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一度以为,这种心慌的感觉是来自于肚子里的那颗剑丸。毕竟是人家孕养了几百年的宝贝,钻到他的肚子里,虽说本主已经死了,难保其中没有藏有什么秘法玄机,会突然暴起发难。

    殷勤试图将剑丸逼出来,奈何那腾蛇血脉就如抱卵的老母鸡,一刻不肯放松,不但如此,那股粘稠的老龟血脉也一改其温吞的特性,时刻不停地剑丸外围游弋巡视,仿佛一只捍卫窝棚的好斗公鸡。

    他试图强运血脉往外逼,可每当这个想法冒出来,体内的两股血脉便会突然发作,马上就会腹痛如同刀绞一般,他试过几次,就疼得不敢再试。

    云裳开始时也颇为担心他腹中的剑丸不出,会不会有什么隐患。可她反复检查过殷勤的血脉和灵根,发现那枚剑丸经过这段时日,所蕴之灵气并非她所想象的那般被腾蛇血脉所吸,而越来越少。相反,云裳以内视术观之,那枚剑丸的颜色竟然比之前更为鲜艳翠亮了许多,不似在闵一行手中那般带着一股子青色,而是与殷勤体内不灭灵根的那抹亮绿之色越发的接近了。

    这个发现让云裳百思不得其解,她只能猜测,或许这枚木属性的剑丸最终会被殷勤体内的两种血脉炼化,收归己用?

    云裳给殷勤两个选择,一是放手去赌,任由他体内的玄武血脉去改造这枚剑丸,二是让云裳破开他的小腹,将那枚剑丸强行取出。

    殷勤最终还是选择放手去赌,改造剑丸。他骨子里就是个赌徒,既然此丸的颜色已经被慢慢同化为他体内木灵根的颜色,就说明它已经在两股血脉的控制之下,风险虽然会有,可一旦改造成功的话,他可就一步登天直接跨入剑修的行列了。想想都觉得兴奋,那可是一枚金丹老祖的剑丸啊!

    排除了剑丸的因素,殷勤就只能将这种莫名的危险感觉归咎到花二妮的乾坤洞府之中,他强烈感觉,那个黑漆漆的洞府,绝非花二妮所说的那么简单。他也非常好奇,准备找机会重新造访一下这个洞府。

    既然灵石或者灵力激发的法器,道法会被洞府吸收,那就干脆打个火把进去算了,这东西只消耗空气,与灵气无关。鉴于这个经验,殷勤甚至给老祖办的干事们下了个通知,规定每个人的兽皮袋中也要准备凡人所用的引火工具,不可太过于依赖灵石激发的法器与灵符。

    殷勤在院中伸展了几下筋骨,孙阿巧就已经准备好了车马,还唤上了岳麒麟,让他过来赶车。

    岳麒麟的成长速度也是老祖办诸人之中颇为迅速的一个,十几岁的年纪,说话做事已经有模有样,颇为沉稳成熟。他的灵根三金,一木,一水,金属性的灵力因为生水克木消耗了一些,总体来说,也算不错。当初之所以得了中下品的品评,主要是其中有两条金灵根的属性是阴性。

    殷勤前一阵子安排他在后山给秋香帮忙,算是针对他娇骄二字的少爷脾气进行了一番打磨,如今已经将他转调到了伍落那里,跟他学习炼器以及阵法。岳麒麟的阴金灵根本就适合炼器,加之脑瓜聪明,又在铁翎峰上看过不少经卷,长了许多见识,跟在伍落身边时候不长,能上手炼器了,具体点说,是已经能给后山灵田打造各种农具了。

    他开脉的年纪也是老祖办中最早的一个,在灵药与寒潭灵气的帮助下,岳麒麟的进境可谓迅速,开脉不到一年,就已经到了炼气后期的水准。殷主任为了表彰其勤奋刻苦,特许岳麒麟为主任赶车。

    这是殷勤最近一段时间,在屋里闲得无聊,琢磨出来的一套针对老祖办干事的激励机制。鉴于这些家伙从小接受的教育与他前世的自由观念颇为不同,蛮荒修士在骨子里还是十分接受自古传承之君臣主仆那套东西,说白了就是“强者为尊”的观念深入人心。只要你的实力够强,地位够高,人们就愿意向这样的强者低头,甚至以能够为这样的强者服务为荣。

    殷勤也只能从这个角度出发,给大家设计出几样“激励”名目,诸如特许孙阿巧为殷主任煮面,特许岳麒麟为殷主任赶车等等。

    老祖办眼下比之前清净了不少,伍落打造完殷勤的特制飞剑,感觉忽然开窍了。倒不是他在炼器的技术上开窍了,而是与殷主任一番长谈切磋之后,对殷勤的实用主义理论深感受用。

    蛮荒历来的炼器宗师,最大的心愿都是炼制出品阶最高的法器,甚至法宝。他们毕生追求的除了顶级的炼器宝材,就是各种密不外传的炼器符谱。因为只有依靠最顶级的宝材,以及复杂的符谱,他们才能尽可能将各种五行属性,各种特效与功能压缩到一件法器之中。

    这样做的道理在于,一件能够以金、木、水、火、土五中属性发动的攻击的法器,显然要比只能发动单一五行属性攻击的法器的品阶要高。因为前者的杀伤范围更大,无论对手主修的道法是哪种五行属性,总有一款攻击能够搞定对方。

    同样的道理,一件能够同时防御五行全属性的护身法器,品阶也要远远高于只能防御单一五行,或者两三种五行法术的护身法器。

    殷勤对于这种一味求全的炼器方式嗤之以鼻,他的理念正好相反。殷勤对伍落提出的炼器理念是一门深入,化繁为简。以攻击法器为例,与其费劲周折地在一件法器上同时加载五种属性的攻击手段,不如一门心思将单独一种五行攻击的手段做到最强,最狠。

    在殷勤看来,五行生克并非一成不变的铁律,譬如水能克火,但也有杯水车薪之无解,再如火能熔金,照样有真金不怕火炼之例外。殷勤又以剑修的剑丸为例,教育伍落不要太过拘泥于五行生克这四字,一个木属性的剑修,只要他的剑丸速度够快,照样能将金属性功法为主的同阶对手打成筛子。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