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阿巧这才知道,是被主任串通肥满那丫头给算计了,不过恼羞一阵之后,她也想开了,这债就算还不上又能怎样?肉偿都不怕他!

    今天殷主任的状态有点心不在焉,面汤里虽然按他的要求加了辣,可他却是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一碗面吃下去了,似乎没吃出味道来。

    孙阿巧心中有点失望,正准备收拾碗筷,殷勤忽然问她:“花二妮这几日在做些什么?”

    孙阿巧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殷主任问的是改名换姓的庞大尼。

    按照主任交代的,庞大尼已经死了,她的死因一共有两种说法。

    按照一般对外的说法,那就是花狸峰老祖的入室弟子庞大尼,在去往野狼镇的半路被来历不明的散修劫杀,已经是死了。

    还有一个内部传达的所谓事实的真相,那就是庞大尼因为牵涉到三千年前的旁氏余孽,已经与铸剑谷的金丹老祖闽一行同归于尽了。

    内部传达的版本可信度更高,也接近事实的真相。甚至铁翎真人回峰之后,还会以万兽谷的名义给蛮皇武朝以及铸剑谷一个所谓的交代。若想将此事干净利索地了结掉,庞大尼必须要死。并且随着他的死亡,旁氏余孽四字,也终于可以永远地从蛮虚荒原上抹去了。

    相信蛮皇武氏是愿意看到这个结果的,就如武青衫所说的那般,当今的蛮皇与三千年前的太祖先皇已经隔了两代人,对于三千前那笔旧账早就没有追究的意思。武青衫没有明确点出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因为,当今蛮皇的皇位乃是宫闱斗争的结果,与当年的萧墙之乱颇有几分相似的味道。追查旁氏余孽,就如同打自己的脸一般。

    而且这番交代的另外一桩好处在于,旁氏余孽既然全部肃清了,铸剑谷享受了三千多年的来自武朝帝室的种种实惠,也就没有继续讨要的借口了。

    铸剑谷当初在七宗中的排名与七杀门差不多,经过这三千前余年的经营壮大,排名已经位列前三,可以说全沾了旁氏余孽的光。

    左右与铸剑谷之间的梁子已经结下,万兽谷此举正有釜底抽薪之妙。

    无论如何庞大尼必须死掉,又要给她一个新的身份。殷勤就建议让她跟了云裳的姓,并且干脆恢复她的女儿身,如此就更加保险。

    唯一的问题在于花二妮对于改名改姓还能接受,却坚决不肯承认她是女儿身。殷勤没有办法,只能带伤上阵,给花二妮上了几堂生理卫生的知识课。虽然没有涉及男女之间xy染色体那般高深的知识,却也图文并茂地给花二妮看了几本残卷。

    哪知花二妮还是不肯相信,非说殷主任是找人画的伪书骗她来的,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殷勤只好交代孙阿巧帮她沐浴时,现身说法给她真人演示一下大家同是女儿身的事实。

    孙阿巧被殷勤问起这事,脸颊发烫,支支吾吾地解释说,她前几日服侍花二妮沐浴之时,给她看过身体,不但如此,还曾经特意找来一对男女童子,让花二妮去分辨。

    殷勤点点头,问道:“这回她总该信了吧?”

    孙阿巧苦着脸道:“她还是不信。而且又被她想出一种说辞,非说她从小就是男孩身,后来被她的祖爷爷抽出神识,放入了女儿身体里。只等她日后能够重启一个什么乾坤洞府,就能找到祖爷爷留给她的破解法门,换回到原先的躯壳中去。”

    殷勤听得直皱眉头,针对这庞大尼在性别上特别迷糊的问题,他也曾有过类似的怀疑。特别是联想到逸青云被人搜魂之事,殷勤怀疑庞大尼的神魂会不会真的是个男的,或许是肉身出了问题,才会被天机子换了个躯壳给他?

    不过云裳曾经亲自探查过庞大尼的神识躯壳,结论却是未曾发现任何残缺破损的现象,其神识与躯壳的完美契合,不像是经过夺舍而来的。

    殷勤对于云裳的结论将信将疑,因为他自己就是个例子,云裳同样没能检查出他的神识与本来那个殷勤发生过融合的事实。

    难不成庞大尼也与自己一般,神魂被人穿越过?殷勤旋即否决了这个荒唐的想法,那货除了性别上有些糊涂,言行举止,思维想法,根本就是个土生土长的蛮荒人。

    殷勤仔细琢磨孙阿巧那话,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庞大尼提及她那乾坤洞府中藏有祖爷爷,也就是天机子留给她的某种法门,能够解开她的性别之谜。莫非那日大家藏入她那洞府的时候,那胖妮子没有说实话?

    她说洞府因为缺乏灵石,已经几百年未曾起用过,可其中空气充盈流动,大家在其中待着并没有任何憋气的感觉。甚至,殷勤踢庞大尼的时候,心中还会感觉到一种来自洞府的淡淡威压,其中饱含警告之意。

    殷勤越想越觉得庞大尼的乾坤洞府之中藏有颇多古怪,沉吟片刻,又问孙阿巧那花二妮最近的食欲如何,是否会因此而茶饭不思?

    孙阿巧撇嘴道:“二妮怎会茶饭不思?我看她啥事都糊涂着,唯独对这茶饭思得明白。我昨儿去后山看她,比上山时又胖了一圈儿,您给她准备的那些群裳全都穿不进去了。”

    殷勤哭笑不得地道:“她以为吃成个胖子就能变成男人了吗?也罢,我这些日子在屋中闲得也是长了不少懒筋,咱们就去后山看望一下这妮子。”

    孙阿巧面露难色道:“老祖亲口吩咐,主任之伤需得在家中静养,少动才行。”

    “无妨,无妨。我只是到后山转转,只要不动血脉灵力就没有事情。”殷勤长身而起,吩咐孙阿巧准备车马,然后走到院中稍微伸展了几下筋骨,感觉心中憋闷的感觉,似乎轻松了许多。

    殷勤这几日总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诡异,竟然与当日闵十九御剑追来之前的感受有几分相似,后脖子总是凉飕飕的,仿佛虚空中悬着一柄利剑,随时会一剑斩落下来。现在仔细回想,这种感觉似乎是从那乾坤洞府中出来之后,就一直若隐若现地存在了。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