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道:“那就给他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说完这话,见大家全都没有回应,才晓得这个典故,蛮荒根本没人知道。

    他只好尴尬地笑笑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明天一早我就大张旗鼓地出城回花狸峰,到了半路大部队继续前行,我偷偷掉头去郡城。”见大家的眉头还都皱着,殷勤调运灵力,皮肤随之粗糙黯淡,再稍微佝偻着腰,便成了一个老者的模样,他低沉着嗓子道,“我若弄成这样,可还看得出本来面目吗?”

    大家见他铁心要去郡城,也只能由他,朱丑妹只坚持一条,即便殷勤要秘密前往郡城也要她随行保护才行。

    殷勤摆手道:“你的目标太大,带上你全城的人都知道我进城了。再说咱俩此刻斗法,胜负还不好说呢。别真要遇到紧急情况,我还得分神照顾你。”

    朱丑妹急了,也不装嗲了,扯着嗓子道:“我承认主任出手如电,近战我不是你的对手。可修士斗法,谁会与你近战?大家都是飞剑法器的招呼啊!”

    殷勤嘿嘿笑道:“听你这口气,要不咱俩找个空旷之地,再赌一顿火锅的?”

    殷公寅怕朱丑妹受不了激,忙扯她一把道:“老四下山前,一口气添置了十柄飞剑,你难道忘了?”

    殷勤啧啧咂嘴,满脸不屑道:“二哥多暂成了泼出去的水,胳膊肘都学会往外拐了?”

    “这叫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朱丑妹咯咯娇笑,心中却是暗道一声:好险!

    作为特情科的科长,殷主任有些事情并不瞒她,他最近大肆添置法器的事情朱丑妹也颇有了解。除了十柄飞剑,殷勤还添置了三十多枚霹雳珠。

    朱丑妹当时还瞎琢磨呢,主任身上揣了这么多的霹雳珠,是憋着去炸哪家的山门么?最重要的是,祭出飞剑需要大量灵力引导,霹雳珠那种东西,纯靠气力与速度往外扔也行,而殷主任最不缺的就是这两样。

    虽然朱丑妹一再坚持陪殷勤去郡城,最终还是被殷勤留在了野狼镇。特情科新收干事们要去野狼集上演练主任所传的拿心术,诸多事情牵扯着,让她脱不开身。

    殷勤则在野狼集正式开始的第二天,带上庞大尼与殷公子,以及一干花狸峰的弟子执事,套了十几辆大车,上面装有几十头从野狼集上采购的赤睛猪崽,声势浩大地出城回山。

    经过这段时间,市面上赤睛猪崽的价格已经下降了两成,比平常的价格还要低些。虽然花狸峰依旧坚持保人登记的规矩,许多妖兽贩子还是愿意将赤精猪卖与花狸峰。赤精猪每胎可产在三到五头小猪,不过在妖兽贩子手中,赤睛猪崽能过活过一岁的几率并不高,大多数都因为各种原因夭折了。

    这东西不是那种可以用来长期持有,囤积居奇的东西,只要有人愿意收购,妖兽贩子们并不介意在围捕赤精猪的时候,顺便掏了它的窝。而且最近一段时间,荒原中妖兽的数量越来越多,像赤精猪之类的妖兽也好像进入发情季节一般,疯狂地繁衍下崽儿。

    妖兽贩子收获颇丰的同时,市面上各种取自妖兽的宝材皮毛之价格也在逐渐下跌。许多人对此忧心忡忡,不是因为妖兽贬值,而是担心可怕的兽潮。..

    有人说,蛮荒妖兽大量繁殖就是造成兽潮的原因,这个说法或许并不正确,妖兽数目增多,却也是兽潮来临之前的先兆。

    也有人对兽潮的传言不屑一顾,理由很简单。若是真有兽潮,花狸峰干嘛要大肆收购赤睛猪崽儿。难道是等着兽潮来临,将这些赤睛猪全都做了妖兽血食吗?

    之所以带上庞大尼,是云裳下的令,这货身为老祖的入室弟子,已经两三月没去向师尊请安了,云裳说,实在是想念的紧。

    殷勤见庞大尼骑在青骢龙马上愁眉苦脸,开导她道:“老祖这人,吃软不吃硬,等你去到暖云阁,进屋啥都别解释,直接扑通跪下,先磕百十个响头。保准儿老祖的气能消不少,便是被她教训一顿,在床上将养十天半月也就能被人扶着下床了。”

    庞大尼被他说得打了个冷战,从怀里摸出一瓶丹丸,开始往嘴里灌。

    殷公子与她同乘一匹马,坐在她后面,有些看不过去,安慰他道:“我四弟只是让你做最坏的打算,我看不至于那么严重。”

    殷勤嘿嘿笑道:“大哥还是多替自己操心吧,你回山可就要闭关修道了。”

    殷公子叹口气,苦着脸道:“我爹那混天锤还是留给小小用吧,我轮个锤子柄都累的慌。”

    殷勤翻他一眼道:“你是大哥,那混天锤就该你用。小小早晚要嫁人,难道将混天锤当嫁妆啊?反正老祖办的干事最晚两年,都得给我筑基才行。大哥若是有困难,干脆学老三,找个女修双修得了。”

    殷公子脸色一垮,还没说话,庞大尼却冷笑一声,用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教训他们道:“傻子才会去双修,你们别看双修晋级快,可养个女修有多麻烦,你们知道么?”

    殷勤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正要说话。

    “我觉得交友不慎也是个事儿。”殷公子呵呵傻笑着插言道:“养个女修再麻烦,也不会让我大半夜去给她买桂花糖吧?为了给你解馋,我可是把半条街的门都敲了。”

    “稀罕你的桂花糖!”庞大尼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狠狠朝身后砸过去道,“下次不用你。”

    殷勤一个劲儿地朝他使眼色,无奈殷公子一点觉悟全无,依旧傻笑道:“这包是玫瑰酥......”他的话未说完,便被庞大尼一记反肘捣在肚子上,紧接着青骢龙骑被庞大尼控制着往前猛地一窜,殷公子大叫一声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殷勤的身子轻盈一闪,闪过殷公子,听着身后扑通落地的声响,他深以为然地点头道:“就是啊,养个女修真是太麻烦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