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宝全的感觉就像与人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斗法厮杀一般,浑身发软,他有气无力地摆手道:“不用麻烦,我没事,去给我倒杯水来。”

    伙计将信将疑地看他一眼,提着水壶为他斟满一杯灵茶。

    万宝全也不管茶水还滚烫着,端起杯子仰头灌下一大口,觉得惊魂稍定,口中还是发干,又让伙计添水。

    伙计连着给他斟了三大碗茶,万宝全这才感觉好受不少。他坐在那里发了一阵子呆,觉得此事当真蹊跷。

    他那个连襟虽然贪财,买卖上的事,却从来不会儿戏,这个铸剑谷的家伙,行为举止处处透着古怪,连店中的伙计都能看出不是个真正的买主,怎会领了老吴的名刺找上门来?

    万宝全越想越觉得情况不妙:不行,必须要尽快联系上老吴,问个明白!他吩咐伙计去取千里传音符,目光落在桌上那张名刺上,眼皮子忽然一跳,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他看见名刺上,老吴名字下方,有一个针尖大小的黑红色小点儿。

    名刺上怎会有血迹?万宝全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眉间便是一凉,紧接着两眼一片漆黑,软软地倒在地上。

    一道灰茫茫的剑气洞穿了万宝全的脑袋,又捎带着将刚刚走到门口的伙计的头颅穿了个洞,然后宛如一颗暗淡的流星,悄无声息地向着野狼城外飞掠而去。

    直到此时,密室中的禁制阵法才有了反应,一阵烟火雷霆,在狭窄的小屋内轰然响起。

    那道剑芒以灵力催动,的确是引爆了密室的禁制阵法,甚至连野狼镇城头的护城大阵也感应到了这股凌厉的剑意,就在那灰光窜出万源盛的同时,瞬间发动。

    一股磅礴浩大的深沉怒意在野狼镇上空庞然而至,一个金刚力士的法相刚刚凝结出半个身子,就又马上烟消云散了。没办法,野狼镇虽然天机子亲自设计督造的护城法阵,奈何消耗灵石太过巨大,除非发生兽潮之类的大灾祸,寻常日子都是在阵眼处塞颗中级灵石,仅仅维持它的感应力而已。

    那道灰光窜出城门,先是向南疾遁,眨眼间便飞出了人们的视线。紧接着一个转弯,朝着西方咻地飞走了。..

    闵十九蹲在野狼镇以西三百里处的一个岔路口,仔细检查地上的车辙与牲口的蹄印,他从地上捻起一搓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脸上浮现出不解的神色。

    远处一抹灰芒瞬息既至,闵十九伸手一招,灰芒隐于他的袍袖之中。他的脸上闪过一抹轻蔑的笑意,传言果然没错,野狼镇的护城大阵的确就是个摆设。

    闵十九舔了下干巴巴的嘴唇,他不喜欢蛮荒西部的干燥,以及随风而来遮天蔽日的黄土,虽然剑修更注重修心,心不随境转是最起码的要求,这种喜欢与不喜欢就仿佛是一种动物的本能,与心境没有关系。

    花狸峰应该一路向西才对,为何那小子在此折向北了?闵十九皱起眉头,并没有急着继续追踪,而是干脆找了棵大树,发了一条千里传音符出去,然后靠着树干坐下。他有的是耐心,他从坠星海开始追踪那小子,一路向西,已经跑了三十万里。

    闵十九的确是出身铸剑谷,万宝全并没有走眼,他的修为的确到了筑基大圆满,并且剑胎中的剑丸已经成就了小金丹。即便这样,他的修为在铸剑谷中的青年一代中也并非顶尖的三五人,因为他在上一次的宗门大比中排名第十九,为了时刻提醒这个耻辱,他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了闵十九。

    铸剑谷在七大宗门排名第三,弟子的数量比七杀门还要少些,连同外门弟子,也不过几百人。

    不过铸剑谷除了有元婴大能坐镇山门,门下十大金丹剑修,更是都有越级斩杀的能力,至于像闵十九这般拥有小金丹的筑基剑修,则有三十多人。许多人评价,若是按照绝对战力来评估一个宗门的话,铸剑谷与排名第二的指月山相差无几。

    闵十九在剑道上虽然不是最顶尖的高手,但他追踪猎杀的能力,却是铸剑谷同辈弟子中最为高超的一个,这也是他有底气去越级申请这个宗门挑战难度最大的猎杀任务的原因。

    闵十九刚刚从师尊手上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觉得很奇怪,因为按照宗门对这个任务的评级是金丹级。也就是说,宗门建议这个追杀任务,应该由金丹老祖出面接下。

    可当他仔细翻阅任务的详情时,发现他所要追杀的竟然是个没开脉的凡人小童。一个猎杀凡人小童的任务,竟然点名金丹老祖来执行!闵十九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不过当他继续往下看,看到那条紫金龙形的印记时,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印记代表着蛮皇武氏。

    有关蛮皇武氏的一切,在铸剑谷中都属于绝密中的绝密,任务只是给出了那个凡人小童零星线索,并没有具体解释此人与蛮皇武氏到底有何关系,接受任务的人不应该,更不能去刨根问底。

    闵十九带着那些零星线索上路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追就是整整五年,并且从坠星海畔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一直追到了这片陌生的荒原之上。

    这期间,他被那小童用种种秘法摆脱了十几次,尤其是最近这一回,在临渊城附近就再也寻不到那小子的半点气息。闵十九在临渊城耽搁了两个多月,总算在一家不起眼的售卖丹药的铺子中,找到了一丝线索。那小子在此出手了一瓶“梅雨凝香”,让他断了几十天的线索又续了上来。

    这一次方向指向了仓山郡城,这一次闵十九的运气终于来了,他在仓山郡城的四方街一带感应到了那小子的强烈的气息。经过一番细致的排查,他又从坊市的一家炼器阁中查到了那小子售卖的一件法器,虽然再次与那小子失之交臂,闵十九却信心十足,因为那小子售卖法器的间隔越来越短了。

    这说明,他已经与那小子越来越近了,并且那小子的日子怕是越来越难混了。他开始频繁出入各大炼器阁,以及丹药铺子,终于被他无意中听到了“吞云珠”三字,这可是那小子家门独有的法器。

    为免夜长梦多,闵十九跟踪那个筑基买家出了郡城,劫杀之于半途,然后拿着吴老的名刺,直接找上门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