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丑妹没事人一般,将手中的本子放在桌上,扯过一旁的砚台,专心致志地研起墨来。功夫不大,外间传来脚步的声音,紧接着是殷主任略带奇怪的自言自语:“这孩子怎么跟这儿睡上了?”

    不过殷主任也只是随口念叨一句,脚下丝毫不停地进了屋中。

    屋里一阵窸窣之声,大家都憋着不敢说话,却也都被殷主任一身命师的打扮惊着了。蛮荒上给人算命的命师共有两种,一种是身着修士法袍,手托量天尺的命师,此种命师大多是开脉的修士,品阶不高,入不了大宗大派,又不想出入蛮荒猎杀妖兽。

    好在修道之人对于五行术数本就通晓,再读写论命的经卷,就改行做了命师。他们毕竟是开了脉的修士,不论算的水准如何,在大多数人眼中,已经把他们当作半仙看待了。这种命师收费不菲,一般不在街边摆摊,他们出入都是豪富人家,往来都是饱学之士,属于命师中混高层的一派。

    再有一种命师,就是给凡人百姓看相推八字的江湖客了。这些人本身就是凡人,不敢学人家穿修士的法袍,又为了显得有学问,就喜欢穿书生的长衫。可命理相术又不是书生的本行,他们就在头上加一顶绣了八卦的道冠,一身行头就显得不伦不类。

    殷主任此刻的打扮便是头顶八卦道冠,身着书生长衫,一副地道的江湖命师模样。他进到屋中,清了一下嗓子,坐在后排的朱丑妹高喝了一声“起立”。

    一众干事,连同朱丑妹都齐刷刷地站起来,唯有窗边那小胖子,动作慢了半拍。大家不敢说话,按照规矩,全朝主任行注目礼。

    殷主任笑着摆手,让大家全都坐下,又朝门外招手,两个弟子费力地抬着一块三尺多高,两丈多长的黑漆漆的大石板进来,戳在主任身后事先架好的两张矮桌上面。

    殷主任也不多说,手中拿了一块裁缝画衣线的粉石,刷刷刷,在大石板写下三个字《拿心赋》。

    写完这三字,殷主任才转回身,与大家讲起这次传道之主要目的,那就是教授大家如何揣测人心。按照主任的说法,看破人心并非一定要用搜魂术之类的邪术,甚至许多根本不懂道法的凡人,就是揣摩人心的高手。而他身上所穿之长衫道冠,就是这类人常用之行头。

    一众干事这才恍然,原来主任所讲之“拿心术”,就是江湖命师的观心诀窍。像赵四这种久居偏远的小地方人,对于命师还存在颇多好奇,尤其见过许多凡人也能铁口直断,断人命运奇准无比,在他以为,那些凡人必是身怀某种能够窥测天机之不传秘术。听说主任要将此种秘术传授大家,心中也是一阵激动。

    至于几个生长于大城的干事,就比赵四见多识广的多,他们对于凡人之命师根本就不屑一顾,知道他们所靠大都是骗人的把戏,哪会什么窥测天机之秘术?他们却想不明白,主任是从哪里学来这些东西,竟然也要大家跟着他学?

    殷主任却仿佛真能透过长袍看穿大家的心思,嘿嘿笑道:“你们莫要以为我教你的是那些普通命师的把戏。”他掰着手指头道,“蛮荒命师,包括那些穿法袍的,所依仗的无非是两本书。一本叫做《窥天机》乃是天机子写于七八百年前,那时他还是个炼气期的小修士,就靠与人说命度日。”

    下面有几个知道《窥天机》这本经卷的干事,一听书名,脑袋就大了一圈。那本经卷简直比殷主任出的考卷还要折磨人。那书还有个别名,叫做《天机神数》,其中光是推算命运的断语诗歌就有三万余条,除了得到天机子真传的弟子,旁人即便拿到这本经卷,也还是无从下手,根本不知该如何推倒到某句断命诗上。

    果然,殷主任话锋一转道,那天机子已经有几百年未曾现身蛮荒,此书世间是否还能有人知道解卦之诀窍,尚未可知。那些所谓的命理大家,虽然言必称天机神数,其实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将其当个幌子而已。他们虽然也常引用天机神数中的断卦诗,其解卦断卦之路数,早与《窥天机》没有半点关系。

    众人心中无不觉得惋惜,天机子从符文阵法入道,于术数星相无一不通,哪知不到千年,他的传承就已经断了。

    不想殷主任却嘿嘿笑问,不知大家是否想过,以天机子的能耐,难道算不出他这套《窥天机》会在几百年之后便无人能解么?

    见众人摇头,殷主任才说出其中道理。那就是这本《窥天机》已经没有解卦的价值了,即便解卦秘诀传承至今,用它来解卦也是根本算不准的。其原因在于,天有天运,地有地运,人有人运,这三运无时无刻不在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算命算的是人运,却又与天运,地运紧密相连。

    问题是,每隔三百年,天地之运便要有一次大的流转变化,世间任何一种推算人运的术数命理,每隔三百年就应当根据天地元运重新推演一次才行。天机子知道这个道理,也没打算重新推演他的窥天机,所以干脆就没有将其解卦之法传下来,以免后人误入歧途。

    殷主任一番话,把下面诸位干事全都听傻了。朱丑妹,赵四之流对于命理术数本就一窍不通,只当听个故事。可在座的人中,还是有对命相之术下过功夫的修士,比如柳雨时。她在铁翎峰时就曾借阅过《窥天机》,那时还颇有雄心想要破解其中之奥妙,现在被殷勤一语点破其中奥妙,也不由得在心中暗呼自己是个呆子。柳雨时自问,天、地、人三元之说,不绝于各种道法经卷之中,怎就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层的道理?

    殷勤给了众人片刻的思考时间,话头又是一转,指着黑石板上的三个大字道:“窥天机不管用了,我这套《拿心赋》却是不受三百年的限制,今日诸位学了去,包你千年之后,还是万用万灵!”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