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尼一边说,一边捡起边上一块石头在地上用力地敲,似在发泄心中的怒气:“听我爹说,我们旁家在坠星海的千年基业全都毁于一旦,旁家上下万余口,全被铸剑谷那帮畜生屠戮殆尽,只逃出了我爹夫妇和祖爷爷的阳神,算起来不过是两个半人。X23US.COM更新最快”

    殷勤面色凝重,心中的震惊却是难以形容:那天机子到底是个怎样的怪物?所谓修士渡劫,一般是指的雷劫,大家虽然耳熟能详,却是谁也没有见过。因为一般情况下,只有化神期的修士才需要面对渡劫的危险。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修士达到化神期,已经掌握了此界的某些法则之力,并且可以操控这种法则的力量,改变维持此界正常运行的某些基本规则。

    正因为化身修士的力量如此恐怖,才会被一方世界生出排斥的力量,说白了,就是一方世界集合起无比恐怖的力量,驱赶这些不受此界规则限制的修士,或者将他们轰成渣渣,或者逼他们飞升天外,脱离这方世界。

    而天机子只有元婴期的修为,竟然也被雷劈,那就意味着他也摸到了一点法则的力量,不过既然没有被雷劈死,想必他所摸到的法则之力还相当模糊,远远达不到掌控操纵的程度。饶是如此,天机子的智慧修为,也是相当惊人的。

    不过殷勤却又一宗疑惑,他微微叹息,拍了拍庞大尼的肩膀道:“你说天机子真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后期,难道只能出阳神,而成不了元婴吗?”

    庞大尼使劲儿砸了两下石头道:“祖爷爷的元婴强壮着呢,能有三尺高!可惜毁于雷劫,尚未来得及使得阳神再度凝聚,铸剑谷便杀到了。”

    若非天机子渡劫之事走漏了消息,那便是铸剑谷也有善于推演天机的能人。殷勤不相信铸剑谷突然发起攻势,只是个巧合。不过,铸剑谷到底是轻视了天机子以及旁氏的底蕴,他们虽然占了出其不意的先机,却被天机子夫妇在护岛大阵的帮助下,杀伤惨重。真实的损失,甚至远比外界所传更为严重。

    武青衫曾向铁翎真人透露过他所掌握的铸剑谷的伤亡情况,他以为铸剑谷的两大元婴都是在闭关疗伤,实际的情况是铸剑谷的两大元婴也是一死一伤,算是与天机子夫妇换命了。

    剩下的日子,便是旁家仅剩的两个半人长达百年的逃往之旅。据庞大尼所说,她的爹爹是天机子最小的儿子,修为却是兄妹中最高的,已经到了金丹中期,在灭门那日被铸剑谷的掌教金丹以剑丸碎了金丹,虽然保住了性命,修为却滑落到了筑基期。

    而庞大尼爹爹的老婆本身只是筑基后期的水准,逃出生天的时候,也是受了极重的伤。虽经天机子以灵药保住了性命,却也没有了生育的能力。

    他们逃离家园之后,天机子并没有带他们返回蛮荒,而是藏身于距离铸剑谷只有千余里的一座海岛之上,借着灯下黑的影响,苟延残喘,疗伤修炼。天机子为了旁氏血脉之延续,几次催问小儿子,让他再娶一房妾室,生下一男半女。

    可庞大尼的爹爹与夫人感情颇深,坚决不从。直到百年之后,夫人寿数已尽,香消玉殒,庞大尼的爹爹又守丧三年,这才为了家族的香火续弦再娶。说到这里,庞大尼又狠狠地敲石头道:“我爹也是个无趣的,娶了娘亲却整日寒着脸,我常见娘亲背着人躲在角落里伤心哭泣,真是恨死他了!若不是他,娘亲也不会在我不到十岁的时候,就早早死了。”

    殷勤心道,难怪这庞大尼性子如此古怪,原来也是有着童年阴影的孩子。他想到一个可能,问道:“你那娘亲修为到了何种程度?”

    庞大尼道:“祖爷爷与我爹栖息的是个小岛,哪有什么修行人?我的娘亲只是个凡人。”

    殷勤暗道,庞大尼的娘亲之所以早逝,多半还是因为与修行者结婚生产的结果,并非像她所说的那般是受了她爹爹的冷落伤心致死。

    人常说仙凡不能通婚,并非是指修道者瞧不起凡人,而是因为修士一旦筑基,再与凡人女子交合的话,就会不自觉地从其身上吸取其生命的元气。当初随同殷勤他们去往野狼镇开脉的有个同去开脉的女子,叫做殷盼熙,尚未开脉便被殷铁城送与筑基修士赵白眼,只三五日便被赵白眼折腾死了。虽说那赵白眼擅长采补之术,也与所谓仙凡不能通婚不无关系。

    只不过这话又不能与庞大尼明说,若是实话告诉她,你娘其实是因为生你才提前早死的,只怕她心里更要难过了。而且庞大尼的爹爹说不定是故意冷落她娘,也是不想过多吸取她的元气,倘若说破这事,岂不是白费他的一番苦心。

    殷勤默默坐在庞大尼的身边,待她稍微平静下来,才问出最关心的问题,天机子的结局到底如何了?

    庞大尼道:“我爹在我娘死后两年,也寿数尽了。只剩下祖爷爷的阳神陪我在小岛上度日。可祖爷爷没有了肉身,阳神无所归依,经过一百多年的时光,阳神也就越来越虚弱。我只知道,有天我睡着了,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中祖爷爷也不管我记不记得住,便交代我好多好多事情。等我睡醒了,祖爷爷阳神所居住的青铜灯已经熄灭了。”

    殷勤忍不住长叹一声,没想到一代炼器宗师,最终竟然落了个魂飞魄散的结局,听过庞大尼讲述的种种过往,他的心中便对这个脾气古怪的胖丫头多了几分疼惜之意。他夺过庞大尼手上的石头,见她指头蹭破了皮,禁不住柔声道:“你祖爷爷交代了许多事情,现在都还记得吗?”

    哪知不问还好,庞大尼被他一问,忽然哇地一下扑过来,哭道:“我、我就记得祖爷爷让我往西逃命,其他的,全都......都忘记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