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猝不及防,差点被庞大尼一下子扑倒在地,手中的火把一个没拿稳,掉落在地上,他挣扎着稳住了身子,一面安慰庞大尼,一面感叹天机子英明一世糊涂一时。

    虽说许多机密之事不方便录入玉简或者是写在纸上,但明知命不久长,怎么就不能提前几天交代呢?哪怕逼着她强行背诵,也要让她背个滚瓜烂熟才行啊?还非要来个托梦,也不考虑自家胖孙女的心有多粗疏,一觉醒来能记得逃命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他正感概着,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庞大尼能够毫无阻碍地扑到他怀里哭,肩膀上的小家伙哪里去了?殷勤感觉肩膀空空,赶紧扶起庞大尼,捡起火把,左右照照,根本不见阿蛮的身影。

    小东西跑到哪里去了,不会真的听了庞大尼话四处去找灵丹去了吧?殷勤不知道这乾坤洞府有多大,更不晓得其中是否留有防御的机关阵法,他担心阿蛮的安全,忙大声呼唤阿蛮。

    庞大尼的伤心来的突然,去的也快,她见殷勤焦急,忙也拍拍屁股爬起来,跟着一起喊。

    殷勤原以为乾坤洞府既然是个密闭的空间,在里面大声叫嚷,应该能够听到回音。哪知他与庞大尼两个人的声音加在一起,也听不到半点回音,给他的感觉仿佛处在一个空旷的旷野之中。殷勤忙捅了捅庞大尼道:“你这洞府到底有多大?我怎听不到一点回音?”

    庞大尼挠头道:“我只在院子里面转悠过,一共是三进,院子外面灰蒙蒙一片,我试探过在院外走过一小段,但总会莫名其妙就转回到院门口,想来是有个阵法迷宫。”她嫌殷勤的火把不够亮,有些后悔道,“我都忘记乾坤袋这回事了,若是早想起来,那颗能够照亮院落的明珠就不该卖掉。”

    殷勤被她提到乾坤袋,心头忽然一跳,忙弯腰捡起乾坤袋,入手的一刹那,殷勤的心弦仿佛被什么东西拨弄了一下。终于感应到了阿蛮的气息,殷勤的脸色大变,忙问庞大尼道:“你这乾坤袋可有自行摄取捕捉灵兽的功能?”

    庞大尼一脸傲气道:“那是自然,我这乾坤袋可是法宝级别的,不但能够驯养灵兽,只要开启它的禁制,还可当作捕捉妖兽的陷阱来用。不过一般的灵兽它看不上眼,若是血脉高阶的,一旦靠近就有可能被它摄了去!你若不问,我都险些忘记这个功能了,你说若是加上这个功能,售卖的价格是不是应该更高些?”

    “你快看看,这禁制是否打开了?”殷勤哪有心情听她念叨这些?将乾坤袋塞给她道,“我怀疑阿蛮被这袋子摄了进去!”

    “不会吧?乾坤袋的禁制尚未开启,怎会......”庞大尼嘀咕两句,忽然想起什么,忙低头检查乾坤袋,然后就紧闭了嘴巴,一言不发。

    “到底怎样了?”殷勤见状,急忙催问。

    庞大尼摇摇头:“不知道。”

    “我可警告你啊,小胖子,你若敢与我胡扯,别怪我发落你去后山挑粪!”

    庞大尼脸上犹豫挣扎,终于还是垂下头小声嘟囔道:“我是真的忘记了,当初我找到这个乾坤袋时,为了学会怎么用,各种法诀都念过一遍,真的记不得开启了陷阱禁制后,有没有关闭这个陷阱了。”

    殷勤恨不得拍死这糊涂胖妮,想到庞大尼之前所说,这里面还藏有高阶的灵兽,阿蛮那么点的小东西,一旦与其遭遇,乾坤袋里面的空间肯定狭小,万一阿蛮施展不开遁速,岂不惨了?

    “你可会开启这乾坤袋的法诀?”殷勤强忍着心中的焦急,暗自祈祷:别管是何种妖兽,最少已经在里面关了五六年了,这乾坤袋里能存多少吃食?那妖兽没吃没喝,饿了这么久,说不定已经饿死了呢!

    庞大尼犹豫道:“开启的法诀倒是有,可万一里面关了一条妖蛟,一旦放它出来,咱们两个可就惨了。”

    殷勤阴沉着脸道:“你家以前可曾有驯养过妖蛟?”

    “那倒没有。”庞大尼摇头道,“我只是打个比方,或许里面驯养了无数君蚁呢?一旦放出来,咱们就要被它们啃得骨头都不剩。”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给我打开!”殷勤吼道。

    庞大尼见殷勤瞪着眼睛,神色狰狞,不敢多说,一手捏着乾坤袋,一手在上面凌空画了几个符文,最里面念叨一阵,忽然将乾坤袋往远处一丢,转身就跑:“我在外面等你!”

    别看她平日里动都懒得动,真跑起来竟然也有几分脱兔的速度,眨眼就消失在了甬道之中。

    殷勤没工夫搭理她,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手上已经握了一枚霹雳珠。虽然不知道在空间法宝之内引爆霹雳珠会有怎样的后果,但万一乾坤袋里真的藏了一只凶兽,殷勤也只能与其拼命了。

    乾坤袋被庞大尼丢在地上,半晌,不见一点动静,洞府里除了火把燃烧时轻微的噼啪声,再听不到一点声音。

    一滴汗从殷勤的额头顺着颊边留下,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不远处,比兽皮袋还要小巧的乾坤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只有几息的功夫,在殷勤的感觉里却仿佛有一个世纪般的漫长。终于,乾坤袋的袋口动了一下,殷勤全身寒毛耸立,那种令他心生惊悚的感觉瞬间袭来。他不由自主地紧了紧手中的霹雳珠。

    几片蓝绿相间的羽毛从乾坤袋里探出来。

    难道袋中的凶兽是个妖禽?殷勤稍微放松一丝心情,倒不是说妖禽比妖兽好对付,而是此处空间狭隘,以凌空扑击见长的妖禽多半施展不开。

    妖禽的动作似乎颇为吃力,挪动几下终于露出整条的翅膀,殷勤皱着眉头,暗自思忖,不知这妖禽从乾坤袋中完全遁出之后,身形会涨大到什么程度?看它翅膀的颜色颇为花俏,到不像是山峰巨鹰之类的大型妖禽。

    咦,那是什么?妖禽的身子尚未完全现行,殷勤便看到一个圆圆滚滚的通红的小鼻尖。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