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翅巨鹰厉叫一声,身形微侧,将一边翅膀让与剑意锋刃,空中蓬地一声,无数血滴下雨般落下,而巨鹰的另一只大翅卷起十枚黑色小珠朝着那青影之后的空间飞射而去。

    空中传来一连串炸雷般的巨响,十枚霹雳珠在空中接连引爆。

    那道剑意锋刃也随之一个模糊,终于显回原形,是枚翠绿剑丸。随之,一个高瘦金丹的身影在百丈外显出真身,他伸手一招,那枚翠绿剑丸便悄无声息地漂浮于他身前三尺之处。

    “噗通”空中那个断了半条胳膊的家伙,如同断线风筝般地栽倒地上,高瘦金丹眼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

    那人应该只是个筑基期的小子吧?竟然能在他的必杀一击下逃得性命!不但如此,他还能以霹雳珠发动反击,硬生生将他蓄力一击的气势打停了下来!

    更让高瘦金丹想不通的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怎会施展出堪比金丹的血脉秘术?难道万兽谷对于妖兽血脉之道法,在这百十年中竟然有了如此大的突破?

    高瘦金丹从闵十九丧命之处开始蓄力,借着悲愤蓄出一股必杀之气,一路御剑而行气势逐步提升冲向顶点。

    金丹之上的老祖斗法,极少像炼气修士那般各种试探,修为到了金丹期,对上同阶的修士,只需一眼就能将对方的底细窥出七八成来,根本用不着试探。所谓的后发制人在绝大多数的金丹老祖来说,就更是个笑话,只有上来便杀招尽出,抢得先机才是金丹斗法的制胜真理。

    他原本是要用其雷霆一击对付花云裳的,只要再给他三五息的时间,一旦将杀伐剑意提到最高,他有八成把握能将金丹初期的花云裳一剑斩落。没想到,竟被一个筑基期的小子从半路杀出,十枚霹雳珠连环轰爆,将他好不容易蓄起来的气势生生打灭。

    也是他运气不好,他的剑丸乃是木属性的,最怕的是火攻,偏生霹雳珠就是火属性中最强力的一种法器,对他的剑意颇有克制的效果。

    殷勤背后巨鹰翅膀的虚影,已经模糊得几乎看不到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对方那一剑之威竟然如此恐怖。莫说是靠血脉之力强行提高了妖王期的水准,就算真有一头铜翅巨鹰也一样会被那一剑斩杀当场。

    他的一只手臂被剑锋所斩,饶是拥有号称能抗金丹之下全力一击的玉润之体,以及防御超强的玄龟血脉,在金丹剑修的锋刃之下也是毫无用处。殷勤的左臂齐肘而断,好在他的血脉还是强横,虽然身受重创,却马上凝住了创口,同时体内的不灭灵根开始加速施放地元祖气。

    刚刚那一剑的真正恐怖之处并非肉体上的创伤,而是断臂处的灵根被损毁,导致大量的灵力外泄。那枚翠绿的剑丸上,似乎拥有一种能够消融灵根的诡异力量,他虽然依靠血脉之力止住了精血外流,却没有办法阻挡灵气的大量外泄。

    殷勤一咬牙,手中飞剑一转,竟将那条只剩半截的手臂齐肩而断。他的血脉本来就因为激发血符而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之中,体内的灵气也所剩无几,这一剑下去,眼前便是一黑,差点晕厥过去。

    殷勤晃了晃脑袋,拼命地瞪着眼睛,强迫自己不能倒下,他努力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因为少了一臂根本无法掌握平衡,尝试两次,都是重重地跌倒在尘土里。

    高瘦金丹望着那个在血泊中挣扎的身影心中升起一股怒意:闵十九死于霹雳珠下,此人就是真凶了!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指尖一弹,翠绿色的剑丸宛如离弦之剑,朝着那筑基小子的心口悄无声息地疾射而去。

    “闵一行!”刚刚还远在天边的红点,眨眼的功夫就化作大片赤色云霞,蔓延了半个天际,云裳老祖暴怒的声音从一团红色的翻滚着的浓云中嗡然响起,伴随着她怒喝的,是云团里一道道紫金色的电纹。

    火云龙纹!被唤作闵一行的高瘦金丹,眼皮一跳,暗道:都说这新晋金丹的花狸老祖虽然是个女流之辈,却有擒龙斩妖的手段,战力在万兽谷五大金丹中并不后人。没想到这婆娘上来就摆开了拼命的架势,都说这火云龙纹乃是万兽谷宗门三大顶尖秘技之一的杀伐道法,一旦让她聚气成雷,那一击的威力堪比雷劫。

    就在闵一行被云裳的声势所摄,稍微分神的当空,殷勤背后的铜翅虚影忽然闪烁一下,光影里一条浑身燃起暗黑火焰的腾蛇甩了个尾巴,殷勤的身影随之变得模糊。终归是血气亏损太多,腾蛇血脉虽然试图借用铜翅巨鹰的虚空闪烁的异能将殷勤瞬间移位,躲开攻击,最终却只是将他横移了几寸,翠绿剑丸噗地一下,便在他的右胸上穿了透明窟窿。

    殷勤闷哼一声,身子被巨大的冲力撞飞出三五丈远,又在地上连滚了数圈儿才最终像条死鱼般地趴在地上。他的身子忽然抽搐一下,一股鲜血从口鼻处喷了出来。他虽不能动弹,心里却清楚的很,殷勤一边努力调动血脉,封堵被洞穿的伤口,一边暗自苦笑:果然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刚刚轰杀了一个剑修,就又被人暴揍得亏了十几个“大姨妈”!

    “老匹夫!”云裳的速度根本挡不下闵一行的剑丸,只能眼睁睁看着殷勤被他一剑击溃,她的心头也像被针尖狠狠扎透一样,猛地一紧。她与殷勤一番金丹淬血,彼此间早已精血相连,殷勤的痛楚让她感同身受。云裳两眼痛红,宛如受伤的妖兽,双臂猛然一震,红云翻滚这带起阵阵雷鸣,轰隆隆地朝闵一行翻滚而去。

    云裳之所以不惜耗费全身的灵力,强行祭出火云龙纹这种对她来说还很吃力的道法,就是想要攻其必救。要知道,这火云龙纹一旦聚气成雷,那就会如影相随地一直追着对手,直到将其中蕴含的雷霆之力全都劈光为止。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