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娘,将那卷《长生诀》与我取来!”

    燕自然的临时府邸是租用了修士山庄,半山腰的一处幽僻小院,说是租用,其实也没支付任何灵石。修士山庄是武采娘管理,燕自然虽然因为身中蛊毒,没能与她修成盘肠大法,却也得了些实惠。

    因为蛊毒尚未彻底清除,燕自然这几日也不敢打坐修炼,害怕万一运气调息的时候,引动了蛊毒,那就惨了。

    不能修行,燕自然又不屑与那些整日在山庄里东串西串的清闲修士浪费口舌,除了每日去到武采娘的郡主府上打一晃,就是在丹室之中阅读经卷。

    他连着喊了两声,不见夏娘应声,顺手提起桌上的茶壶,才发觉茶壶早就空了。燕自然眉头一紧,火气刚刚上来,忽又苦笑着摇头:真是糊涂了,夏娘已经不在了,怎会还唤她的名字?

    当日,他被武采娘惊声尖叫着从绣榻一脚踹在地上,说他身中蛊毒,不许他靠近。

    燕自然只当这烂货变了心意,又感觉受到了平生未有之奇耻大辱,匆匆穿戴就告辞离去。

    尚未走到门口,武采娘从屋中出来,扯住他问,若是可以证明给他看,该当如何?

    燕自然冷笑着,哪里肯信?

    武采娘唤过夏娘,强行往她口中塞了一枚丹药,转眼间夏娘的脸上便开出了花来。燕自然吓得冷汗淋漓,这才知道武采娘所说不假,他只听说过葛神通当日在铁翎峰校场上死状极惨,今日得见夏娘七窍生花的恐怖情形,只觉得腹中翻腾,恶心难忍,再想及自家身内也藏有同样的蛊毒,不知何时便会像夏娘一般,长成一棵鬼花,饶是他自诩道心坚韧,也有种脚软手软的感觉。

    身边少了个夏娘,燕自然初时还不觉得如何,只当是在蛮荒狩猎,也是孤身一人,无需旁人照顾。然而在府院中闷了这些日子,才晓得身边少了夏娘,当真是处处别扭,他的经卷丹药全都是夏娘亲手为他整理的,现在想用都不知道往何处找去。

    燕自然推开眼前的经卷,走到院子中央,望向西南花狸峰的方向。有关庞大尼的消息已经通过武采娘与方青主透出风去,铸剑谷的剑修高手,这几日就该找上山门了吧?..

    花狸峰主?!燕自然想到武采娘的种种承诺忍不住冷哼一声,不过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罢了。不知道老祖会不会迫于铸剑谷的压力,将那小子交出去。以他对云裳的了解,想让她服软交人,想也别想。

    他忽然有些后悔,若非那日受了身中蛊毒的打击,也不会一时冲动就将庞大尼的事情捅了出去。他早对庞大尼的来历颇多怀疑,并且暗中派人调查过他的底细,虽然推测出了庞大尼的来历,燕自然却还没有做好与云裳撕破脸的准备。

    那日的一时冲动,无疑是断了他的退路,眼下除非花云裳死了,燕自然此生也休想回归山门了。

    日色西垂,燕自然看着天边一抹斜阳,微微叹息:事情的发展远比他所预料的还要糟糕一些,仓山郡城之内暗流汹涌,无论云裳老祖能否逃过这一劫,他在失去了花狸峰这一屏障靠山之后,只会沦为武家以及仓山书院手中的棋子,能够留给他浑水摸鱼的空间几乎没有。燕自然暗自下了决心:不必等到此间事了,只要拿到解药,就即刻离开仓山郡城,天下之大,以他的修为头脑,怎会没有立足之地?

    。。。。。。

    修士山庄后山,与燕自然隐居的宅院相聚百里之外的一处宽阔府宅,这几日虽然府门一直紧闭,却总有三三两两的修士从侧间的小门悄悄进出,气氛稍微显得有些诡异。

    此处宅院原是一位筑基中期的修士所租用,半年前这位修士最后一次冲击筑基后期未果,心灰意懒之下,返回族中准备将生命中仅剩的十余年,做个自在翁。

    之后这间位置极佳的宅院便被一位来历颇为神秘的筑基修士租用下来,附近的几位筑基邻居曾经过来拜访,却都吃了闭门羹,渐渐地也就没人过来叨扰。

    整个仓山郡城中,知道此座宅院是被方家三少租下的,不过一掌之数。

    方青主的三少之名并非来自家族的大排行,他并非长门所出,方家又是仓山书院中枝繁叶茂的大家族,若论家族排行,方青主要拍到二十名开外了。

    他在家族中的排名虽然不显,甚至由于他常年在外,家族中许多人都想不起来他这号人来。但是在仓山书院的一众老祖眼中,方青主却是一颗安插在万兽谷周边,举足轻重的棋子。

    方青主的灵根并非异常出众,修为也不过是筑基初期,但做事低调干练,颇有决断。仓山书院在郡城与临渊两地的诸多产业,自打几年前由他主持打理之后,一改之前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变得大有起色。

    更让仓山书院各位老祖刮目相看的,则是仓山书院谋划已久的针对万兽谷与武氏两座大城的情报网络也终于在方青主的主持下,有模有样地铺开了。

    虽然时间尚短,却也做出了颇多的成绩。比如不久之前,万兽谷在野狼镇大肆招收青年才俊,通过方青主在暗中的运作,仓山书院不但成功地往万兽谷中安插进去一些眼线,而且还偷偷“打劫”到了两个高品灵根的好苗子。

    仓山书院的方家老祖甚至放出风来,只等他将万兽谷周边的诸多事情打理停当,就会招他回归山门,金丹不敢说,至少保他个筑基大圆满的前程。

    方青主得了老祖的许诺,干劲儿十足,他甚至有信心,只要能将针对花狸峰的这一场大事办成,金丹大道也不是不可期的。

    今天就是他布局多日,即将揭晓结果的日子,方青主的性子素来阴沉,此刻也有些心浮气躁,坐立不安的感觉。

    铸剑谷的闵一行只身杀入蛮荒,与花云裳的一战不可避免。无论谁胜谁负,对于仓山书院都是好事,若是能将花云裳斩杀陨落,那就更妙。方青主苦于无法感知战果,只能耐心等待派入蛮荒的几个散修探子,尽快传回信息。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