没有在云裳面前说法的份儿了。

    当然,此事是无法在云裳那里隐瞒的,花二妮虽然在闵承真叫破天机子的真实身份之前就昏厥过去,但阿蛮却是参与了整个过程的,殷勤不能要求阿蛮对云裳隐瞒事情的经过。

    更何况,阿蛮吞噬了元婴大能的“阳神”,气息神识也已经有了变化,云裳不会察觉不到。殷勤虽然好奇,阿蛮为何能吞噬掉闵承真的阳神,奈何这小东西只说,她其实是将地上那颗剑丸当作了大个的鱼腥果一口吞了。殷勤问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将疑问藏在心头。

    他通过神念传送,交代阿蛮将乾坤洞中所发生的一切转告云裳,虽然殷勤怀疑这小东西能否将那么多事情清清楚楚地转述明白,但对于殷勤来说,当务之急还是先将大鹦鹉这个烫手的山芋处理掉。

    殷勤遣走阿蛮去到暖云阁给老祖“汇报”情况,然后干脆提着大鹦鹉往山下去了。出了山门,沿着小路一路向下,绕过山门口的巨石,再往前行了一段,天色渐沉,周围已经不见了花狸峰的修士。..

    殷勤这才催动腰间的飞剑,朝着闵一行自爆金丹的那处“天坑”而去。他的腹中尚且“孕育”这剑丸,但这东西其实是被腾蛇血脉所控制,云裳虽然嘱咐他尽量少用灵力,为的是以防万一,刚刚在乾坤洞府之内,殷勤情急之下顾不了许多,灵力血脉全都动过,腹中并未感觉任何异样。此刻,他御剑飞行一段,觉得腹中如常,就更加放开胆量,催动腰间小剑朝着蛮荒深入全速飞掠而去。

    如此御剑不到一个时辰,殷勤便来至闵一行自爆金丹之所在,远远的,就能看到几十个巨大的火球高悬在天坑之上,将天坑方圆十几里的地方照得如同白昼。不少拉着石料木材的大车正源源不断地往天坑边缘的几处空肠卸货,更有百余名精通营造的工匠正在天坑边缘忙着整地铺路,整个天坑已然成了一大片火热朝天的工地。

    距离天坑尚有十几里的距离,殷勤刚刚减了速度,斜刺里忽然窜出几名踏剑飞行的修士,将殷勤围在中间。

    这几人看起来虽然都是蛮荒散修的打扮,但行动间相互配合非常默契,他们围绕殷勤的角度距离也正好是能够攻击到他,却又不会自相伤害的位置。

    “前方是花狸峰营造之禁地,请道友绕行。”一个身披兽皮的精壮汉子朝殷勤抱拳道。

    殷勤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次拜托老虫王遣些虫儿来帮着料理残局,还是真是请对了人。

    “我是殷勤。”殷勤从怀中摸出一枚符牌,先朝那精壮修士亮了亮,然后手腕一抖,印有老祖修炼办公室主任字样的符牌便朝那精壮修士不急不缓地平飞过去。

    那精壮汉子接过符牌,仔细验过,这才朝殷勤鞠躬施礼道:“花狸峰外门执事胡六三,见过殷主任。”

    殷勤知道令狐若虚手下的虫儿全都姓胡,没有名字,只在后面加个编号,他摆摆手示意胡刘三不必多礼,问道:“这坑边可有无人清净之处?带我过去。”

    胡六三略一沉吟道:“大长老之前在这边督造过几日,他老人家留下的帐篷就在对面,不知是否当用?”

    殷勤听说令狐若虚竟然亲自过来监工督造,心中一阵感动,对胡六三说了请,便随他往天坑的对面御剑而去。

    剩下几名修士,相互使个眼色,身形一纵,便消失与夜色之中。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