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刻,武青衫的草棚之内,之前还品茶论道的两位老祖,此时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良久,武青衫放下茶碗,无限感概道:“两百年前,太子金丹大成之日,我曾经在皇城与闵一行有过一面之缘,那时闵真人与我境界相当,大家都在冲击金丹后期,我与他切磋道法,受益良多。”

    铁翎真人神色木然,没有接武青衫的话茬:“闵一行再怎样也是金丹后期的老祖,到了我万兽谷的地界,连招呼都不打,就这么直接杀上门来,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武青衫点头道:“闵真人今日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他咎由自取。曹真人尽管放心,我自会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禀报朝廷。”

    铁翎真人暗道:这武青衫还真是越老越贪!他若真能如实禀报,何必与我说起他与闵一行乃是旧识之事?他如此说,无非是想从万兽谷讹些宝材。

    铁翎真人微微一笑道:“仓山郡王执掌一方,行事向来不偏不倚,无论曹某还是仓山书院的刘真人提起武郡王,那可都是佩服的紧呢!”他微微叹了口气,又道:“现在想来,那闵真人行事虽然有所欠缺,但他陨落在万兽谷的地面上,也让人扼腕痛惜。只怪我那小师妹出手不知深浅,不过是道法切磋,最后竟然被她搞成这个样子......唉!待我回去花狸峰,一定问明其中原委,如实上报,绝不敢稍有隐瞒。”

    铁翎真人先表明也会上报武朝之立场,暗示武青衫万兽谷不会任由他信口雌黄地拿捏,然后话锋一转,又说,闵真人虽然是因为切磋道法误伤而死,万兽谷却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他回山之后,还会准备一批宝材,请武青衫代为转交铸剑谷,以示慰问之意。

    武青衫点头应了,心中却在琢磨,这曹老头为何提起仓山书院刘真人?莫非他这件事情中嗅到了什么消息?

    铁翎真人挂念着云裳的情况,也没心思久留,说了几句客套话,便起身告辞。

    铁翎真人前脚刚刚下山,武采娘便顶着山顶的罡风过来请安。她是武青衫最为宠爱的独女,向来娇惯,进门就一屁股坐在蒲团上面,嚷着口渴,要吃灵茶。

    武青衫呵呵笑道:“我这一两九幽雨前,到手没有半月,便被你喝了一半。”

    武采娘咯咯笑道:“听说那花狸峰上出了一种灵茶叫做雷芽子,滋味比九幽雨前还要好些,那曹老头难道没给父王捎一斤过来?”

    武青衫平生最爱灵茶,闻言微微一愣道:“那花狸峰落脚野猴岭,满打满算还没有二十年的光景,怎能培植出可以媲美九幽雨前的灵茶?万兽谷那帮蛮子,驯养个妖兽妖禽还在行,说他们能种出极品的灵茶,我还真不相信。”

    万兽谷也是传承万年的大宗门,武氏一众金丹口中,却被背后成为蛮子,与那些未开化的生蛮一般。

    武采娘将她听到的有关雷芽子的来历学说一遍,武青衫感慨道:“咱们都以为那花云裳不过是个只知修炼的莽子,没想到她那道场兴建没有多久,竟然被她搞出一番局面来。”

    武采娘不屑道:“一个连字都识不全的粗鄙婆娘,能有什么见识?连跟了她几十年的燕自然都反下了山门,我看那花狸峰未来只有乱象,何谈局面二字?”

    武青衫心道:那花云裳不过金丹二级,竟然能将闵一行杀的自爆金丹,定有过人的手段。他知道自家这宝贝女人最是心高气傲,尤其听不得别的女人强过她。武青衫便岔开话题,随口问了几句燕自然的情况。

    武采娘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都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我看他连鸡都不如呢。若我说,父王对这个燕自然怕是真的看走了眼。”

    “何出此言?”

    “父王总说燕自然的城府如何如何,又夸他为人谨慎小心,做事又颇有决断。”武采娘撇嘴道,“殊不知他身上种了蛊毒,被人算计了,还不自知呢。”

    “燕自然竟然被人下蛊了?!”武青衫奇道:“他尚且不自知,你又如何知晓?”

    武采娘脸上微微一红,她虽放荡,有些事却还真没脸与武青衫细说。她支吾几句,然后避重就轻地介绍起蛊毒来。据她所说,燕自然身上所中的蛊毒,是个闻所未闻的奇种,而她这次过来,就是要向武青衫讨个主意,要不要对燕自然出手相救?

    按照武采娘的说法,寻常蛊毒都是毒虫活物,而燕自然身上所种的蛊毒,却是一种奇花,名为地狱鬼莲。寻常蛊毒由人种下,只会留在宿主体内,此种蛊毒却能够通过男女之间的情事相互传播,甚为奇特。

    武青衫瞟了女儿一眼,话里有话地问道:“此种蛊毒如此凶险,采娘没事吧?”

    武采娘知道说露了嘴,尴尬地笑笑道:“我有父王亲赐的护身法宝,自然无事。”她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道,“若非女儿为他点醒蛊毒之事,以他那心高气傲的劲儿,怎会乖乖就范?”

    武青衫知道女儿与燕自然关系非比寻常,只不过在他这种修道几百年的老修眼中,男女之事实在算不得什么。他原本还有些奇怪,觉得以燕自然的心性地位,邀他入伙,怎么也会待价而沽,百般推辞的。此刻听了武采娘的话,才晓得其中的故事。

    武采娘见武青衫沉默不语,催促道:“燕自然也是被这蛊毒吓得不轻,这几日天天到我府上催问解药,求父王给女儿拿个主意。”

    武青衫嘿嘿笑答:“采娘做事向来都有主见,何时需要我来帮你拿主意?我看你是舍不得灵丹,跑到我这儿来打秋风的。”

    武采娘被武青衫窥破心思,干脆撒赖道:“女儿这些日子,为了那旁家余孽奔走操持,现在问爹爹讨些灵丹难道不应该吗?”

    武青衫连道:“应当,应当!”又问武采娘所需何种丹药。

    符小药所制的地狱鬼莲,胜在潜伏期见不易察觉,一旦被人事先察觉,破解起来并不难办。武采娘这次过来,一是为了邀功,二是从武青衫手中讨些宝贝,最重要的还是要与武青衫商议下一步的计划。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