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觉得庞大尼的话中信息量颇大,正要仔细问问,心头却猛地一紧,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危险感觉使得他体内的两股血脉在瞬间奔涌起来。这是他玄龟血脉天生的对于危险的预知能力。

    在他进阶之前,常能做些奇怪的有预兆的梦,不过这些梦境是否真是预兆却又真真假假无从分辨。而且即便是真是预兆,何时应验又说不清楚,殷勤后来干脆不去想它,觉得太过相信预兆,只会徒生烦恼,没有半点好处。

    待到他血脉进阶二级之后,这种怪梦反而少了,尤其是筑基之后,血脉被云裳以金丹淬炼过后,几乎再也没有做过怪梦。与此同时,那种身具强大血脉的妖兽所特有的对于危险的预知能力,反而在殷勤身上觉醒了。

    殷勤为这个新的能力欢欣鼓舞,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无论他如何努力,一点也感应不到来自云裳老祖的危险。说句让人丧气的话,女人心虽然是海底针很难捉摸,但至少还有生理期啥的可以作为参考,可云裳老祖的赤龙都斩了一百多年了,啥时心情不好要啪啪他,只能靠猜,根本无迹可寻。..

    就在殷勤将血脉与灵力全都提到了警戒状态的同时,庞大尼也忽然坐了个针垫儿一样,胖身子在马鞍上突然一颠,她下意识地往后面来了一记黑肘,脸色苍白道:“你快下马,我得逃了!”

    按说殷勤身为筑基修士,哪会被庞大尼一肘怼下马去?不料,他却真的惨呼一声,身子一歪真的摔了下去。

    庞大尼好像受惊的小肥鹿,根本顾不上看他一眼,双腿用力夹下龙马的肚子,那龙马希律一声,箭一般地向前窜了出去。

    龙马全速奔行,相当于炼气大圆满全速在草上飞掠的速度,却要比炼气修士的耐力长很多,可以保持这个速度狂奔上三五时辰而不必停歇。

    问题是这个速度还是太慢了,庞大尼一边策马急奔,一边在怀里乱掏。这货怀里肯定是有件空间类的法器的,之前那架飞舟就是从怀里掏出来的。不过此时用飞舟是肯定来不及了,更让人抓狂的是,这货那空间法器中也不知道塞了多少零嘴吃食。庞大尼连着抓了两把,掏出来的全是果脯肉干!

    这也不能全怪她,主要是有了殷公子这跑腿儿的,指使他去买东西实在太方便了。

    庞大尼手忙脚乱地又抓了两把,总算从怀里掏出了她之前赖以脱身一件兽皮坎肩。

    此宝名为“雷火翅”,却是与传说取材于妖皇级别的雷火蝠身上那对薄薄的双翼,乃是天机子在金丹期赖以防身飞遁的一件至宝。

    不过此宝细看之下,又与当年天机子所有的那件有了几分变化,最显眼的就是脖领处多了个精金所造的铁环。

    庞大尼又从怀中摸出一块中级灵石,咔地一下卡入那铁环中,马上一抹暗红的光泽在雷火翅上游走盘桓,刚刚还不起眼的坎肩,已经充满了灵性。

    庞大尼套进一只胳膊,再套另一只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最近吃太多,又胖了两圈。原本这雷火翅就有点儿小,穿上就颇为费力,此刻心慌意乱之下,就更是套不进去。

    她这三折腾两折腾地套不上雷火翅,远处那片树林却仿佛擎天巨士以巨刃劈开一般,刷地一下,从中破开一条齐刷刷的通道,通道的尽头灰色的残影一闪而过,下一刻,一个身着补丁法袍的短发修士便出现在殷勤曾经躲藏过的那个大石边上。

    闵十九终于不用再凭借气息来感应那个被他苦苦追逐了五年的小崽子。

    虽然从无数人的口中,听说过这个挑剔刻薄的小胖子,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猎物”的样子。

    闵十九甚至心情好到开了一下小差:看来西荒与闽地之间的风俗差的还是挺大的,这两年他一直听人说,他追踪的是个小胖子,今日总算见到真人,这哪里是个小胖子?按照闽地的标准,那分明是个大胖子吗!

    被庞大尼随手别在腰间的定星盘此刻如同发了疯般地嗡嗡抖动,庞大尼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那是天机子雷火翅吧?闵十九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经过这些年的追杀他早就知道那个凡人崽子的根脚是在天机子身上。不过连天机子都已经伏诛,一个只会仗着他留下的一堆破烂逃命的小崽子又有何可怕的呢?

    闵十九觉得宗门是犯了一朝被蛇咬的心病,在天机子身上吃了大亏就连他的一个愚蠢后辈也忌惮起来。

    诛杀这胖子,不过是费些时间,一旦锁定了此人,哪用金丹老祖出手?闵十九手掌起处,一颗灰蒙蒙的剑丸便悬在胸前一尺之处。

    他心中虽然对那笨拙的胖子万般鄙视,下手时却绝不轻视。那人身上杂碎太多,万一还有天机子传下的护身法宝,离近了也是麻烦。剑修伤敌也用不着离近了,闵十九手指往那龙马奔行的方向一点,“去”字尚未出口,草丛中忽然暴起一个身影。

    等的就是你!正好被我这剑丸穿了糖葫芦吧!闵十九作为铸剑谷顶级的追踪高手,哪能不知道被他追踪的乃是两人?他心头冷哼,指尖一点,剑丸向着来人激射而去。

    叮!叮!叮!叮!空中急促地四声脆响,四柄飞剑被那剑丸接连碰飞,紧接着一声闷响,闵十九脸色一白,被漏网的一柄飞剑洞穿了小腹。

    他的灵根以土属性为主,剑丸的五行属性也是土,连着撞飞对方的四柄飞剑,却因为五行相克的原因无法挡住那柄木属性的飞剑。好在那柄飞剑的目标是他的小腹丹田,闵十九在千钧一发之际,身子稍微扭动,躲开了丹田气海。

    飞剑虽然洞穿了小腹,却不致命。许多人以为剑修的致命所在在于剑胎,甚至以为剑胎如同女人的胎宫一般,像孕育婴儿一般孕养着剑丸。基于这个误解,这些人就会认为杀伤剑修的最好方式,是摧毁其剑胎。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