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裳总算搞明白其中的原委,一边控制着灵气不再外泄,一边将灵力引向腰腹处的三处伤口。以她金丹期的体质,灵力在伤口上转过一圈,原本丝丝渗血的伤口就已经结痂愈合。

    这三处的外伤不算难医,讨厌的是闵一行的剑丸上带有一种能够消融灵根的怪异气息,云裳目前只有暂时将附近的灵根封住,等回到花狸峰配合寒潭之水,将这股怪异气息彻底拔出去。

    她想到殷勤也被那剑丸伤的不轻,忙问他是否被那怪异气息伤了灵根?

    殷勤捂着肚子道:“灵根伤了也就伤了,左右弟子只是个五行俱全的废灵根,关键是肚子里塞了个剑丸。弟子担心日子长了,这东西长在肉里,可就出不来了。”

    “你这浑人,尽说浑话!”云裳气得拍他一巴掌道:“老娘......呃,师尊为了帮你筑基,差点连金丹都毁了,你的灵根虽然五行俱全,却是每一条都达到了筑基期的水准!”

    还说不是打情骂俏?!庞大尼虽然看不见,还是满脸嫌弃地将头扭向一旁,心中碎碎念道:“老祖爷爷在上,大尼今日也是迫不得已,才放这两人进这洞府之中。请老祖爷爷在天之灵,看在他二人救过大尼的份儿上,不要计较他们胡言乱语......”

    云裳嘴上虽骂,实际也是担心殷勤体内的剑丸。她将殷勤唤到身边,小手摸了摸殷勤的小腹位置,感觉不出什么异样,微微探出神识查看,却被包裹在剑丸上面的冰寒幽炎挡在外面。

    若说殷勤体内这两道血脉,顶数那幽炎腾蛇的血脉最是难缠,可以用阴险狡诈,贪婪凶狠,八个字来形容,甚至连云裳的金丹都差点着了她的道。此刻这条腾蛇血脉将闵一行的剑丸包的严实,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在抱蛋一般。

    云裳皱起眉头,如此怪异的情形,莫说藏经阁中万卷典籍中从未见过,就连想都没有想过。

    殷勤早就检查体内灵力与血脉的流转,除了大部分的冰寒幽炎都集聚在小腹处的剑丸周围,其他五行灵力以及玄龟老血都是正常流转。不灭灵根此时已经将左臂的断口处“黏合”得更加牢靠,筋骨血脉相对好接,断开的灵根却要回去慢慢生长。

    脑海中又传来云裳的神念,让他将体内的情况详详细细地汇报与她,殷勤感觉心头温暖,将之前检查自身所得的结果讲与云裳。

    云裳稍微放下心来,想到一个可能:那闵一行的剑丸据说是取自上古神木玄天藤的果实所炼制,是品阶极高的木属性的法宝,而殷勤体内的腾蛇血脉,其五行属性恰巧是火属性的,特别喜木。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腾蛇血脉才会抱着那颗剑丸不放,为的就是吸取其中的木气精华,用以强大自身?

    她正琢磨着,脑海中又传来殷勤的询问,他更关心的是被剑丸打烂的右手,还能长出来么?

    云裳本想吓唬他说,“长不出来”,话到嘴边却又想起庞大尼那“打情骂俏”四字,脸颊微烫地将这话又咽回了肚里。

    殷勤右手骨骼血肉全都拍烂了,不可能像左臂那般断续接上,唯一的办法就是辅以再造丹之类的灵药,使其重新生长出来,一般来说这个过程会比较痛苦,需要不断将刚刚愈合的创口豁开,使其长出新鲜的骨肉。

    不过殷勤身体里不灭灵根所藏的地元祖气,却比再造丹还要神奇,云裳听过韩彩芝瞎眼重生的事迹,她那只瞎眼也是被惊悸鸟所伤,连眼珠子都被抓掉了,服用过殷勤加料的小玉露丸,竟然能够生出一只新眼来。相比之下,殷勤想要重生右手也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殷勤听云裳也说他的右手没事,心情一派大好,听着庞大尼在一旁念念叨叨似在祷告,马上想起刚刚购入的十柄法剑全都被剑丸毁了,霹雳珠也用去一半,全是拜这糊涂妮子所赐。

    殷勤脚尖痒痒,犹豫一下还是克制了下来。虽然听庞大尼的语气,这洞府中除了他们三人没有别的,而且因为没有灵石供给,已经百多年没有激活了,不过这洞府既然号称顶级,又是天机子那老鬼所做,难保其中没有藏有什么机关。

    别的不说,单是洞府中充盈的空气,就说明此宝并非庞大尼所说的,已经成了一个死物。殷勤琢磨着,还是等大家出了洞府,再与庞大尼好好谈心。

    三个人各怀心事地在待了一阵,庞大尼最先忍不住道:“爆丹之劫,应该过去了吧?要不然,咱们出去看看?”

    云裳沉吟道:“爆丹之威,好比元婴大能全力一击,具有开山填湖之能。说不定你这洞府,已经被埋在地下极深之处。”

    殷勤听得皱眉,感觉屁股上被老祖踢了一脚,忙“主动”跳出来道:“庞大尼修为太浅,出去也是被活埋的份儿。老祖身受重伤,不能稍动。唯有弟子,虽然先被剑丸洞穿右胸,又失去双臂,至今体内尚存剑丸隐患无法消除......”

    云裳柔声道:“这次真是苦了你,待到大家脱离险境,为师定会以古法好好助你淬炼一番筋骨。”

    殷勤听得心惊肉跳,忙说不敢,问明庞大尼进出洞府的法诀,步履蹒跚地去了。

    他的运气不错,长命锁并非像云裳所猜测的那般被爆丹之威深埋地下,而是被金丹炸裂的强大气浪抛出好远。具体多远,殷勤也不好说,因为他连之前与闵一行斗法的地方都无法确定。

    之前斗法时,尚且碧空如洗,此时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爆丹所致。

    不远处的荒原之上,多出一个百丈方圆的大坑,仿佛被天外飞来的陨石撞过一般。殷勤催动飞剑,沿着坑边转了一圈,心中升起一种末世般的荒凉感觉。那坑底有二三十丈深,不但寸草不生,而且土石全成了焦黑的颗粒状,被雨水所淋,散发出黑黄色的带着些臭味的烟。

    殷勤原想看看能否找到一些丹药宝材的残骸,见过这番触目惊心的景色之后,便彻底绝了这个念头。他连忙激活长命锁上的禁制,将云裳老祖搀扶出来。

    饶是云裳见多识广,看过眼前的巨坑也是暗自咂舌。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