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裳见状,心中更是焦急,伸手在殷勤怀里摸了两把,只掏出来几瓶普通的丹药,以及两卷花以绘有奇怪图腾花样的兽皮卷子。她忽然想起殷勤有个空间类的法器,忙抓起他的右手,指头上面光溜溜的,并不见乾坤戒,云裳心道:“他的乾坤戒应该是套在左手上,被闵一行砍了下去。”

    云裳正要去唤庞大尼,感觉小手一紧,被殷勤的大手反过来使劲儿扣住了。她微微一愣,以为这是殷勤受不了血脉冲击的痛苦下意识的动作,她用力将殷勤的手扳回去,却见殷勤瞪着眼睛,口里呜哩呜涂地不知说些什么。

    “你的血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云裳吓了一跳,心道,这小子的血脉到底出了什么差错?看他的样子不会是要承受不住血脉的翻涌之力,要爆体了吧?

    云裳试了几次想通过神识与殷勤沟通,却都没有回应,急得付耳过去道:“你说什么......唔.......”

    云裳刚刚凑近殷勤的嘴巴,竟被他用力一揽,拉入了怀中,还没等她明白过来,小嘴便被殷勤滚烫的嘴唇堵住了。

    按理说,以她金丹期的修为,本不会发生如此意外。

    一来,云裳此刻也处于灵力极度透支的状态,一身法力几乎被那道火云龙纹的道法榨干了,二来,殷勤体内的血符之力尚未全完消退,加之龙髓催发出大量的精血,一身蛮力几乎与妖王相当。

    云裳被他揽了个措手不及,连挣扎的力量都使不出来,就被他强行堵住了嘴巴。

    鼻腔里满是男人滚烫的气息,让云裳的心神一荡,这与上次在寒潭边上金丹淬血的情形又大不相同。那一次是一切尽在云裳的掌握之中,虽然那小子最后舌头有点小动作,也马上被她狠狠地撞了一头。

    可这一次,云裳却是完完全全地被殷勤偷袭了,心里上和身体上都没有一点准备。没有了金丹老祖的气势加持,云裳就与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没什么两样,糊里糊涂地便那臭小子撬开了唇瓣。

    云裳直至此时,神智才稍微清醒一些,她用力在殷勤的胸膛上推了一把,口中却忽然一阵腥甜滚烫,一股浓郁至极的精血竟然从殷勤的嘴里渡了过来。

    “老祖救我!”殷勤此刻觉得身体就像个充满了气,随时会爆炸的气球,被云裳用力压出一股憋在胸腔里的精血,感觉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他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忙向云裳传过一缕神识求助。

    云裳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个?她羞怒交加地正想给殷勤来一记狠的,收到他的神识传念,紧绷的身体方才稍微松驰了许多。

    下一刻,云裳便感觉到了殷勤渡来那股精血的好处。

    开始时,那股精血宛如一条暴躁的狂龙,在云裳的体内横冲直撞,但马上一条冰寒火蛇便从殷勤那边追了过来,随着冰寒火蛇之后,是另一股纯阳凝重的血气,片刻的功夫,那股不受控制的精血便被这两股血气吞食殆尽。

    两道血气一冷一热,意犹未尽地在云裳体内游走一圈儿,紧接着一股无比精纯的祖气就在她的体内升腾而起。

    这是地元祖气,不是灵气!

    云裳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之下,竟然反手搂住了殷勤的脖子。少女的娇羞早被这修炼狂人丢到脑后,老祖的气势也在瞬间归位。

    殷勤正努力将体内淤积的精血往上顶,忽然觉得口中多了一条香甜滑腻的小蛇,他微微一愣,感觉被那小蛇缠住了,紧接着脑海中便响起云裳老祖充满威压的吩咐:“给我!”

    啥?!殷勤呆住了,脑子里全是不雅的念头,他小心翼翼地传过一缕神念:“老祖想要什么?”

    “把你淤积的精血尽量渡给我!”云裳刚才欢喜得有些语无伦次,现在总算说了句明白话。

    心头忽然升起一股警兆,殷勤知道那是闵一行即将去而复返,他不敢想别的,提起一股气血,将体内的大量精血一股脑地送入云裳的口中。

    庞大尼提着两截断臂屁颠屁颠地跑回来时,被眼前这一幕彻底惊呆了!啪嗒,殷主任的两截断臂掉落在地上,庞大尼却浑然不觉,她用力揉了揉眼睛。没看错,那个被花云裳压在地上的倒霉蛋儿就是殷勤。

    庞大尼呆了半晌,才惊魂未定地揉了揉心口,暗道:“真是好险,幸亏小爷有先见之明,早一步从暖云阁逃出来了。殷主任可是惨了,这是被花云裳强行当作了她的鼎炉啊!”

    “波!”紧紧贴在一起的四片唇瓣总算分开了,云裳老祖心满意足地抹了一下嘴巴,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臭小子这一身的精血真的好补啊!日后出去猎杀妖兽,一定要带上这臭小子!无论擒杀妖兽时损耗了多大的灵力,只要让这小子吞几口妖兽精血,然后反哺给我,哈!岂不是等于带了一枚可以活动的极品灵石?

    阿蛮那小东西血脉还太弱,以至于云裳从来没有享受过灵兽反哺的好处,好在她的精血与殷勤紧密相连,此刻总算知道万兽谷万年传承,为何特别重视伴修“灵兽”了。刚刚与殷勤一番气血交融,说句俗的,比那些搞双修弄鼎炉的,还要来得“滋补”!

    不过下一刻,云裳老祖的秀眉便皱了起来,她俏脸一板,将腰间的大手拍了下去。回去再好好教他规矩,老祖的腰肢也是随便揽的吗?

    “老祖请收敛,注意你的态度!”脑海中传来殷勤的提示,“请老祖诈伤诱敌!”

    殷主任传完这股意念,眼睛忽然翻白,脑袋一歪,“晕死”过去。

    臭小子,倒真能装!云裳心中暗笑,从殷勤身子上跨步下来的时候,脸色却已经惨白如纸,一副重伤未愈的样子。

    又担心庞大尼露馅儿,云裳往旁边瞟了一眼,却发现庞大尼比她装的还想,不但满脸冷汗,面色惨白,浑身的胖肉也抖个不停。云裳心道:这妮子,倒颇有几分戏子的天赋呢,演像模像样,跟真事儿一样。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