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我给你捉到了好东西!”阿蛮的小脑袋钻出了乾坤袋,黑漆漆的眼珠滴溜溜乱转,看到殷勤在一旁发傻,颇为得意地传讯过来道,“还不过来帮我?我都没舍得吃,等回去,让小孙拔了鸟毛,给你熬汤补补。”

    殷勤总算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终于看清,那所谓的“凶禽”竟然是一只红嘴蓝翅的金刚鹦鹉,这东西若仅从寿数上说,也能勉强算得上血脉高阶的妖禽。之所以用“勉强”二字来形容这种妖禽,是因为他的血脉虽然可以晋级五级妖王甚至更高级别的妖皇,但其攻击战力却一直很渣。哪怕是一只妖皇级的金刚鹦鹉,见到金丹期的修士也往往会被杀得落荒而逃。

    也不知道这只鹦鹉的血脉到了什么程度,殷勤仅从个头上估计,这家伙比阿蛮还要大了好几圈儿,按说能长到这般体型的金刚鹦鹉,即便没有达到妖王级别,也得是个四级大妖。问题是阿蛮的战力在同阶妖兽中,也属于垫底的一种,对上这个级别的金刚鹦鹉,也是凶多吉少。

    看那金刚鹦鹉奄奄一息的惨状,殷勤怀疑这货不知在乾坤袋里关了多久,估计已经熬到油尽灯枯,快要完蛋了,才会被阿蛮捡了现成的便宜。

    金刚鹦鹉的身材体型都比阿蛮大了不少,她往外推了一阵觉得费劲,便钻出乾坤袋反过身,叼着金刚鹦鹉的翅膀,用力往外拖,一边还通过神识传念,催促殷勤过去帮忙。

    殷勤对之前那种突然袭来的恐怖感觉心有余悸,手中扣紧了霹雳珠不敢轻易上前,而是通过神念传讯问阿蛮,乾坤袋里除了这只金刚鹦鹉之外,是否还藏有别的妖兽?

    阿蛮见已经将整只鹦鹉拖出了乾坤袋,这才松了口,见大鹦鹉的翅膀扑腾了一下,忙又窜过去将他的一条翅膀踩住,这才使劲儿抖落着身上的脏东西,用了嫌弃的语气给殷勤传讯道:“那里面四处都被这死鸟拉满鸟屎,哪有别的妖兽?脏也脏死了。”

    殷勤这才稍微放了心,一边与阿蛮交流她的遭遇,一边缓缓靠近。他实在无法解释,为何刚刚在打开乾坤袋的瞬间,心中会忽然升起莫名的深深的恐惧。

    “殷勤!”身后的甬道里忽然传来庞大尼大声的尖叫,殷勤吓了一跳,蹭地回身问道,“你怎么了?”

    甬道里静悄悄的,庞大尼仿佛凭空消失不见。

    殷勤站在原地,犹豫片刻还是小心翼翼地探出神识,往身后的甬道里缓缓伸出去。

    还没等感应到庞大尼的存在,甬道尽头忽然又传来庞大尼的叫声:“你死了吗?”与前次的情形相似,庞大尼喊过这声便又没有了动静。

    殷勤哭笑不得地收回神识,他总算想明白庞大尼是在干什么了。这货既害怕乾坤袋里会钻出可怕的妖兽,又担心殷勤的情况,就躲在外头,瞬间激活乾坤洞府,伸头进来喊一嗓子,然后又瞬间逃离洞府,生怕被躲在黑暗里的妖兽咬掉了脑袋。

    果然,过了三两息的功夫,甬道里又传来庞大尼的声音:“到底死没......”

    这次不等她喊完,殷勤立马高声喝道:“我没死!”

    只听甬道里庞大尼一声尖叫,又没了动静。

    殷勤心中纳闷,心道:我告诉她没死,为何还是逃了?好在功夫不大,甬道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庞大尼紧张兮兮地从甬道里探头,看见殷勤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顶着胸脯慢悠悠地过来,一边数落殷勤道:“刚才险些被你吓死,报平安用得着那么大声?”

    殷勤翻她一眼道:“我才是要被你气死,你喊一嗓子就跑,根本就来不及回你。”

    庞大尼脸色发窘,目光落在地上的金刚鹦鹉身上,忽然眼睛一亮道:“这不是凤头吗?你竟然没死?我以为你已经随着祖爷爷去了呢!”

    庞大尼说着便要过去摸那鹦鹉,却被一脸警惕的阿蛮亮出利爪拦下了。

    阿蛮啾啾一阵,传念给殷勤道:“她诳你的,她定是假装认识这鸟,回去自己煮了吃!”

    殷勤没理阿蛮,皱着眉头问庞大尼道:“你当真认得此鸟?”

    庞大尼被阿蛮凶巴巴地挡着不许靠近,眼中含泪连连点头道:“他叫凤头,是我祖爷爷的伴修灵兽,你仔细看他的脑袋,是否长得像个凤凰?”

    殷勤心中纳闷,从来没有听说天机子竟然也有伴修灵兽!更想不到,他的伴修灵兽,竟然是垃圾中的弱鸡——金刚鹦鹉。

    “一点也不像凤凰,像乌鸦!”阿蛮见殷勤沉思,焦急地提醒他。

    殷勤走过去,伸手让死死压住鹦鹉的阿蛮跳到肩膀上,然后捡起那只鹦鹉,入手感觉十分沉重,远远超过他这般体积的禽鸟,难怪阿蛮拖不动。

    庞大尼怕殷勤不信,又让他扒开右翅,说那翅膀下面,当有一道伤疤,缺了不少羽毛,这是当年从岛中逃生时被剑丸刮伤。

    殷勤倒是没有怀疑庞大尼的话,听她所言验过伤疤,果然与她所说一般无二。不过他心中的疑团也是越发难解,他盯着庞大尼的眼睛道:“令祖天机子虽然在万兽谷待过一段时间,却从未听说他也驯养过伴修灵兽?”

    庞大尼道:“听祖爷爷讲,他是在旁家的海岛上定居之后,某次从海上漂来一条被海盗洗劫一空的大船,上面人都死了,只有尚在幼年的凤头奄奄一息,祖爷爷将其收留救治,因其心灵嘴巧,这才动心将其收为伴修灵兽。祖爷爷法力通玄,也不指望着伴修灵兽精血反哺,养他只为解闷儿。后来祖爷爷的养神铜灯熄灭,凤头便也随之消失不见,我以为伴修灵兽都会为主殉情呢。”

    殷勤瞄了一眼那乾坤袋道:“那个乾坤袋就是令祖驯养这鹦鹉所用的?”庞大尼对这个乾坤袋语焉不详,让殷勤觉得其中颇多漏洞。

    庞大尼连连摇头道:“凤头是灵禽,打死也不愿意进到乾坤袋中的,在里面憋屈死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