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一行刚才若是放弃攻击殷勤,还有机会在云裳聚气成雷之前逃出攻击圈外。此刻,殷勤虽然被他重创濒死,他自己却也被火云龙纹锁定,只见云团中电光闪烁,一道亮紫色的火龙突地从云团中窜出来,朝着闵一行蹿去。

    剑修的速度极快,闵一行指尖一转,那颗翠绿剑丸化作一抹青影,眨眼就到了百丈余外。

    普通修士无法做到身剑合一,剑遁时是踏着法剑走。筑基剑修所谓身剑合一,是身随剑走,身体与剑丸之间仿佛有一种强大磁性,剑丸所至,只需将身子放轻,便能被其“吸引”过去。

    剑修到了金丹期,剑丸脱离身体所行的距离更远,虽然还做不到杀人与千里之外,但剑丸脱离身体飞个百十里还是没问题的,此时又有一种神通,宛如虚空横渡,剑丸所到之处,身子也能瞬间移至。

    除非对手也会空间类的瞬移道法,寻常修士根本无法与剑修比遁速。

    闵一行眼看火云将至,他的身子一个闪烁,便随着剑丸到了百丈之外。不过,亮紫火龙的速度更快,闵一行刚在远处显出一抹虚影,便被那亮紫色的火龙如同鞭子一般抽出好远。

    闵一行闷哼一声,剑丸嗖地破空而走,身形也随之再次闪烁不见。说也奇怪,天空那团红云,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无论闵一行如何闪烁飞遁,竟然总能追着他,一道道紫雷火龙从云中抽打而下。

    闵一行开始还能咬牙坚持,连着被抽了三“鞭”,脸上终于变了颜色,厉啸一声,朝着蛮荒深处疾遁而走。

    云裳望着他的身影在天边缩成一个小点儿,最后一闪消失不见,脸上没有丝毫轻松的表情。火云龙纹作为万兽谷三大秘传的杀伐道法虽然威力无边,却对灵力要求极高,需得到了金丹中期才能勉强使用,金丹后期才能运用自如。

    她虽强行祭出这一大杀器,终因灵力不足,难以将其威力发挥至极致,否则的话,哪容闵一行遁走天边?金丹中期的修士,只需三“鞭”,就能抽得他魂飞魄散,金丹尽碎。

    同一时刻,仓山郡城之的修士山庄,将近三千丈高的峰顶上终日白雪皑皑,罡风如刀。若是凡人攀登至此,坚持不了半炷香的时间就会被冻成冰坨坨,被封顶的罡风卷落山崖。

    峰顶的面积不大,只有百丈方圆,其正中央的位置上却有一眼碧水温泉,峰顶虽然寒冷无比,这眼温泉却是水流不断,被白蒙蒙的一片雾气所笼罩。

    碧泉的边上,有一丈许见方的茅屋,屋中不见床铺桌椅,只有几块蒲草所编的蒲团置于地上,除此之外,便是屋子角落中的一个红彤彤的小火炉。炉上烧着一个小铜壶,壶嘴里发出呜呜的哨音,提醒着壶中的水已经烧开了。

    一个满头鹤法的老者盘膝守在炉边,笑呵呵地对站在门口处的中年修士道:“曹真人难得赏光来到我这草棚,灵茶都没喝上一口,怎就急着要走?”

    铁翎真人感受着老者身上缓缓散发出来的威压之意,面色不变道:“事已至此,曹某只想听武真人一句实话。”

    “曹真人想知道什么,青衫一定知无不言。”鹤法老者提起水壶,将水倒入地上的一个小茶壶中,然后一边以滚水烫洗茶碗,一边略带歉意道,“这茶虽然不错,可惜我这山上的水虽然滚了,却不开,难以将茶香尽数逼出。”

    “茶香尽出,也就没有余韵。”铁翎真人忽然想通了一般,回来坐到炉边,拿起武青衫斟好的一杯茶,抿了一口,赞道,“九幽雨前原本生于温热的山谷之中,被武真人以山巅雪水煮过,果然另有一番滋味。”

    武青衫呵呵笑道:“铁翎真人不急着走了?”

    “急也无用。”铁翎真人一字一句道:“我万兽谷虽然位列七宗,不过是用来凑数的。”

    越是高阶修士之间的斗法,就越容易出现一招甚至几招就能分出的情形。铁翎真人虽然感应到了铸剑谷金丹的存在,却也是鞭长莫及,且不说武青衫会不会出手相阻,即便现在以最快的速度遁去,最少也要半炷香的功夫,怕是胜负生死早就分出来了。他说这话绵里藏针,言外之意倘若云裳出了什么意外,万兽谷哪怕从七宗除名,也要与铸剑谷拼个鱼死网破。

    “我这仓山郡王又何尝不是填数的?”武青衫感概道:“曹阵人的话,还没有问呢。”

    铁翎真人摇头道:“问了又有何用?铸剑谷的金丹大能既然不远万里,过来指教我这小小的万兽谷,我们也只能竭尽所能奉陪到底了。”

    铁翎真人不问,武青衫反而解释道:“曹真人能想通这一点就好,实话说与曹真人,我今日邀道友上山饮茶,就是怕曹真人关己心切,做出授人以柄的事情来。咱们蛮荒自古的规矩,金丹之间的斗法切磋,最紧要的两个字就是‘公平’。旁人若是插手,那就不是两个金丹之间的私事,而成了两大宗门之间事情。兽潮将至,无论是我这个郡王,还是远在皇都的帝兄都不想看到大仓山因此而乱起来。”

    “公平?!”铁翎真人冷笑道:“那闵一行进阶金丹有三百年了吧?云裳进阶金丹不过三年。闵一行在铸剑谷十大金丹中排名前三,事先也没有任何知会,这也叫公平?”

    武青衫道:“闵一行的修为虽然已经到了金丹后期,不过他身上也带着伤,与花狸老祖斗法也算不上占了多大的便宜。”

    “闵一行伤了?”铁翎真人微微一愣,想不通武青衫为何将铸剑谷如此隐秘的情报随口告诉他。

    武青衫又为铁翎真人斟满一杯灵茶道:“不但他伤了,铸剑谷十大金丹,更是陨落过半,就连铸剑谷的两大元婴也都因伤而闭关将养,若说铸剑谷此时之实力,未见得就比万兽谷强到哪去。”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