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轮到殷勤掰着手指头给大家算账了。他先念叨一番印制普通《花狸炼气决》的成本挑费,按照现在一枚低阶灵石租借一年来计算,连本儿都收不回来。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售卖插画版本的经卷,使老祖办前期垫付的大量灵石得以回收。

    说到这里,殷勤重重地叹了气道:“插画版的经卷虽然更适合初修所用,但有普通经卷的价格在那里比着,甚至巾箱本的价格还要便宜些。我们虽然费力印制出不少插画版的经卷,却苦于无人问津,迫不得已才想出这么个主意。不过,自打诸位师妹的容颜印上封面,那些积压多日的经卷已经卖出不少。”

    见莺儿还想争辩,殷勤却不给她机会,又是一顶大帽子扣下来道:“其实就算十年八年收不回成本,咱们老祖办勒紧了裤腰带,少吃少穿,为了山门,也能坚持。但是这插画版的经卷的确是好啊,不知诸位师妹有没有看过?不少文字上说不明白的道理,通过插画演示,马上就能清清楚楚,对于那些经验不足的初修,不知能省多少时间精力,不知能少绕多少弯路啊。诸位师妹可曾想过,今日你们种下这舍己为人之善根,来日当收获多少福德,于师妹们的修行,心性可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莺儿被殷勤又是宗门又是老祖的,一顶顶的大帽子扣下来,实在是不知如何应对。

    肥满却缓过了神儿,听出殷勤言语中的破绽,撇嘴道:“你们老祖办多暂勒紧腰带了?前些日子又发灵石,又发丹药的,阔绰的很呢!你们老祖办那么有钱,干嘛一定要算计我们这些穷姐妹?”

    “算计?我怎会算计各位师姐?”殷勤口风一转,官威扫尽,师妹改成师姐,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对孙阿巧道,“你难道没与师姐们说起分成的事吗?”

    孙阿巧心道,多暂有过“师姐们的分成”一说?见殷勤瞪着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胡编道:“还、还没。成本一直没、没能核算出来,具体分多少,还要仔细核实才行。”

    殷勤脸色一寒,佯怒道:“暖云阁与咱们老祖办就是一家,师姐们就是自家人,合计那么细致作甚?我今儿就拍个板儿,每卖出一套七仙子插画经卷,就给师姐们反十个点的灵石。”

    “十个点是多少?”肥满眼睛亮了,追问道。

    “一套七仙子的插画经卷售价是一枚中级灵石,十个点就是售价的一成,折算十枚低阶灵石。满师姐,对此可还满意?”

    “还算凑合吧。”肥满想装得矜持些,无奈嘴角已经不争气地挑了上去,她与狗丫儿的家世差不多,花销却比狗丫儿还要大,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不过下一刻她又想到一个问题,撅嘴道:“顶数蓝雀姐姐、莺儿姐姐的经卷最为抢手,我、我的卖的好便宜。”

    蓝雀终归放不下架子,听了肥满的话,俏脸微红道:“这事我还是觉得不妥,要不然就将我的经卷撤换下来吧?哪位姐妹想参与,就多卖她的经卷可好?”

    殷勤摇头道:“那可不行,整套经卷的噱头就是打着七位仙子的名号来的,少了一位岂不是骗人吗?”见蓝雀还要再说,殷勤摆手道,“第一,咱们这个分成不是按照每位师姐的经卷卖了多少来分,而是到最后拢过总账之后七位师姐平均分配。第二,蓝雀和莺儿师姐的经卷卖的贵,其实是因为我们故意少印她俩的缘故。为的就是造成这个紧俏争抢的效果,满师姐若是不喜欢,我们也可以将你的经卷少印一些。”

    肥满是个爱出风头的性子,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恨不得大家人手一册她的经卷呢,闻言摇头道:“蓝雀姐姐面子薄,我却不怕,反正,反正都是为了老祖做贡献!”

    孙阿巧在一旁噗地一声,没想到肥满学习殷主任的语录颇有心得,竟然能够活学活用。

    殷勤瞪她一眼,又一本正经地煽动诸位女修道:“其实诸位师姐即便不来找我,我还想等后山事了,过去暖云阁给诸位师姐送一份大礼呢。”

    蓝雀与莺儿互视一眼,没有接茬儿,肥满与瓜皮两个却早就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殷主任虽然擢升太快,短短时间便成了老祖身边的第一红人,让人心生嫉妒。可仔细想想,跟在他身边的人,却总能得到实惠。蓝雀与石葫芦跟着他去了趟铁翎峰,不过是被小人谩骂几句,回来竟然补偿了那么多的灵石。再看他老祖办那几个货色,资质灵根全属平常,竟然也靠他大把丹药喂着,修为进境竟然比内门弟子还要快。

    想通了这一层,两人竟然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大礼?!”

    或许是太过激动的缘故,两人说话都提高了不少音量,加在一起就显得太过迫不及待了。蓝雀与莺儿都觉得臊得慌,不动声色地闪在一旁,将空间让与肥满与瓜皮两个。鸭蛋心中也怦怦跳着,她的家世虽然不错,灵石却也不富裕,虽然没有像肥满与瓜皮那般冲到前头,却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殷勤呵呵笑着解释说,他准备搞一场签名售卖活动,邀请暖云阁不当值的女修前往藏经阁,当场在画有本人样貌的经卷上,为求购修士写一两句激励的话语。至于这种签售经卷之价格,自然还要稍微上浮一些,殷勤表示,所有向上浮动的收益全归参加签售的女修所有,老祖办不会从中抽头克扣。至于不能或者不想出席现场的女修,也可以提前在本人的经卷上签下姓名写下祝福,送到签售现场售卖。

    肥满最关心上浮的价格能有多少?殷勤琢磨一下道:“每签一卷,怎么也要多收一枚低级灵石吧?”

    肥满心道签个字就抵上自己一个月的月奉了,天底下哪有这般好事?忙不迭地点头应了。瓜皮也扯扯她的衣襟,让她代为应了。

    至于蓝雀与莺儿,颇为抹不开面子,只说老祖这边离不开人,不过也答应事先签一些经卷送去藏经阁。鸭蛋犹豫半日,最后还是选择与肥满和瓜皮一起同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