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二妮从来没见过殷勤如此盛怒冷酷的样子,饶是她心大,也被殷勤咬牙切齿的样子吓得直往后缩。

    殷公子虽然也怕,却还是鼓起勇气,上前一步想把花二妮挡在后面。

    殷勤眼睛一瞪,指着他道:“我与花二妮说话,没有你插言的地方。孙阿巧,岳麒麟,你们把我大哥带到竹林外面去,你们几个与胡阔海都给我在竹林外面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踏入这竹林半步!”

    说也奇怪,花二妮身着男装的时候是个挺淡定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回本性的原因,听了这话竟然嘴巴一扁,做势要哭。

    殷公子见她这样,马上急了,冲着殷勤嚷道:“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大哥?你若还认我这个大哥,就不能对她那样!”

    “你虽是我大哥,她却不是我的大嫂!”殷勤嘿嘿冷笑,朝守在竹林边上胡阔海招招手,让他进来将殷公子架走。

    花二妮尖叫一声扑上去抢人,被殷勤一把抓住了脑后的辫子。

    硬着心肠将这对苦命胖鸳鸯分开,殷勤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奈,他其实就想与花二妮单独聊聊她那乾坤洞府的事情,找到令他心神不宁的原由。谁知这俩货竟然逼着他演了一出棒打鸳鸯,还生生将他逼成了轮棒子的那个。

    殷勤按住了花二妮,等着殷公子他们走远了,竹林里又恢复了安静,这才松手道:“把你那长命锁拿给我看。”

    花二妮满脸泥泞地翻他一眼,咬牙道:“我就知道,你这恶人果然是贪图我家的宝贝,罢了,今日便给将这劳什子给了你,只求能换得公子的自由身......”

    殷勤看她那假模假式的样子,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似笑非笑道:“你这是演的哪出啊?听说你在郡城天天拉着我那傻哥哥看戏,怎么着?今儿忍不住了,亲自下场给我这儿演一出啊?”

    花二妮眨巴几下眼睛,收了满脸云雨,撇嘴道:“没意思。”她将裙袖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从脖子上摘下长命锁丢给殷勤道,“拿去,拿去。以后没事不要总来烦我。”

    殷勤将长命在手上颠了颠,皱眉道:“我要这东西何用?一枚极品灵石才能激活的法器,连老祖都用不起。”

    花二妮不屑道:“不要就还我,以后也不要总惦记着。实话告诉你,乾坤洞府里能卖的法器和灵药,都卖的差不多了,乾坤洞府里剩下的法器就都是些损毁的残品,拿出去也换不来多少灵石。”

    殷勤心头一跳,想起她曾经展示过的飞舟,忍不住问道:“那些残品难道没办法修复吗?”

    花二妮脸带傲气道:“洞府里的法器都是当年祖爷爷亲手炼制的,法器一旦坏损,除非祖爷爷亲自出手,旁人怎能修复得来?”

    这便是手工制造的问题所在,宗师炼制出来的法器虽好,一旦出了毛病却也麻烦的很,一般情况下,只能是谁炼制的找谁去修复。殷勤心生感慨,他那日与伍落说过很多想法,却限于时间,没能聊得更加深入透彻。

    在他看来,无论灵丹,法器,乃至阵法,灵符,这些东西之所以价格极高,固然与原材料的珍惜稀有有关,也与炼丹师以及炼器师的产量太低不无关系。他计划着,等到寒潭周围的地域清理出来,各种研究所建立之后,就要想办法去改变这种情况。

    万兽谷炼制灵丹法器的材料多从妖兽身上获得,而蛮荒西部的妖兽数量又远远高于其他地区。这种环境下,最大的麻烦自然是每隔几百年就会爆发的兽潮,却也有一宗好处,那就是高阶的妖兽材料来的相对容易,炼制丹药法器的成本也相对低廉。

    不需要太过担心材料的来源,殷勤准备将革新的重点放在改变产能,提升品质这两点上面。具体的方法,他打算从两个方向着手。首先一条是尝试流水线式的炼制方式。以法器为例,一件成品法器都是通过层层符文符谱的叠加,即便是伍落那种水平寻常的炼器师,也要熟练掌握几十,乃至上百套的符文符谱。

    殷勤打算尝试以流水线的方式加工法器,将一件法器上嵌入的符文按照先后顺序,拆分成若干步骤。将需要一次性嵌入的几套符谱划分为一个工序,然后训练一定数量的炼器工匠甚至炼器学徒,将这几套符文符谱弄得滚瓜烂熟,就可以上手开工了。

    通过这种拆分上流水线的办法,可以极大的提高法器的产能。唯一的要求是有足够多的炼器工匠,这些人不需要达到伍落那般可以炼制中级法器的水准。甚至不需要他们能够独立炼制出一件成品法器,只需要熟练掌握本工序内有限的几套符谱就可以。

    殷勤的点子,对于那些在招收弟子的时候,挑三拣四甚至非阳灵根不要的宗门来说,是不可行的,因为他们凑不够足够的人手。

    可是花狸峰当初在招收弟子的时候,就因为贪图“小利”,招入了大量的阴灵根为主的弟子,这些人正是流水线上熟练炼器工匠的最佳人选。

    殷勤能够想到的第二个关键点,也是为了配合流水线上加工法器的需求,那就是法器制作的标准化。

    相对第一点,这第二条才是至关重要的一条。蛮墟道法传承万年,无论是炼器师还是炼丹师,所谓的丹方或者炼器图谱都是师徒之间口口相传,即便是写在经卷上面,也往往隐藏了其中一些决定法器、丹药品级高下的关键诀窍。

    究其原因,无非是担心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作为弟子,往往要经历无数考验,被师父确认其心性过关,才能得到最重要的一点诀窍。问题是,若是弟子尚未通过考验,师父却出了意外,率先挂了,那这门绝技就算是失传了。

    不但如此,更让殷勤觉得头疼的是,即便经卷上记载有丹方,器谱,也往往语焉不详。也不知道那些丹师,炼器师是否都是厨子出身,所写的丹方,器谱常常不注明具体的分量尺寸。遍观丹方,器谱,诸如精金少许,兽骨一截之类的句子随处可见。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