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主任扳起第二个手指道:“蛮荒命师,所依仗的第二本秘籍叫做《八大锤》。此书相传是三百年前一位叫做疯道人的修士所作。我猜想这位疯道人定是察觉到了《窥天机》不堪用,又没有本事自行推衍天机,这才转由窥测人心下手,搞出了一册《八大锤》。”

    殷主任从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册子,丢给最靠前的一个干事道:“这本《八大锤》其实咱们花狸峰的藏经阁中就有收录,被归类在兑部,只有五页纸,你大致看过就给后面,大家传阅即可。”

    干事们一目十行,默默传阅这本破烂册子,殷主任则简单讲解了《八大锤》的内容,所谓锤,其实就是吓唬之意。说白了就是命师为了套取来人的根脚,摸清其心中所想,故意吓人一下,说人有个小灾,或者某事不顺,从而让来人主动交底。疯道人在册子中总结了八种“锤”法,因而得名《八大锤》。

    殷勤见大家都快速翻看过册子,嘿嘿笑道:“这册中所讲八大锤,要我说就一锤最管用。那就是伸头就锤!说白了,就是别管来人问啥,当头一锤下去。问财就锤他破财,问姻缘就锤他孤寡,问子息就锤他子息艰难,问疾病就锤他难愈。总而言之,他问哪样,必是哪样不行,你先一锤下去,保管他觉得你算的灵。”

    众人被他说的想笑却不敢出声,全都无声地耸动着肩膀,殷勤在上面看得真切,有点后悔规矩定得太严苛了些。下面一个个不出声,光是肩膀上下动,给人好诡异的感觉。

    好在在座还有一人的举止没那么诡异,那吃货从头到尾就根本没听他讲,先是吃了些桌上的糕点,此刻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枚玲珑果,正低着头用一条白帕擦拭。殷勤没功夫搭理庞大尼,反正这货过来旁听,已经交足了灵石,能学到多少却不是殷勤需要操心的。

    殷主任收拾起心情,待众人笑过之后,才道:“这《八大锤》被江湖命师奉若圭臬,却比咱们特情科秘传之《拿心赋》差得远了。再有三天就是野狼镇的大集,大家要用心,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扮成命师到集上实战演练一番。”

    赵四被主任一番话说的心中发毛,心道:我对命理相学一无所知,这命师又不是之前面试时所考较的那种售卖瓜果的小贩,哪有那么容易就能装假充样的?

    殷主任一边往黑石大板上写字,一边笑道:“让你们三天就出师给人算命批八字,也是强求,所谓三分勘舆走天下,七分命理不出门。命理学到七分还不敢出门开张,那寻龙点穴的勘舆术到是学个两三成,就可以上街蒙钱了。你们当中,若有对命理相学一点基础也没有的,三天之后,学好了拿心赋,再交你们一些喝形之法,你们就上街给人家看风水去吧。”

    众人心中打鼓,只见殷主任在石板上写的是:我家田地在江湖,不用耕来不用锄,说话未完苗已秀,再谈几句便收租。殷主任笑道,从今往后,就要委屈诸位,脱下修士之法袍,去往那江湖里讨食吃喽。

    众人又是一阵无言耸肩。

    殷主任心塞地别过脸,继续在黑石板上写道:一入门先观来意,既开言切莫踌躇。天来问追欲追贵,追来问天为天忧。

    众人对头一句话,还能理解,后面一句可就看不懂了。

    殷主任解释道,以后特情科的干事之间,若遇到重要的事情,全用秘密语,称其为切口,包括这篇《拿心赋》,为免其中内容被外人窥窃,也特别用秘密切口写成。第二句中天指爹,追指子。说白了,就是老爹来问儿子的命,一般都是望子成龙,若是儿子独自来问老爹的命,一般都是老爹大病难愈,或者遭了官司灾祸之类的大难。

    说道此处,殷主任忽然岔开话题,说句玩笑话道:“倘若诸位日后真做命师的话,可知道如何算才叫高手?”

    朱丑妹见大家不能开口,代为答道:“自然是算得越准越好。”

    殷主任笑着摇头道:“非也,非也。命师之中的高手,不在乎算的准不准,而在乎客人觉得准还是不准,说白了,他若心甘情愿将钱掏与你,那才叫算得准。比如某人明明面皮薄,你偏直说他婆娘红杏出墙,莫说一个铜子儿得不到,还恐招来一顿老拳。这种命,算得再准也是白忙。”

    殷主任进一步详细解释道,天问追的情形一般是指父母刚生了小儿过来问命。这种情况下,哪怕你算出这孩子将来是个苦命的,也万万不可直说,需得按照父母的心意夸孩子将来前程似锦,荣华富贵才行。至于追来问天,也就是儿子来问老子的命,为何敢如此笃定老子必有灾祸,也是从常理推断而来。

    世间只有时刻惦记儿女的爹娘,少见儿女能对爹娘如此上心的。没有哪个儿女会为了爹娘,事无巨细,大事小情全来问卦,既然来问,八成就是大事。

    短短两句,便被殷主任引申出许多道理,下面几个原本瞧不起江湖命师的修士,也不禁深以为然,用心记忆。

    一篇《拿心赋》全文只有千余字,比绝大多数的道法经卷都要短小的多。却被殷主任引申开来,足足讲了大半日才算讲完,这其中又有不少密文切口,为了方便记忆,殷勤还特别印制了一套切口密典,当场发与众人,让大家下去背诵,熟记之后立即销毁。

    讲完《拿心赋》,殷主任又说这只是纸上谈兵,真正论命还有种种手段,对付种种客人。什么时候先千后隆,什么情形先隆后千,如何轻敲,怎样慢打,前后簧串,翻天倒杵,八锤八杠,军马双关,甚至如何写命书,如何接人,如何送客,事无巨细,娓娓道来。

    柳雨时坐在下头,一手托着香腮,一手在本子上记个不停,难怪与主任对答之际,一不小心就要被他窥破心思,原来他懂得如此多的鬼道道!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