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殷勤眉头紧锁,眼前的情形总让他有种诡异之感。开启乾坤袋之前,他明明感觉到了一种来自血脉的,令人心神颤栗的危险直觉,这种感受比在荒原中遭遇铸剑谷的剑修时还要来得强烈。

    可乾坤袋中的妖兽竟然只是一只快断气的金刚鹦鹉,殷勤觉得奇怪,就算此鸟一切如常,也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危险。

    更蹊跷的是,庞大尼一口断定此鸟就是天机子的伴修灵兽,天机子阳神消陨之时,为何要将此鸟塞入乾坤袋中?

    殷勤几乎可以断定,此鸟的来历并非庞大尼所说的那么简单,大妖期的金刚鹦鹉已经开启了不亚于成人的智能,并且能说会道,素有巧舌之称。或许,天机子已经料定托梦所说的话,那傻孙女肯定记不住,便将真正要留给庞大尼的遗言,全托这鸟来转达?

    殷勤越想越觉得这种猜测的可能性颇大,那天机子除了法器阵法,在星相术数上的造诣相当之高,其所创之《天机神数》曾被无数蛮荒修士奉为预测天机之圭臬。殷勤相信,以天机子之能,或许真能推算出庞大尼会在此时遭遇此种情形。

    殷勤忽然觉得手中那金刚鹦鹉抽搐一下,低头看去,只见他直翻白眼,已然是进气少,出气多,快要咽气的模样,他忙问庞大尼该如何救治?

    庞大尼在身上摸索半日,两手一摊道:“你若有小玉露丸,不妨喂他一粒。”

    殷勤沉吟道:“不是我舍不得小玉露丸,只是曾经听符小药提过,此药中几味主要只对人族有效,喂给灵禽怕是没有多大作用。”

    庞大尼哪懂医理?她只是想当然地胡乱出主意,想了想又道:“乾坤袋中不缺水,不过凤头在里面关了五六年,会不会是饿的?”

    殷勤心道:妖王级别的大妖,多半都有假死的神通,这是一种比动物冬眠还要深沉的睡眠,呼吸可以降低到几个时辰一次,有些生命力极强的妖兽,被困在绝地之中,依靠假死的神通,还能坚持个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而不死。不过听阿蛮所说,乾坤袋里到处都是鸟屎,此鸟应该在里头没少折腾,或许真是饿的。

    他又问庞大尼此鸟喜食何物?

    庞大尼道:“凤头不吃荤腥,只吃蔬果。”

    殷勤被庞大尼提醒,忽然想起乾坤戒中还藏了些从野狼镇买给阿蛮的鱼腥果,哪知他刚刚动了这个念头,阿蛮便立即感应到了,她啾地一声,大尾巴便立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殷勤知道这货护食,不过他也没真打算将这鱼腥果喂给金刚鹦鹉,鱼腥果中含有轻微的毒素,除了阿蛮,一般的妖兽还真不见得克化得动。

    阿蛮见殷勤并没有拿她的宝贝送人的意思,这才缓缓收了浑身炸起的毛,啾啾两声催促殷勤赶紧喂她几粒。

    殷勤被她用尾巴挡住了眼睛,无可奈何只好将金刚鹦鹉递与庞大尼,让她捧着,缠着白纱的右手在左手的乾坤戒上一扫,心中忽然警兆突显,一道凌厉的杀机从那乾坤戒中直射而出。

    殷勤暗道“不好!”,心念急转,就要关闭乾坤戒的禁制。

    哪知,那道凌厉杀机竟然比他的心念还快,只听啪地一声脆响,殷勤左手无名指齐根而断,他下意识地往回缩手,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之声,随着他断指落地的乾坤戒竟然一分为二,下一刻地上便凭空出现一大堆灵石,丹瓶,书卷,霹雳珠,以及不少散落的鱼腥果。

    阿蛮啾了一声,要往前冲,却被殷勤一把抱住,他的目光紧盯着地上还在滴溜溜打转的一枚灰蒙蒙的小珠之上,那股凌厉杀机竟然是从闽十九的剑丸中散发出来的!

    这家伙,竟然有这么许多的灵石啊!庞大尼盯着地上散落的灵石,眼神犯凝,他也是吃过见过的主儿,却没想到殷勤的家底竟然如此丰厚,光是高级灵石,就有好几枚。

    不过下一刻,庞大尼的注意力就从灵石转移到了剑丸之上,那股杀机已经越来越重,连庞大尼都感到了来自其中的恐怖寒意。

    “那是什么?”庞大尼指着剑丸大喊,“赶快将它制住!”只是她的话音未落便被一股磅礴威压冲击得晕厥过去。

    殷勤心中叫苦,他的身上只剩了一枚霹雳珠,剩下的存货全都随着乾坤戒散落于地。那闽十九明明已经被轰成了肉渣,他的剑丸怎会忽然“活了”?殷勤心中虽然大惑不解,却还是马上亮出霹雳珠,横跨一步,将庞大尼挡在身后,同时将阿蛮往身后一丢,神念传过去道:“请老祖!”

    他眼下虽然只有一枚霹雳珠,最坏的打算就是以此珠引爆地上散落的那些霹雳珠,十几颗霹雳珠同时从内部引爆的话,也不知这乾坤洞府能否承受的住?

    哪知,他的霹雳珠刚刚亮出来,闽十九的剑丸之中,忽然白光一闪,殷勤手上的霹雳珠,连同半截手掌就被那白光切掉了。

    好快!相比白光的速度,殷勤的思想都慢了半拍,他呆呆地看着只剩了半截的手掌,心中渐渐泛起寒意:这白光的速度比闵一行的剑丸还要快!

    “任由心,一百五十八年了,这笔账终要与道友好好算一算了!”一股深沉的威压,从闽十九的剑丸中升腾而起。

    元婴大能!殷勤脑海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整个人就仿佛被寒冰封住一般,无法挪动分毫。他曾经经历过类似的恐怖威压,那是在他以神识偷窥藏于庞大尼飞舟之内的符谱时被其护舟阵法反噬所致。

    只不过飞舟之内的反噬之力,只不过是元婴真人的一缕残念而已,被云裳及时感应并且出手破掉。那缕残念与眼前的这股威压相比,又有天壤之别,从闽十九剑丸中溢出之威压,宛如元婴亲临,以殷勤圣兽之血脉也不得不低下头来,心中竟然生不起一丝抵抗之力!

    这是元婴之阳神!殷勤望着从剑丸中缓缓升腾最终凝于空中一团白色虚影,心中充满了绝望。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