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论天下至坚至硬之物,于凡人来说金刚石算得上一种,于炼器宝材来说,精金算得上一种,对于修士来说,剑丸算得上一种。可这些坚硬之物,比起金丹老祖之金丹还是稍有不如。

    金丹虽坚却也不是无法摧毁的,金丹修士最怕的是丹劫,二是雷劫,云裳之前所施展的火云龙纹就是号称可以杀伐金丹老祖的道法,又称小雷劫。只不过受限于她的法力不够,只能激发此法三两成的威力,才被闵一行逃得生天。

    类似的秘传道法,七大宗门皆有各自的传承,不过这种雷劫道法也不是任何金丹修士都能随意施展的,往往需要借助法宝,灵宝之类的外力才能激发。云裳祭起火云龙纹就是动用了铁翎真人秘传给她的一颗的雷鸟之卵。此卵极其珍贵,万兽谷万年传承,专门与妖兽材料打交道,也不过积攒下来三枚,还不够每位老祖人手一枚的呢。

    铁翎真人之所以将其传给云裳,也是因为她进阶时间最短,修为最浅,万一遭遇同阶的高手,需得有些保命的手段才行。

    这也是为什么殷小小被发现身具雷灵根之后,会被如此重视的原因,一个雷灵根的修士,那就是一个潜在的金丹杀手。

    另外,武朝二十八宿军之所以名震天下,连金丹老祖都要忌惮几分,也与其飞舟上配置有雷霆类的攻击法器有关。

    总而言之,利用雷霆属性的道法,法器是有可能让金丹老祖陨落的。

    至于丹劫,却不是因为外力之侵扰,而是由于金丹修士内部发生了问题,比如精血失调,灵力失控,乃至神识受损都有可能引发丹劫。说白了,所谓丹劫就是金丹期修士走火入魔的另外一种说法。

    比如云裳那晚在寒潭之畔,就险些由于急于求成,被殷勤血脉所侵,而引发丹劫。丹劫会造成碎丹,一旦金丹碎裂,那便是永远无法修补的遗憾。金丹修士会因此而掉落境界,轻则留在假丹期,重则灵根尽毁,尚且不如凡人。

    而比丹劫碎丹更可怕的就是“爆丹”。所谓爆丹就是金丹修士利用秘法,自爆金丹,与对方同归于尽的一种攻击手段。

    爆丹的可怕之处在于,哪怕是金丹大圆满的老祖,一旦被金丹初期的修士缠住爆丹,无法动用秘法逃遁的情况下,也会被爆丹之威力伤及金丹,甚至与其一同陨落当场。

    不过,也正是有了爆丹的威胁,七大宗门之间才能达成某种微妙的平衡。这种平衡,就有点像殷勤前世地球上的那些拥有大杀器的大国之间的关系,大家都有与对方同归于尽的能力,实力特别强大的一方,才不会肆无忌惮地对待实力稍逊的一方。

    此刻,闵一行脸色的诡异笑容,就让云裳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云裳的心中也是诧异,若是换作她,斗不过金丹剑修,为保山门拼个鱼死网破还算情有可原。

    对方可是铸剑谷成名几百年的金丹老祖,修行到了这个境地,道心之坚固毋庸置疑,哪怕损失了剑丸,身处险境,以他的底蕴,也不应该没有保命逃遁的手段啊?

    除非......云裳心中一寒,除非此人身上患有无法治愈之暗疾!想通了此点,许多之前想不通的疑点便有了答案。

    殷勤那小子血脉再强,秘法再多,也万万没有将一位金丹老祖的剑丸扑下的道理!回想自身,哪怕已经进阶金丹二级,与对方之差距也是相当巨大的。可结果,她不但从对方的剑丸三击之下强势进击,还在近身肉搏中占尽了上风。

    上面种种迹象,只能说明对方的修为已经不是他原有的水平,受伤也罢,暗疾也好,云裳估计这位名震蛮荒的金丹剑修,此刻的水准也就比她强些有限。正因如此,才会被她与殷勤算计,落得如此狼狈。

    脑海中闪过种种念头,云裳陷入了两难。爆丹的威力虽然极其可怕,却也有个极大的缺点,那就是需要五息以上的准备时间,远远不如施放法器那般迅速方便。

    闵一行的剑丸被殷勤扣下,失去了他快似闪电的遁速,云裳有把握在对方引爆金丹之前逃离出杀伤的范围。

    但是,殷勤怎么办?若不是他压制住闵一行的剑丸,云裳在劫难逃。..

    闵一行似乎看出云裳的犹豫,眼中闪过一抹嘲笑的神色,既是大道成空的自嘲,也是对与花云裳优柔寡断的讥讽。为了大道,斩断情缘是应当则分之事,他想不通一个金丹老祖,竟会如此婆妈!

    “他要爆丹,你俩快逃!”云裳一咬牙,小崩拳绵绵不绝,向着闵一行攻去。她的盘算是通过一番狂攻,尽量拖延闵一行爆丹的时刻。

    殷勤的铜翅巨鹰尚有余力尽可以施展虚空遁法,庞大尼的飞遁法器也颇为神奇,只要能将闵一行爆丹的时刻拖延上五、六息,这俩个小家伙就有可能逃出生天。

    至于是否真能拖延得住,云裳却是不去想,道法无多,任运而行。云裳不知道自己能否躲过爆丹这一劫,却晓得她险险避过了一场极其险恶却又毫无征兆的心劫。

    刚刚那一刻,对她来说也是极险,若是狠心逃了,以她的心性,怎会没有心结?日后必会受到心魔所侵,道基算是毁了。

    闵一行眼中闪过复杂的颜色,不知是因为云裳躲过了心劫而可惜,还是因为这个刚刚进阶金丹的天才女修即将随他身殒道消而叹息,或许还有几分无力抗争天道的不甘。

    他知道,花云裳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她虽然躲过了心劫,却无法躲过丹劫,因为早在他面露笑容的那一刹,体内一道孕养了三百年的精纯灵力已经朝着那颗带着一丝裂痕的金丹冲击过去。

    也罢,这一世道缘已尽!闵一行忽然放低了双手,微笑着看着云裳,神情仿佛在对着一位来访的道友。

    云裳打个激灵,拳势为之一滞,她知道,此时此刻一切俱已迟了。

    三、二、一,云裳忽然回过头,看向殷勤倒地的方向。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