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不理会庞大尼的诉苦,神念传讯给云裳解释了闵一行爆丹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以殷勤血天生的对于危机之敏感,比云裳还要早一步就预感到了大事即将不妙。

    好在体内的玄龟与腾蛇两股血脉终于克制住了剑丸,殷勤见庞大尼还站在一旁发傻,忙让他将断成两截的左臂送来,右胳膊的手掌只能回去慢慢长,赶紧接上断了的左臂才是紧要。

    他指挥着庞大尼将两截断臂“插”回原位,又问他可还有类似的可以飞遁的宝贝?..

    庞大尼摇头道,那雷火翅配合定星盘就是他最可依靠的保命的家伙,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东西了。

    殷勤以为他小气,又问他飞舟藏在哪里?

    庞大尼见瞒不过去,只好摸出胸前挂着的那块“长命”锁牌道:“这锁牌其实是我家祖传的乾坤洞府,不过里面也没啥好东西了。”

    殷勤尚未接话,就听云裳喊出“爆丹”二字,庞大尼吓得就要祭出雷火翅逃命,却被殷勤拦下道:“跑不了了,赶紧开锁!”

    庞大尼总算反应过来,忙打开了“长命”锁牌的禁制,殷勤也在同一时间将仅剩的两股血脉全部激活,总算以铜翅巨鹰天生的虚空闪耀之本命神通,在闵一行自爆金丹的前一秒将云裳摄入了乾坤洞府之中。

    至于这宝贝能否承受住爆丹的威力,殷勤也只能赌一把了。乾坤洞府号称高级法宝,寻常的金丹老祖都无法染指,也只有武氏嫡传的几个金丹皇室,以及位数不多的几个元婴大能手上掌握有此种法宝,是蛮墟荒原上仅次于传输法阵的东西。

    殷勤对庞大尼的乾坤洞府还抱有颇多期望,待到他抱着晕厥的云裳进入传说中的乾坤洞府之后,不禁大失所望。

    且不说眼前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前脚刚刚迈进来,就险些被洞口堆着好几个敞开口的兽皮袋子绊了个跟头。殷勤踉跄了好几步,总算没有摔倒,不过他手臂上托着的老祖却不知丢到了哪里。

    庞大尼这才想起来提醒他小心脚下。

    “老祖呢?”殷勤瞎子一般在地上摸了几把,却没摸到,气得直骂:“你特么在洞口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

    庞大尼颇为得意地道:“这里面黑咕隆咚的,我才不要进来。为了取东西方便,自然要把盛放东西兽皮袋子放在洞口,我在外面伸手一抓就能抓到。”

    殷勤无语,又觉得太黑,忍不住道:“你给弄个小火球术行不?这里面啥也看不清楚啊。”

    庞大尼嘿嘿道:“这洞府若是有足够的灵石支撑,是可以自动大放光明的。不过,眼下灵气亏损严重,你若施法的话,不等火球术放出来,灵力就先被洞府吸了过去。”

    殷勤艹了一声,又问他这洞府需得多少灵石才能充满灵气?

    庞大尼伸出一根手指道:“最少这个数。”

    殷勤循着声音,踹过去一脚道:“哪个数?我两眼一抹黑,又不敢调用灵气。”他的乾坤戒套在刚刚接上的左手上面,里面倒是有些亮晶晶的灵石,被庞大尼一说,又不敢拿出来了。

    正说着,洞中忽然放出一抹幽暗昏黄的光,殷勤总算看清庞大尼的手指,奇道:“难道我踹你几脚,就能给洞府充实灵气吗?”

    庞大尼赶紧躲在一旁,看着渐渐暗淡下去的光亮道:“你再敢碰我,当心被洞府的禁制踢出去!”她往地上比划一下道,“你家婆娘,正用自己的灵力给洞府充灵气呢。”

    狗屁的禁制!殷勤自然不信庞大尼的话,他瞟一眼趴在角落里吃土的云裳老祖,赶紧借着微弱的光冲过去,将她身子板正,揽在怀中。云裳接连施法,体内的灵力本就所剩无几,此刻她虽然在晕厥中,身体也会本能地调动灵力试图保护自身,却全都被洞府吸走,做了放光的能源。

    好在洞府并非吞噬灵力的怪兽,随着云裳的灵力越来越弱,洞府之中又重归于黑暗。殷勤忍不住确认道:“你刚才比划一个指头,是要一枚高级灵石吗?”

    庞大尼摇头道:“高级灵石管什么用?最少要一枚极品灵石才能让这洞府重新运转起来。”

    以殷勤的败家,也不由得暗自乍舌,心道:一枚极品灵石就可以抵得小仓山殷家那条祖传灵脉的储量了,这破玩意也太特么费灵石了!

    好在庞大尼又补充道:“我家这洞府已经沉寂了三百多年,重新启动的话虽然耗费颇多,但一枚极品灵石可保洞府继续运转百年所需,就算金丹修士终日不断在其中打坐炼气,也可以坚持十年八年呢!”

    殷勤苦笑,岔开话题道:“前后两批剑修都是为你而来,我断了两只手,又损失了十柄飞剑,十几枚霹雳珠,对比从你身上收取的那点灵石,我可是亏大了。连老祖也因为你身受重伤,到底为了什么,总该给我们个交代吧?”

    庞大尼沉默良久,幽幽地道:“可惜,你不是个女子。要不然,我便娶你进门,就可以将这秘密告诉你了。”

    “那还是算了。”殷勤听得背后冷飕飕,今天的一场因果,庞大尼就是不说,他也猜出了八成。

    他对庞大尼的背景早就通过各种途径收集到了不少情报,殷勤对这个性别上一直很糊涂的家伙的重视程度超过老祖办的任何一位。

    殷勤将孙阿巧与秋香两人先后安排在庞大尼身边照拂,之后又让殷公子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其用心绝非是为了贪图这小胖子的灵石。

    殷勤至少可以肯定这庞大尼与天机子的关系非比寻常,极有可能就是天机子的后人,他甚至通过长孙烈的只言片语推测天机子与三千年因为蛮皇武氏的一场萧墙之乱而流落蛮荒的旁氏一族有着颇多瓜葛。

    所谓旁氏不过是个赐姓,这一支族人骨子里的血脉其实是蛮皇武氏的正统,只不过是在权利的争夺中败北,才连姓武的权力都给剥夺了。前朝的那位武氏老祖也是个小心眼儿的,赐了手下败将一个奇怪的旁姓,无非是在暗讽其并非帝室正朔。

    (感谢道友\.残缘的万币打赏,为道友加更。)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