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剑修的剑胎并非真有一个血肉生成的胎宫,所谓剑胎其实是一个比喻的说法。真正的剑胎是指识海中孕育剑意的一缕执念,当初燕自然被殷勤喋血冲关之举,坏了剑胎,其实就是心生嗔怒,染污了那缕执念。

    剑修是通过剑丸将不可捉摸的识海与可以操控的灵根联系起来,一旦识海中的剑意出了毛病,必然会引发引发体内的血气反攻灵根,进而伤及灵根,严重的还会损伤道基。

    正因为剑意或者执念如此重要,剑修才会非常注重心性之磨练,用许多剑修老参的话说,想得剑光寒,需得将心肠当作磨刀石来用。

    闵十九的心肠够硬,却也被殷勤一把撒出五枚飞剑的阵势搅得识海翻腾,幸亏他的剑丸修到了小金丹的境界,能够连挡四柄飞剑,换个修为稍差的剑修,能挡下三枚飞剑都算幸运。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竟然能够同时祭出五行飞剑?!闵十九心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对面那人“哈”地一声,竟然又是五柄飞剑,宛如梅花五瓣,朝着他急掠而来。

    闵十九瞳孔一缩,习惯性地喝了句“来的好”!他的指尖一转,叮地一下,剑丸再度荡开一柄飞剑,紧接着噗、噗、噗、噗,身上就出现了四个透明的血窟窿。

    下一刻,那个浑身冒血的人影,忽然越缩越小,最后缩成一颗灰白色渗着血丝的小球,跌落尘埃。身为剑修,一身修为全在剑上,极少携带其他的法宝灵符,闵十九在生死关头,调动保命的秘法,以剑丸当作替身挡住了殷勤的第二哈。

    剑修的剑丸虽然不比金丹修士的金丹来的坚固,却也不是殷勤那种大陆货色的飞剑能够损毁的。闵十九以李代桃僵的剑修秘法,用剑丸替自己的挡下一劫,剑丸表面虽然完整无缺,其中蕴藏的闵十九的心头精血,却损失了不少。

    闵十九心中大悔,没成想那胖子同行之人竟然是个扮猪吃虎的高手!他虽然感应出殷勤的修为只是筑基初期,哪想得到这货竟然每条灵根全都修炼到了筑基期的水准,更想不到这货暴起偷袭,竟然上来就撒出十枚飞剑,被他杀了措手不及。

    殷勤这边也是心中打鼓,一下子丢出去十柄飞剑,对面那剑修竟然只受了点轻伤,都说剑修难缠,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好容易占了先手,就绝对不能给对方缓过气儿的机会,殷勤双手连扬,一把扔出三枚霹雳珠,另一只手已经摸出了一张保命的血符。他原本的计划是单发的,既然对上的是个剑修,殷勤临时加强火力,改成“散弹”了。

    闵十九刚刚收回剑丸,尚未来得及检查其受损的情况,就见对面又成品字形飞来三个黑漆漆的小球,其速度竟然不比飞剑慢多少。

    剑丸?!闵十九的剑丸受损,连带着心神意识也有点蒙登,他被殷勤十柄飞剑扎得胆寒,下意识地就认为那三枚霹雳珠是剑丸。不过剑丸这东西可没有多发的,剑修一生只能同时祭炼一枚剑丸,像眼前这种同时发出三枚的,倒也是剑修斗法的一种战术,其中必是两假一真,让人无法猜透真正的攻击点。

    对付这种战术,诀窍就是要快,只要剑丸够快,莫说三枚,就是五枚八枚照样可以各个击破。

    要知道剑丸的速度是远远大于普通暗器的速度,对方既然采用迷惑战术,就要牺牲剑丸的速度,否则的话,一枚真剑丸飞在前头,后面缀着两枚假丸,岂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可是自家的剑丸受损严重,再度祭出的话,怕是要花很久才能恢复如初。闵十九稍微犹豫的功夫,三枚小珠已经到了他身前两丈多元的地方,他将心一横,指尖往前一弹。

    轰隆一声巨响,宛如平地惊雷。

    “我艹!”殷主任骂了一声,被一股巨力撞出七八丈远,在空中翻了半圈,最后平拍在地上。

    庞大尼都已经跑出了将近百丈的距离,虽然躲过了冲击波,骑着的龙马却被这声巨响惊得希律一声嘶叫,身子直立而起。庞大尼正跟那小坎肩较劲,被那巨响震得发懵,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龙马掀到了地上。

    这霹雳珠的杀伤力可是比手雷还牛逼啊!殷主任一边往外啐土,一边挣扎着抬起头,眼前一片平坦,哪里还有那剑修的影子?

    死了?还是用秘法逃脱了?殷勤爬起来,顾不得拍打身上的泥土,手中紧紧握着那张血符,保持着随时激发的状态,然后小心翼翼地往不远处,往外冒着青烟的巨大土坑挪动脚步。

    他走到一半,感觉脚下踩了个硬物,低头一看,是颗灰白色的与霹雳珠大小仿佛的珠子。

    这东西难道就是那货的剑丸?殷勤斗法时只见一抹灰光,虽然看不到剑丸的真容,对其颜色还是熟悉的。

    不知道能否重新炼化了卖钱?殷勤俯身拾起灰球,感觉入手极沉,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小珠,竟然比殷铁山那个混天锤的锤柄还沉!

    估计是个好东西!打造剑丸的材料,根据修士灵根属性的不同而有很大区别,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无论哪种属性的剑丸,其材料都是精金级别的。

    不过如此轻松就将对方拿下,让殷勤有点不太适应,对方最少也是筑基后期的修士,又是个剑修,估计燕自然在其手下都走不了几招。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被自己个坑杀了?殷勤总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儿,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受虐的倾向,以前被人痛殴的次数太多,以至于不敢相信幸福了!

    他正准备用幽炎识念查探一下小珠的情形,身后忽然传来庞大尼叫喊声:“殷勤,别磨磨蹭蹭的,我感觉不好,你赶快过来帮我把这个坎肩穿上!”

    殷勤扭回头,见庞大尼两手高高举起,插在一件小坎肩里,怎么努力,也放不下来,忍不住笑道:“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蛋!你太胖了穿不进去,只能把坎肩从前往后套进去,当个兜兜吧。”..

    庞大尼喜道:“兜兜也行,我怎没想到这法子,只要能飞就行!”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