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镇,青帝庙。

    再过三天,就是青虚帝君成道飞升日,也是野狼镇每年一次的大集市,十里八乡的人们都将这个集市称为野狼集。到那时,来到这边烧香还愿的香客信众将会把庙前的诺大广场挤个严实。

    许多商贩早在半月前,就已经在庙前的广场上摆摊占位,持续长达月余的野狼集其实从那时就已经开始了。

    进了青帝庙一直往里走,绕过青帝台,便是青帝庙后进的一大片院落,几十处大小不一的清修小院,错落有致地分布于这片区域之中。

    当初,花狸峰的内门弟子招募处便选在此处,如今老客户再度上门,在后院的角落僻静处,租用了一片院落,对外宣称是用来教习弟子之用,院门口由花狸峰修士负责把守,闲杂人等靠近不得。

    赵四海已经在这院中住了小半个月,也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了老祖办特情科的一名干事。与他一起住在这片院落中的,还有十几名干事,具体人数赵四海无法判断,甚至连那些人的模样长相也不知晓。

    大家明明住在同一片院落之中,却被严格禁止彼此交谈,并且只要从所住的小屋出门,就要披上蒙头盖脸,只露两只眼睛的黑色长袍。

    这种感觉既让人觉得新奇刺激,又有几分诡异,赵四海与大多数的干事一样,身处这种环境虽然忐忑却并不恐惧。赵四海永远记得那日在野狼镇一处幽深的小院中,与殷主任的一番长谈。

    那是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年轻人,看殷主任那一身嫩可滴水的肌肤,倒像是哪家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可一旦对上他那深邃的眼神,却仿佛面对的是个看破了世情的隐者。

    没错,这个在花狸峰上风头正劲权势通天的少年,带给赵四海的第一印象,与他心中的想象大相径庭。没有少年得志的张狂与浮夸,更看不出半点外间所传的媚骨奴颜,赵四海能够感觉到的,只是少年身上流露出的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深沉与安静。

    殷主任亲手给他斟了一杯茶,告诉他这茶是花狸峰后山所产的雷芽子。赵四海知道那个地方,不大的一个茶园,只有一株被雷劈过的老茶树,由老祖身边最信任的仙子在茶园镇守,寸步不离。

    联想起这株老茶树的传奇往事,赵四海心中忽然有种莫名的激动,他觉得自己读懂了殷主任此举背后的深意。殷主任曾说过,修大道者不破不立,成大事者当有飞蛾扑火之勇气,所谓悬崖撒手,自肯承当。赵四海觉得他的经历,就如同那株被老茶树,只有死里求活才是他的出路。

    殷主任一边看他喝茶,一边与他聊起了家常,说起家境之艰难,说起道法之稀缺,说起大家的下品灵根,说起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长生大道。赵四海的眼眶红了几次,却强忍着不敢流泪,朱丑妹那一拳一腿,让他长了记性。

    唠过家常,殷主任与他说起特情科的差事,据他说,所谓的特情科,与大名鼎鼎的虫巢有颇多相似之处,却又不完全一样。因为虫巢的那些老虫儿,核心全是宗门嫡系的弟子,外围则是重金收买的散修。

    殷主任说,特情科与虫巢最大的不一样,在于两个字,叫做“信仰”。赵四海头次听说这个词儿,殷主任便问他,为何要学道修仙?

    赵四海道:“求长生。”

    殷主任叹气道:“长生有什么好?待你活到千岁万岁,家人皆成黄土,伴侣早化灰飞,只剩你一人形影相吊,空余无尽之相思。”

    赵四海想了想道:“我若真有那通天之力,当带家人共修大道。”

    “亲朋好友呢?”殷主任笑问,“要不要同修大道?最好把他们的家眷也都带上,否则他们也要寂寞难过。”

    “主任说笑了。”赵四海尴尬道,“我的长生大道还不知在哪儿,不敢那么贪心。”

    殷主任不但没笑,反而很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反问道:“你怎知道我在说笑?若说贪心,求己身之长生不朽便已经是天地间最大的贪心,你敢为自己求,为何不敢为别人求?”

    赵四海呆了片刻,试探地问道:“主任的意思是说,反正都是异想天开,不妨将心量放大些?”

    殷主任摇摇头,说出一番道理,赵四海这才知道主任之心量还要大上千倍万倍!

    殷勤所说之信仰,并非求某人某户之长生,而是求天下人之长生,这其中不单包含了修士,还将凡人甚至蛮人全都包括在内。..

    赵四海听傻了,心道:开脉的修士还有一线可能,凡人如何求长生?

    殷主任却说,道法无边,三根普被,未阅尽天下道法,就不敢说这世间没有凡人的出路。只叹蛮荒道法全被七大宗门束之高阁,灵脉宝材寻常人更是无缘染指,莫说凡人,就连灵根稍差的修士,也终归与大道无缘。

    赵四海被人说中了心事,唏嘘不已。

    殷主任忽然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为你我计,为万千修士计,为亿兆未开脉之凡人计,我之信仰,便是不问出身,不审灵根,人人皆有大道可修,处处皆有天机可循。这是一条极险极难之路,道友可愿与我把臂同行?

    赵四海被殷主任一番话语说得热血沸腾,连连点头,从那一刻起,那个被宗门削籍愤而下山的赵四海已经在蛮荒之上尸骨无存,一个胸怀信仰的特情科干事赵四却在野狼镇的幽暗里弄中浴火重生!

    殷主任删去了他名字中的那个海字,赵四对他的信仰深信不疑。别的不提,单是主任能将七十二卷《花狸炼气决》近乎免费地开放给大家借阅,这份胸襟便已经是万载蛮荒也未曾见识过的.

    赵四海心潮澎湃地去了,立在门口的孙阿巧眼眶也湿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主任是有大胸襟,大气魄的人!可惜,我一个小女子没那么大的心量,不过我的信仰就是主任!

    她正激动着,屁股上便被啪了一下,那个被她信仰的家伙,皱着眉头道:“发的哪门子呆?这都啥时候了,饭菜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