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野狼镇出发,前往郡城的前两三百里路途大都比较平坦,莽荒牦牛撒开了欢儿地跑,踏出一片飞扬的尘土。

    殷主任随着队伍练习了一阵御剑低飞的技术,嫌在外面待着吃土,便收了道法。正好车队也到了半途休息的时候,他钻进专门为他准备的由两匹黄膘马拉着的软榻车内,说是要小憩一阵,嘱咐众人没事不要打搅。

    进了车子,殷勤扯掉身上的道袍,换了一身蛮荒散修常见的打扮,再运气换肤术将脸部身上肌肤的色泽全都染成黑不溜秋的颜色。

    自打晋级筑基以来,他的换肤术总算做到了收发由心,不会再将自己搞成白斑病人的癞样子。加之他用血脉调节肌肤的粗糙质感,比寻常的换肤术更加自然逼真。云裳给他的评价是,金丹以下几乎无法窥破,即便是金丹老祖也要存心检查才会窥出其中的异样。

    殷勤拾掇完毕,从车底的暗门偷偷钻入车下,见没人注意,稍微调整一下腰间的飞剑,灵力微微催动之下,便可以无声无息地贴着草皮潜行而走。

    鼻孔里弥漫着泥土与青草的气息,殷主任操纵着腰间的法剑,宛如一条在草皮上游走的蛇。几株翠绿的嫩草,宛如姑娘纤细柔软的指尖,俏皮地拂过他的下巴,草丛的深处时不时传来几声草虫儿的鸣叫。

    殷主任心中感慨,素质教育真是任重道远,奶奶的,等老子回峰以后,就得以老祖办的名义发个文,严格禁止在通往花狸峰的大路两边三十尺之内的地带,随地拉屎!

    他在草丛里钻行了一段距离,险险避过无数屎阵,终于进入一片小树林。殷勤这才直起身子,辨明了方向,朝着仓山郡城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装扮的是个蛮荒散修,而蛮荒里能够修至筑基期的散修,大都有些名头,不好冒充,他干脆放弃御剑,撒开丫子,像一头豹子般地在草丛与树林间穿行。

    随着距离野狼镇越来越远,殷勤稍微放出一丝丝的血脉威压之力,许多血脉等级较高的危险妖兽便会自动退避三舍。妖兽之间对于血脉的感知力,甚至比人族修士之间对于灵气的感知更为敏感。

    殷勤跑出三百多里,刚刚钻出一片松林,心头忽然闪过一丝警兆,他忙伏低了身子,向前急窜几步,闪身钻到一块斑驳山石的后面。

    过了大概半炷香的功夫,远处隐隐传来马蹄踏在碎石上的声音,仅仅几个呼吸,一匹青骢龙驹便出现在了松林的边缘。

    这个胖妮子,怎么如此不听话,竟然偷偷跟来了!殷勤看清龙马上那个手持定星盘的家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定星盘算得上追踪类的法器中,比较高档的一种,筑基期的修士只要被它锁定,就很难摆脱其追踪感应。

    不过,庞大尼似乎察觉到什么,钻出树林就收紧了缰绳,她也不过来,骑着龙马在原地转么么,一会看一眼手中的定星盘,一会儿又朝殷勤这边神情紧张地张望。

    “殷勤,我知道你躲在石头后面。”庞大尼纵马往前走了一小段距离,又站住了,然后朝着这边喊道,“你别想突然窜出来吓唬我!”

    下一刻,殷主任一脸铁青地从石头后面钻出来,一边扒拉掉头上的几片枯叶,一边冷声道:“老祖不是让你回山吗?为何要跟踪我?”

    庞大尼松开缰绳,骑着龙马缓缓靠过来,苦脸道:“我想了一路,我要退宗了!烦你回去告诉花云裳就好。”

    殷勤瞪眼道:“你是拿宗门当儿戏吗?想入就入,想退就退?”

    “我倒是不想退呢!”庞大尼根本不怕他的吓唬,撇嘴道:“可是架不住你三天两头就找个茬儿问我收钱,我入不起行了吧?”

    殷勤老脸一红,旋即正色道:“什么叫三天两头收你的钱?你上山时基础有多差,难道自己心里没数吗?你上山才几天,不但成功开脉,而且灵根进展神速,这都是宗门对你的培养栽培。”

    庞大尼无所谓道:“我又不缺灵药,就算没有宗门,也一样能开脉筑基。实话说与你吧,我上山本来是打算娶花云裳的,现在我改主意了。”

    殷勤见她又提这事,拿她实在没辙,想将她轰回去,又担心她半途跑了,想来想去只有招呼她过来,也翻身上了龙马,准备趁着路上这点时间,对她进行一番苦口婆心的思想教育。

    “你刚才说连灵石都交不起了?”殷勤坐在庞大尼的身后,看着她微微垂头,沉默不语,心中忽然有些不忍,柔声问道,“感觉修道有压力了?”

    庞大尼摇摇头道:“其实也不是交不起,只是我身上的灵石带的不足数了,我是怕你又让我凑灵石,想着到郡城换些灵石。”

    “换灵石?”殷勤一时没明白庞大尼的意思。

    庞大尼叹气道:“野狼镇这边的炼器铺面出价太低,我的一颗吞云珠只换了二十枚中级灵石,还不如我在别处卖的一半。”

    殷勤眼皮一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道:“你把吞云珠卖了?卖给谁了?哪家那么黑心,才给了你二十枚中级灵石?”

    庞大尼不耐烦道:“你问这么多干嘛?那珠子又丑又没用,卖了就卖了呗。”

    殷勤气得恨不得给这败家孩子一巴掌,可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手臂抬起又放下,耐住了性子问道:“你若缺灵石,就与我说,何苦去受那些家伙的盘剥?”

    庞大尼没说话,却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殷勤,这个举动让他脸皮发烫,这孩子若不是遇到他,还真不至于三天两头卖家当。

    不过,庞大尼似乎没有察觉到殷勤的窘迫,她转回头,声音里透着沮丧道:“其实我在宗门待的挺开心的,不是因为花云裳,也不是因为你总骗我的灵石,而是因为、因为我的定星盘告诉我,再不走就逃不掉了!”

    殷勤被她随口揭了老底,正要辩驳,可听她后面一句,虽然有点乱,却也让他心中一沉。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