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四在加入特情科的头一天,便领到了一整套的《花狸炼气决》,这套经典目前只向内外门的弟子开放借阅,并且只正式推出了上半套的经卷。赵四在后山掏粪那段日子,与猪场的一位外门弟子私下里塞了不少银锭,才被许可将其中某册借阅一晚,并且转天一早便要马上还回去。

    虽然那弟子反复嘱咐他不许私自抄写,可赵四还是偷偷抄写了一些重点的段落。问题是那七十二卷经书,摞起来有半人多高,他实在不知道要偷偷摸摸地抄到什么时候。

    好在今非昔比,殷主任说了,特情科的所有干事,无论修炼经卷还是丹药宝材都不是问题,甚至只要修炼所需,连真传弟子的经卷也不是什么大事。

    赵四窝在屋里看了两天经卷,便被朱科长喊去一对一地单独演练一套唤作小擒拿术的道法。在他看来,这套道法阴损至极,每招每式全是朝灵脉的节点处下手,开脉修士挨上一下子,可是够受的。

    他的灵根修为只有一级,虽然开始服用特情科配发的灵药,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升上去的。加之他从小筋骨就不够强壮,像这种依靠身体的斗法格杀,一直不是他的强项。朱科长虽然笑得娇柔,下手却绝不留情,原本计划一天的操练,赵四坚持了不到半日就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好在小擒拿术并非特情科的训练重点,用殷主任的话说,像他这种特情科的干事,最重要的任务是情报收集,至于暗杀处决之类的差事,自有专司此职的干事负责。

    赵四浑身散架般地躺在床上,他感觉连骨头缝儿里都在丝丝作痛,可心里却是甜的,原来这就是主任所说的来自信仰的力量。

    同一时刻,里弄深处的另一处宅院中,殷主任一身短打扮,立于庭院之中,准备亲自下场,教人演练小擒拿术。

    经过千挑万选,这一批的特情科一共招了十三人,拿到最终的名单时,殷勤脑海中忽然闪过“十三太保”这个词儿,觉得有些滑稽。不过这十三人中包括一名女子,就是被他与朱丑妹都颇为看重的柳雨时。

    朱丑妹研究过着最终入选的十三人的名单,被她总结出几个殷主任选人的标准。除了情况特殊的柳雨时之外,另外十二人都是那种貌不出众,长相没哈特点,属于那种往人堆儿里一塞就再也找不到的家伙。从个性上说,这些人虽然或者开朗或者内向,却都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地方,那就是特别有主意,而且胆子非常大。

    比如那个蔫货赵四,修为是众人之中最低的一个,炼气一级的小修士就敢偷摸下山,横穿两万里荒原来到花狸峰上掏粪。要知道,那莽莽荒原中不知埋了多少筑基修士的白骨,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天资强横的少年英才葬身其中。

    除此之外,这些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出身低微,这十三人除了散修之后,就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而且大都灵根不咋地,倒有一半以上是从杂役中招收上来的。不过这些家伙在山门大考中的表现皆有亮眼之处,并非指他们一共答对了多少题,而是他们答对了许多后半部分的推敲题。

    朱丑妹曾经问过殷勤,是否特意挑选这种没有根脚的低阶修士?殷勤摇头道,现在也只能如此,咱们花狸峰现在还没做大,那些有根脚出身又不错的好苗子也轮不到咱们惦记。等将来咱们的羽翼丰满了,我倒想招些姓武的年青俊彦进来呢。

    朱丑妹可是听殷勤念叨过他的“信仰”说的,不过她的想法倒与孙阿巧相近,与其信凡人开脉,不如信主任来的实惠。又听殷勤竟然想去挖蛮皇武氏的墙角,心中更是不以为然。可是看到赵四等人与主任一番长谈之后,个个跟吃了九转大还丹似的,精神抖擞气势高昂,她又不得不承认,主任那套“信仰”说还是有人信的。

    作为特情科的负责人,朱丑妹不管“思想建设”这一套,这个词儿也是主任新近提出的一个新东西,听说他在物色一个副主任的人选,主抓这一块。

    相比之下,朱丑妹更喜欢调教十三人中一个叫做泥鳅的小子。这货与殷主任倒有几分相似,也是个蛮人,具体说在他进入特情科之前,还是个蛮奴,没名没性,因为人生的又黑又瘦,得了外号叫做泥鳅。

    泥鳅今年只有十四岁,尚未开脉,不过其金眼翼蛇的血脉却比殷主任的老龟强太多了。金眼翼蛇可是能够进阶妖皇的高阶妖兽,与墨鳞狂蟒的血脉不相上下。也是这小子运气不错,当初主家从蛮荒里将其掠来,竟测出个双头翼蛇的血脉来,便一直将其当作普通蛮奴来使唤。若是主家测出他真正的血脉,这小子的小命能否保住可就难说了,他那金眼翼蛇的心头血,在许多以血气入丹的修士眼中,还是极其珍贵的。

    这货是给某位奉师弟子上山挑行李的,那弟子也是个娇生惯养的主儿,说是上山奉师,其实是家中嫌其太能闯祸,就找个理由将其送到山门。也没抱着修学道法的奢望,只想他能被山上的规矩管束几年,收了性子再将其接回家。

    问题是殷勤现在还顾不到这些弟子。许长老与吴长老相互推诿的结果就是给他们在后山圈了片地就算了事,只要大家不在山门里面惹祸,在后山如何闹腾,根本没人关心。

    那弟子觉得身边没照顾不行,就将泥鳅留在身边当个小厮使唤着。赶上山门大比,家中来信嘱咐那弟子务必参加,那弟子在后山玩的正野,哪有心情去背什么《道浅集》?到了大考那天,这位少爷羔子听说奉师弟子不能入阁考试,只能在藏经阁外面的石阶上答题,心中嫌苦,干脆人都没去,将弟子符牌塞给泥鳅,让他替考。

    泥鳅也算对得起这为主子少爷,跟石阶上趴着睡了半日,临交卷时竟然一时兴起,在上面画了个巨大的男根。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