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宝全目光扫过那张印着聚源盛老吴手章的名刺,眼皮一跳:来的好快!从郡城到野狼镇,筑基修士御剑飞行,大概要两三个时辰,而他接到千里传音不过一个时辰多点儿,难道这位买主是个剑修?

    万宝全顺着伙计指点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店门口,站着一个身着粗布法袍,满脸风霜的修士。X23US.COM更新最快看他的年纪应该在三十出头,个子不高,黑红干瘦的脸庞,不留发髻,而是剃了半寸长的短发,倒与那些在蛮荒里讨生活的散修有几分相像。不过他身上那件法袍,不但是最普通的粗布所制,上面还缝了不少补丁,比蛮荒散修还要来的寒酸。

    万宝全忍不住再次与伙计确认,持名刺的是否真是门口那人?

    不待伙计说话,那个布衣修士忽然朝这边看了一眼,万宝全被他目光扫过,竟然有种被人一剑洞穿的感觉。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心中已经肯定那个买主定然就是此人,而且此人八成就是个剑修。

    衣着寒酸,风霜满面,尤其是那半寸长的头发,让万宝全想到了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大宗门“铸剑谷”。

    武朝的皇都位于整个版图偏西偏北的一片广阔平原的中央地带,从仓山郡城去往皇都,有十万里之遥。从武朝皇城一路向东,直抵位于坠星海岸的铸剑谷,路途则要翻上一翻,将近二十万里。

    或许是路途太过遥远的原因,铸剑谷的修士极少出现在仓山一带。对于生长于大仓山的修士来说,一辈子也难得见到一位来自铸剑谷的修士。

    即便如此,铸剑谷能在七大宗门中排行第三,其门下弟子的一些特点还是为大家所熟知的。比如,铸剑谷的修士八成以上都是剑修,比如他们近乎自虐的苦行修炼,比如他们不留发髻的蛮人发式,比如他们能够洞穿人心的锐利眼神。

    万宝全压抑着心中的忐忑,他才不关心铸剑谷修士的特立独行,他只想知道,这个破衣烂衫的家伙,怀里是否揣了足够的灵石。

    他收拾起心情,快步从帐房里出来,走到大门口时,已经换做了满面春风的模样。万宝全笑呵呵地朝那人施礼寒暄,自我介绍一番,又问对方如何称呼?

    “我叫闵十九,吞云珠呢?”来人仿佛带了一张人皮面具,说话时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根本不与万宝全客套。

    这人肯定是铸剑谷的人了!铸剑谷所在之地,多山多水多奇虫,被世人称为闽地。许多铸剑谷的修士,号称沉浸剑道而忘情,抛弃俗家姓名不用,取闽字的谐音,以闵为姓。

    万宝全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到这边,才稍微放心,他可不想将吞云珠的事情嚷嚷的满城风雨,这里可是万兽谷的地界,而那天机子与万兽谷的渊源颇深,万一被万兽谷的某位大佬知道了此珠的存在,撒些灵石强要了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赶紧伸手将闵十九往后面让道:“道友既然是我那吴老哥哥介绍来的,就是我这小铺子的贵客,此处人多眼杂,可否请道友到后面小坐?我这就将东西给您取来?”

    闵十九点点头,随着万宝全从侧门出去,绕过一片假山竹林,来到店铺后间招待贵客的密室。凡是交易金额超过一枚中级灵石的买卖对于万源盛来说,都会被安排到这边谈。此处设有禁制阵法,不过万宝全怀疑,这套花费他十枚中级灵石请到铁翎峰武曲部的高手,打造的禁制阵法,能否制的住这位闵十九?

    万宝全也是筑基期的修士,可是与闵十九近距离地接触,却丝毫感应不到对方的灵力波动。除非对方是个凡人,亦或修为高过万宝全太多,才会出现此种情形。

    万宝全虽然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并且灵根以阴属性为主,虽然不擅长斗法,却天生对灵力非常敏感,哪怕一丝灵力之波动,都难逃他的感知。这种本事,也是他对所收售的法器宝材进行品评定价的依仗。

    闵十九肯定不是凡人,那么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了,此人的修为远远高出万宝全所能感应出来的范围。问题是,万宝全连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为都可以精确感知,难道这闵十九已经修成了金丹不成?

    万宝全马上放弃了这个念头,对方应该还是炼气大圆满的修士,不过其体内的剑丸怕是已经到了假丹的水准了。一个剑修高手的可怕之处在于体内孕养的剑丸,同样是金丹老祖,人家都是一枚金丹,唯有剑修在金丹之外还有一枚剑丸,有人将其比喻成小金丹,或者假丹。

    之所以会有这种比喻,是因为剑修之剑丸修炼到一定程度,也可以孕育生成与金丹类似的天元祖气。极少数天资绝代的剑修,本身尚在筑基期,其剑丸就已经修成了小金丹,甚至一个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剑修,能够凭借其剑丸,与金丹老祖正面硬钢两三下。虽然最终还是无法与金丹老祖相抗,但身怀小金丹的剑修也可以凭借其不下金丹老祖的遁速,与之周旋,伺机逃命。

    万宝全想到了这一层,更加不敢怠慢,毕恭毕敬地将闵十九让到上座,吩咐伙计烧水沏茶,又对闵十九道:“道友请稍等,我这就将吞云珠与你取来。”他匆匆出门,在后院转了半圈,从手指上的乾坤戒中取出一个巴掌的小盒,深吸了一口气,再度堆起笑容,转回了密室。

    “此珠便是吞云珠,请道友掌眼。”万宝全打开水晶小盒,露出里面黑漆漆的小木珠,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在闵十九身边的小桌上,然后收回手来,做了个请的手势。售卖法器的规矩,与那些售卖古董珍宝的店家有几分相似,都是不准手递手地传接货品。

    古董店是怕手递手传接古董时,任何一方手滑,一个失手打破了古董,说不清责任。

    而法器之所以效仿此法的原因是曾经在某间法器阁发生过一宗命案,该阁的伙计在售卖法器时,不小心触动了上面的机关,结果当场轰杀了一个准备购买法器的修士。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