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虫小技!”殷勤冷哼一声,让孙阿巧将那只摔断了翅膀的竹皮小鸟捡起来。

    这只小鸟与麻雀一般大小,是用竹子外面那层竹皮抽成竹丝编织而成,嘴眼翅膀惟妙惟肖,殷勤托着小鸟,皱起眉头道:“我大哥最近在后山忙些什么?”

    岳麒麟正色道:“公子大哥自从到了后山,每日里精修道法.......”他话未说完,屁股上便挨了殷主任一脚。

    殷主任也顾不得将养“胎气”了,瞪眼道:“我发现你这家伙,倒有一宗睁着眼睛胡说八道的本事。你哪知眼睛看到殷公子在山上精修道法来着?”殷勤将手中的竹鸟丢在地上,骂道,“我看他每日躲在后山给花二妮编鸟玩闹倒是精进得很!”

    岳麒麟脸色一红又垂下头去,不敢说话了。

    殷勤教训二人也是为了杀鸡儆猴,给那暗中偷窥的花二妮一个震慑。不过估计这招的效果不大,他发作两句便继续向上攀登。

    花二妮的身份敏感,不方便与秋香等人比邻而居,而是由殷公子陪着住在半山腰的一处幽僻所在。殷勤担心二人的安全,还特意将看管修士大楼的虬髯修士胡阔海调了过来,专门负责照看他们二人的安全。

    这胡阔海原在铁翎峰的骨皮房做看守,筑基中期的修为,曾经因为好酒贪杯,险险在骨皮房引起大火,按律是要被斩断灵根逐出宗门的。幸亏被当时的骨皮房主事尚小鱼保了下来,他来到花狸峰其实为尚小鱼打前站的,殷勤用他也很放心。

    山路转过几个弯,穿过一片幽静竹林,胡阔海的身影出现在小路尽头,见是殷勤几人,便默默抱拳施礼,殷勤微微颔首,胡阔海的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三人继续前行,跨过一座泉水叮咚的小桥,往前再过一片小竹林,就看见几栋竹子搭起来的凉棚,从窗口中,传来花二妮读诵经文的声音:“火候脱胎二事,天机也,非年月日时之可印证,精神魂魄只可以契合者也.....”

    殷勤站在外间听了片刻,忽然对孙阿巧道:“你看那边竹林暗处,是否便是传说中的霓裳竹荪?听说此物用来熬汤味道最是鲜美......”

    他的话音未落,竹棚中读经的声音便止住了,紧接着便传来花二妮悄声指使殷公子的声音:“你快去看看,什么是霓裳竹荪?咱家竹林的东西,不要让旁人乱动。”

    殷勤身为筑基修士耳力远超常人,眉毛一挑,大步进屋口中骂道:“你们两个到真能装样,让你们在后山静修,还是让你们在后山吃喝玩乐的?”

    殷勤板着面孔进屋,目光落在这两个活宝的身上却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花二妮改了女装,无奈最近吃的太胖,挺好的裙裳被她裹在身上,就穿出了塑身衣的效果,配合上裙带绦丝活脱一枚大肉粽。不过差点让殷勤惊掉下巴的还是殷公子,这货竟然也穿了一身裙裳,看样式挺熟悉,估计是从秋香那里借来的。

    花二妮神色刚刚有些窘迫,见殷勤盯着殷公子。她心中得意,幸亏拉了个垫背的,否则穿上这身裙裳岂不是要被人嘲笑死了?

    殷勤愣了一下,旋即恢复正常,他见怪不怪地对殷公子道:“花二妮每日只知道吃喝疯玩,大哥偏就惯着她!”

    殷公子难得的老脸一红,支吾道:“大妮......呃,二妮,刚刚变了身份,还有诸多不适应,还请四弟......呃,主任多多体谅。”殷公子这些日子,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之前他心中一直有个疙瘩。觉得与那庞大尼在一起特别投缘,那小子虽然霸道娇气了些,却心甘情愿被他指使这东跑西颠的。可问题这庞大尼是个男人,殷公子一直嘀咕,他会不会真如戏文唱的那般染了断袖之癖?

    直到那日在野狼镇外,庞大尼竟然招呼都不打,偷偷骑着龙马溜了,那种被抛弃的感觉,真让殷公子伤心欲绝,偷偷抹了不少眼泪,说句不好听的,连他老爹死时,也没觉得如此伤心难过,以至于后面上山的一段路程,殷公子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哪知等他回到山上,就传来庞大尼被蛮荒散修劫杀的消息。殷公子如同五雷轰顶,整个人傻了一般,一直痛苦自责着喃喃道:“都怨我,怎会一时没看住,让他私自溜了?”

    殷勤原本不想庞大尼的消息让太多人知道,可看他这傻哥哥真要变成个“祥林嫂”也只能将殷公子唤到后院,让他见到已经换了一身女装的花二妮。

    殷公子的一颗心,在地狱天宫里兜兜转转,差点儿欢喜的疯掉,又见花二妮竟然真的是个女的,心结一解,整个人就如同傻了一般,眼光黏在花二妮的脸上片刻也不想分开。

    殷勤见状,便干脆顺水推舟,将这一对胖鸳鸯全都安排到了后山,他原本指望着花二妮能够在殷公子的爱意攻势下,接受自己是个女儿身的事实。可眼下,到像是殷公子被花二妮改造成了女儿身。

    殷勤仔细打量殷公子,越看越冒火,这货嘴上抹的血赤呼啦,跟他娘的吃了死耗子一般,哪里还有点大哥的样子?殷勤脸色一寒,拿出主任的气势,指着殷公子的脑袋正准备破口大骂,花二妮却忽然横过来,挡在二人中间道:“是我让他扮成那样的,殷勤你有什么邪火,只管冲着我来。”见殷勤气得胸膛起伏,花二妮眼神闪烁,心虚道,“我、我的灵石虽然被你全都骗光了,但还有许多法器可以抵给你,不、不许你对他这样!”

    殷勤冷冷地看了一眼花二妮,一字一句道:“你若再说半个骗字,别怪我不念旧情,将你逐出山门!你隐瞒身世,加入山门,害得老祖都险些因为伤了性命。又口口声声说我骗你灵石,你到是说说,我还欠你多少灵石?你且报个数出来,我今儿就还了你!”

    (感谢土豆不鸡腿的万币打赏。感谢把月票投给我的道友,谢谢大家的慷慨和支持。现在有个粉丝战队的活动,咱们野蛮小祖战队已经杀入前一千名了!听说战队排前几名的有奖励,咱们不要考虑这个事,考虑也没有用。不强求道友们加入咱们的战队,但看书的道友如果能给在本章说留言的道友随手点个赞,就是帮助他们完成了战队的任务。拜托您,谢谢您啦。)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