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套插画版的《花狸炼气决》定价是一枚中级灵石,价格提升了百倍,虽然按照整套经卷的实际价值来说,这个价格并不离谱。但有廉价版的价格在那里比着,真正肯掏钱购买没有几个。

    直到将封面换成了七仙子的样貌,这插画版的炼气决立马行情大涨,甚至有个败家的内门弟子一下子买走了七套,号称要凑足七美!

    蓝雀她们并不知情,只是觉得外出办事时的气氛变得很怪异,平日里相处很好的师兄弟们,说话时眼神竟然变得躲躲闪闪的,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直到今早,肥满去到禄存部的骨皮房领取布料,碰巧听到几个执事在嘀咕蓝雀版的经卷比肥满版的价格高了两成云云。肥满好奇之下,悄悄潜近,终于发现了七仙子插画经卷的秘密。

    被人当作经卷封面本就让人来气,更让肥满抓狂的是,凭什么以她作为封面的经卷不如蓝雀版的价高?肥满暴怒之下,直接去到藏经阁,将那处正在售卖的七仙子经卷强行夺了几本,回到暖云阁添油加醋地将此事说与众位姐妹。

    大家一听,全都急了,都是云英未嫁的清白仙子,被人画在经卷上面,让一帮臭男人捧着反复观摩把玩,想想都觉得恶心死了。连性子最为温和的莺儿和鸭蛋也都变了颜色,当时就要找老祖去理论此事。

    蓝雀却是知道殷勤如今在老祖面前正得宠呢,担心大家贸然去说,老祖万一不以为然,也是没有办法。所谓捉贼捉赃,蓝雀提议顺藤摸瓜,先抄了印制这些经卷的源头,将证人证据全都拿到,再扯上殷勤去找老祖评理。

    云裳老祖尚在小寒潭闭关,石葫芦今日当值走不开。蓝雀几人便直奔后山刘守道所在的宅院,当场收缴了刚刚印制完成,尚未来得及送往藏经阁售卖的七仙子插画经卷十余箱。

    仙子们七手八脚将刘家父子以及主持印制的两个熟手师傅捆了,差人抬着一路下山,要去老祖办找殷勤理论,可巧,老远就看到岳麒麟赶着老祖办的车子迎面而来。

    别看几个女人咋呼的凶,等到殷主任下了车,扶着车辕站稳,面色沉静地质问她们,身为老祖贴身弟子,当众喧哗吵闹,举止言行如同叫街之泼妇,成何体统?!

    几位女修就全都有些傻眼,按理说殷勤这个老祖办的主任其实还是她们的顶头上司,只不过大家有意无意地故意忽略了这一层。

    大家被殷勤先发制人地劈头训斥,气焰顿时打掉不少,又觉得对面那少年虽然为伤势所困,连站立都要扶着车辕。可他身上一股山岳般的淡淡威压竟然让她们事先想好的种种说辞狠话,全都闷在肚里不敢轻易放出来。

    蓝雀感觉肥满在身后悄悄捅她,知道今日不能被殷勤震虎住。她鼓起勇气,迈出一步道:“姐妹情们情绪失控,也是因为看到经卷上竟然印了大家的容貌形象所致。虽然有失颜面,却也情有可原。倒是殷主任未经姐妹们的允许,就将大家的样貌用作经卷的封面,让姐妹们日后如何见人?”

    殷勤奇道:“用作封面如何不能见人?”他指了指捆在树下的刘守道,“那位刘师弟为了宗门大义,不惜将其赤身裸体之样貌录入经卷,以方便初修按图索骥,研究参学。若按蓝师妹的说法,刘师弟就更不用出去见人了?”

    蓝雀瞟一眼那边又黑又瘦的刘守道,心道:生成这般模样,又有谁爱见他?

    肥满见蓝雀被殷勤一句话便说的哑了火,只能从她背后绕出来道:“那姓刘的是个男修,又都有过家室,自然不同。我们几个可都是没有嫁人的女修,现在被你弄得抛头露面,将来还怎么嫁人?”

    殷勤笑道:“肥满师妹此言差矣,酒香还怕巷子深呢,若不将诸位师妹的绝代容颜精心描于经卷封面,天下俊彦怎能知道咱们花狸峰上还有七位仙子这般清丽绝尘之人物?”

    肥满被他这么一赞,忽然觉得将样貌印在经卷上面似乎不是一件坏事,虽说抛头露面时总会有人偷偷看过来,但那种被人倾慕的感觉也着实不错。

    莺儿见肥满犹豫,知道她又要犯糊涂,她是众女之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心性也最为成熟,她排众而出,先朝殷勤施礼之后,才不紧不慢地道:“主任此举,即便是存了好心,也该事先与我们姐妹知会一声才对。姐妹中或许有爱出风头,但也有不爱出风头的,主任的决定如此唐突,总要给姐妹们一个说法才行。”..

    殷勤正色道:“不知莺儿仙子想要怎样的说法?”

    “第一,主任当郑重向姐妹们道歉认错。”莺儿见殷勤态度有些松动,忙掰着指头道。

    殷勤不等她说第二条,便朝几位女修鞠躬道:“殷勤做出如此决定,虽然一心为了山门,并无半点私心,但事先并未知会几位仙子,的确做事欠周详。殷勤代表老祖办,向各位仙子,郑重道歉了。”

    莺儿翻了个白眼儿,都说此人滑不留手,又奸又滑,果然名不虚传,说是郑重道歉,倒像是他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她稍作沉吟,又道:“第二点,请殷主任停止售卖此种经卷,并将已经出售的经卷全部收回。”

    “这个不可能!”殷勤脸色一板,斩钉截铁道,“我之所以不惜耗费巨大精力财力,推广这套《花狸炼气决》,为的就是要让新收弟子们能够摸到修道炼气之诀窍。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花狸峰未来之发展全在这些弟子身上。尽快提升花狸峰弟子们的修为,是未来若干年内,花狸峰的头等大事,为了这目标,其他所有决定、章程与之有抵触的就都要为这其让路。也请诸位师妹,为山门计,为宗门计,为老祖计,舍己为公。”

    莺儿被殷勤一番大道理说得气结,结巴道:“我、我怎么看不出,将我们几人的样貌印在经卷上就是为山门计了?”

    。。。。。。

    双刀彩虹:感谢宇宙顺天体的万币打赏,也感谢道友长久以来的支持,谢谢你,本书的第四位盟主!有新的盟主出现,我是要加更的,这几周准备考试,真的没有存稿,容我细水长流把欠更都补上哦!还有一件事情,我昨天发的百万感言做了两处重大修改,一是去掉了哭惨的段落,其实能有这么多道友的支持,我已经很幸福了,今日立下保证,以后绝不哭惨!还有就是接受晨白云的批评,在感言里面加入了对支撑我写到百万字的四位盟主,一对一的,真诚感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