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翎真人彻底愣住了,铸剑谷近几十年来的确低调很多,门人弟子极少出现在蛮荒之上。X23US.COM更新最快不过铸剑谷的行事本来就很低调,又与万兽谷距离十分遥远,宗门上下对其动向的关注远不如对仓山书院甚至武朝来的密切。

    武青衫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手掌在红彤彤的火炉上虚按一下,上面熊熊的火苗弱了一颗红豆大小。他轻哼两声,继续道:“铸剑谷在七宗的位子排得太高了,一群榆木疙瘩凑在一起,只知一味从直中取,不屑从曲中求,美其名曰无染剑心,孰不知错将剑心当作了道心,舍本逐末。”

    铁翎真人默然不语,不知道武青衫此番感慨从何而来。

    武青衫也不解释,转而说起陈年旧事道:“天机子离开万兽谷有几百年了吧,听说他是与怒蛟真人不睦,才辞了客卿之职?”

    铁翎真人摇头道:“天机上人离开宗门之时,我尚在冲击金丹,闭了死关,待我金丹成就,出关之际,上人已经离开宗门。至于外间所传他与怒蛟上人不睦,纯属无稽之谈。”

    武青衫悠悠地道:“现在想想,当年若真是万兽谷容不下天机子,以至于他翻脸走人,也是个不错的局面。”

    铁翎真人想到几百年来,有关天机子下落的某个传言,心中一紧,试探道:“天机子自从离开我万兽谷,就再无只言片语往来,这与翻脸无情也差不多吧?”

    武青衫点点头道:“这样最好。”说罢又长叹一口气道,“说白了,都是些几千年的烂帐,当事之人早都化作尘土。莫说你我,就连当今也对那笔旧账没有什么追下去的兴趣。”

    铁翎真人沉吟良久道:“时隔三千年,就连当今都已经是隔辈人了,所谓的正朔之争早就没了意义。不过,当今虽然无意追究当年之事,但某些人却必须要旧事重提,否则的话......”

    “否则那千年老二的地位就不保了么?”武青衫怪笑着接过话头道,“铸剑谷那帮子,成天把剑心通明四个字挂在嘴边,不但道心要纯粹,剑心也要纯粹。结果呢?几条旁氏的漏网之鱼,被他们追杀了三千年,还没有杀干净,要我说,这纯粹二字,不提也罢。”

    “都说养虎为患,可有时想要为患也得养虎不是?”铁翎真人声音低沉,幽幽地道。

    武青衫摆摆手:“算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他的目光转向野狼镇的方向,良久才悠哉悠哉地道,“我看你那小师妹到是能斗的紧呢。”

    。。。。。。

    带着紫色雷纹的红云依旧在天边滚动,洒下一条条紫亮的火龙。云裳暗叹,她的道行还不足以将火云龙纹之威能发挥到最大,闵一行既然能够硬抗三下雷劈,后面的紫雷火龙威力只会越来越小,待到云中所藏的雷霆之力消失殆尽,那闵一行保不准会卷土重来。

    只不过现在不是顾及闵一行杀回马枪的时候,她的殷大真传还趴在地上吃土呢!云裳对她这位真传弟子的惹祸能力,也真是无言了,这才下山几天啊?就被铸剑谷的金丹老祖追着屁股杀!那闵一行身为铸剑谷排名前几的老牌金丹剑修,连掌教师兄都忌惮他三分,真不知道殷勤怎会惹来这个杀星?

    庞大尼在闵一行被火云龙纹轰走的第一时间就降下在殷勤身边,她倒是不惜灵药,掰开殷勤的嘴巴,各种丹丸灵药一把一把地往里灌。

    云裳皱起眉头,知道祸头还在这胖大妮的身上,此刻不是追责的时候,她将庞大尼扒拉到一边,见殷勤被她一通折腾,脸颊竟然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云裳吓了一跳,她原以为殷勤应该是血气亏损严重,哪知看他的脸色竟然是血脉翻涌,脱离掌控之征兆。

    云裳若是知道殷勤之前连着喝了好几瓶龙髓,就不会有此惊讶。殷勤这也是头一次在实战中使用龙髓,他还是按照之前服用赤龙丹的经验使用龙髓。哪知龙髓的劲儿哪里是赤龙丹可以比的?

    即便以他越级催动血符也最多补充两瓶龙髓就足够了,他一口气吞了七瓶龙髓,初时还感觉不到效用。待到被闵一行斩落尘埃,跟地上趴了半日,龙髓的药力方才完全释放出来。

    殷勤一方面灵气被剑丸所斩大量流失,另一方面体内因为龙髓而补充的大量精血却又无法被玄武血脉立即吸收,导致精血翻涌无法控制。

    云裳先检查殷勤右胸的伤势,只有片刻的功夫,被剑丸洞穿的碗口的伤口已经在不灭灵气的作用下,开始弥合,虽然看起来血肉模糊挺人的样子,其实已无大碍。

    倒是他的一条左臂被先后切成两截,伤势不重,想要恢复却也有些麻烦。云裳见庞大尼在一旁傻杵着,便吩咐她去将那两截断臂捡回来收好,现在也没法帮他接上。

    殷勤的脸色越来越红,双眼尽赤更是仿佛能够滴出血来。云裳对这种血脉上的不调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好在殷勤本身的玄武血脉就是个特别耐啪的,云裳此时还不太担心,心道:若能扛过今日一劫,最多以古法再淬炼他一次,血脉上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检查完殷勤的状况,云裳的额头也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刚刚强行施法,本身的灵力损耗也是相当巨大。手上虽然早就扣了一块灵石,想要迅速恢复灵力却也要一段时间。倒是那闵一行看似被雷劈的挺惨,若是应对得当最多受些皮外伤,等他躲过火云龙纹的追击卷土重来的时候,云裳的胜算并不高。

    眼下逃也不是办法,能逃到哪里去?万一那闵一行杀入山门,那就是一场灭门之灾,金丹老祖不是孤家寡人,面对这种挑衅,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云裳想起殷勤身上应该还有特制的小玉露丸,让他取些出来。殷勤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神智已经被血脉冲击得不太清醒了,他的嘴唇动了动,不知说些什么。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