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少许是多少,一截是多长,全在丹师,炼器师凭借经验自由掌握。偶尔也能见到某些写的比较严谨的经卷,会加上一条,诸如”取某种妖兽胫骨一指长”之类的句子,问题是这一指,是哪根指头却还是没说,女人的小指与男人的中指能比吗?

    经卷上的丹方,器谱写成这样,只能造成两个结果。一是高价,有经验的丹师,炼器师身家奇高,由他们炼制的丹药或者法器,价格也是居高不下。二是垄断,一个炼器学徒想要通过经卷上丹方,器谱自行摸索,成长为一名炼器师的话,需要浪费大量的宝材,砸下大量的灵石,经过无数次的失败,才能最终了解,少许是多少,一截是多长。

    殷勤想要打造他的修行帝国,一个庞大的炼丹炼器乃至阵法灵符的生产体系,将会成为这个帝国最为关键的基石。想要将这个基石夯实的话,只有从根本上解决丹方与器谱语焉不详所造成的种种弊端。

    花二妮见殷勤沉默不语,以为他在心痛那些无法修复的法器,反而拍拍他的肩膀,劝慰他道:“法器丹丸,不过是些辅助的外物而已,我辈修士,不要太过拘泥于此。”

    殷勤扒拉开她的胖手,点点头道:“从下月起,你也要到后山垦田喂猪,自己赚些辅助修炼的外物。”

    花二妮脸色一垮,朝殷勤伸出手讨要长命锁,叹了气道:“你容我再仔细找找,说不定还能找到几样还能典卖的宝贝。”

    “可否让我再进一次你那洞府?”殷勤也是无语:这货的心,真不是一般的大,都被逼到这份儿上了,还惦记着变卖家中宝贝呢。

    花二妮一边开启乾坤洞府的禁制一边无所谓地点头道:“里面就是太黑。”

    殷勤从兽皮袋里摸出火折子,在花二妮眼前晃了晃,紧接着他的眼前白影一闪,眼睛都来不及眨,肩上就多了个小东西。

    “阿蛮!你终于被放出来了?”殷勤嘴角含笑,抚摸着肩上毛茸茸的大尾巴,又问花二妮,“我带阿蛮一起进去可好?”

    花二妮疑惑地看着阿蛮道:“它鼻子灵不灵?进去帮我四处嗅嗅,说不定有散落的丹丸丢在角落里。”

    这货穷疯了!殷勤翻她一眼,尚未来得及搭腔,识海里便一下子充满了阿蛮的委屈抱怨。

    阿蛮那人被花云裳丢下不管,却又能通过一丝血脉联系感受到殷勤遭遇到极其凶险的事情。情急之下便往山下去追,她的遁速也是极快,与筑基剑修的剑丸飞速大致相当,唯一就是耐力差些,不如剑丸那般可以连续飞遁许久。阿蛮闪电般地下了山,遁出三百多里就已经没了气力。

    阿蛮无望地望着天上云裳带起一片红霞,啾啾哀鸣一阵,还想再追,却被后面穿了一阵夜行衣采用速破蛮御剑术飞遁而来的石葫芦追上。石葫芦也是暖云阁里最能降住阿蛮的一个,她的修为不低,人又木讷实诚,对阿蛮下手也没那么多顾忌,冲上来直接揪住了小蛮尊的尾巴。石葫芦不顾她啾啾抗议,按照云裳所教授的手法三下五除二就将阿蛮制住,强行带回了暖云阁。自打阿蛮上次出逃之后,暖云阁的几位女修也都接受教训,宁可得罪小蛮尊也好过被云裳责罚。

    阿蛮知道跑不掉,回到暖云阁便找个机会大闹一场,不但咬伤了好几个暖云阁的仆役还撕烂了好几件云裳的衣裙。

    这祸闯得不小,云裳回归山门就将阿蛮关了禁闭,今日总算是放了出来。阿蛮的精神也有些萎靡,大尾巴紧紧揽着殷勤的脖子,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叫声也变得呜呜低吟,仿佛有无尽委屈。

    殷勤一边安抚阿蛮,一边随着庞大尼进到乾坤洞府。此间洞府是庞大尼的祖爷爷所有,到了此间,殷勤还是以她的旧名称呼之。这次他有备而来,进到洞府顺着庞大尼的指点,点燃了墙壁上的火把,总算能够看清洞府的大致轮廓。

    连接洞府出口与乾坤府院的是一条三丈多长的甬道,庞大尼的一堆兽皮袋子就散乱地堆在甬道的尽头。这货进到甬道,便蹲在那里翻腾那些兽皮袋子,最后竟然真的被她翻腾出十几瓶各种丹丸,和几样完好无损的法器。

    殷勤看她兴高采烈的样子,忍不住讥讽道:“果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早知你兽皮袋里还有不少存货,之前为何不仔细找找?”

    “之前一抹黑,啥都看不见。”庞大尼头也不抬地道。

    “为何不点火把?”

    “太高够不到。”

    “把兽皮袋搬到洞府之外仔细翻找也行啊。”

    “太沉搬不动。”

    殷勤实在懒得理她,从墙上取下一支火把,燃着之后,带着阿蛮穿过甬道,感觉眼前豁然开朗。这洞府的空间比他预料的还要大上许多,不愧是天机子的乾坤洞府,一支火把的光亮竟然照不到边际,殷勤推测这里面的空间要比传说中那种只有一进的院落要大上不少。

    “殷勤,殷勤。”阿蛮在他肩膀上腻歪一阵,忽又颇为纠结地神念传信道,“你现在是不是与我一样,全都成了花云裳的灵兽?”

    殷勤微微一愣,事实来说他与云裳的确有过精血反哺之实,但打死也不能承认因此就成了云裳的灵兽,再说了,云裳还把金丹中孕育的灵气反哺给他了呢!难道阿蛮精神萎靡,就是因为这个而觉得受了冷落吗?殷勤正琢磨着如何与阿蛮解释,却忘记了他与阿蛮神识相通,如此近的距离上,阿蛮能够读到他的思维。

    下一刻他的脑海中便传来阿蛮一本正经的语气:“精血反哺过,就等同是她的伴修灵兽了,你狡辩也没有用处。不过你若能将这个担子接过去,也不枉我对你的一番栽培。”

    殷勤愣了住了,不晓得阿蛮从哪里学来的这种调调,不过接下来,阿蛮传来的神念就开始不着调了:“你的个子虽然比我大,精血比我多,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的。大家虽然都是她的灵兽,但你入门晚了,还是我做大,你做小......啾.....”她的神念尚未传完,便被殷勤一把掐住了脖子。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