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带月地走出百十里路,赵四海放慢了脚步,再往前,夜行的妖兽越来越多,他只是一个炼气一级的小修士,不敢独身一人在蛮荒上乱闯。

    他四下观察想找一处过夜的地方,忽听身后传来女人咯咯娇笑之声:“你这小子,可是走脚星转世吗,害老娘大半夜一顿好跑!”

    赵四海心头一跳,头也不回,朝身后扔出一把碎星沙,猫腰就往乱草中钻。他听过太多关于蛮荒散修杀人夺宝的可怕传说,身后那女子所言听起来像个熟人,可大半夜的,正经女人哪会在蛮荒出没?说不定他一回头就会被人切了脑袋。

    碎星沙是一种暗器类的法器,每刻碎星沙都有寻常的米粒大小,一经祭出每粒碎星沙上便会凸出淬有剧毒的尖刺,在黑夜里使用威力更大。

    赵四海从家中偷跑的时候,从家里偷抓了几把,别看赵家是个小世家,碎星沙却是其传家的法器,炼气期的修士,中之无救。

    “小猴崽子,够狠!”身后传来女人的惊声怒骂,赵四海却根本不看那女人是否中招,而是一头扎入乱草丛中,便撒开丫子,往前急奔,然后又突然右转向斜刺里窜出去。他想得明白,自家只是个炼气一级的修士,在蛮荒上遇到谁都是白给,想要保命只有一个逃字,不敢存有一丝侥幸的心理。

    赵四海调起灵力,在荒草丛中窜出三四里地,看见前面一片黑漆漆的树林,虽然不知其中有何风险,还是一咬牙,闷头往那边蹿了过去。

    “我看你是想死等不到天亮,那林中藏有一条铁铃铛!”赵四海眼看跑到林子边上,脖子忽然一紧,被人一把揪住,耳边传来女人嗲声嗲气的声音,“一个炼气一级的小崽子,也敢夜闯蛮荒,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赵四海心道,完了!正闭紧双目等那女人下手,忽又觉得她的声音有些耳熟,赵四海偷眼观瞧,将他提离地面不就是第一次面试他的那个红衣女修吗?他事后与人打听过,知道此女唤作朱丑妹,外号红蜘蛛,最爱撒娇犯嗲,杀人越货却是眼都不眨,乃是殷大长老手下修为最高的一个。

    赵四海虽然不及两个兄弟高大,却也与正常男子的身材相当,此刻被朱丑妹提在手上,就像提了只小鸡崽儿般轻松。

    朱丑妹咯咯笑了几声,问他为何一天都等不了,就要匆匆下山?问完,也不待赵四海回答,忽然一拳倒在赵四海的肚子上。

    赵四海觉得肠子都要被她打穿了,疼得抬腿躬身,身子被人提在半空,弯成一只虾米的模样。

    朱丑妹看他翻着白眼呕呕地要吐,这才松手,将他丢在地上,笑吟吟地道:“你可莫要记恨我,刚才那一下,是主任让我揍你的。”

    赵四海蜷在地上口吐白沫地喘了一阵,正要说话,朱丑妹又是一脚将他踢出丈许远。

    赵四海被踢得眼冒金花,天旋地转,喷出几口老血,又在地上翻来转去地好一阵,才算缓过神儿来。耳边朱丑妹还是笑嘻嘻地重复刚才的话道:“莫要记恨我,那一脚,也是主任的吩咐呢。”

    赵四海只道她还要再打,忙屏了一口气,准备硬抗。

    朱丑妹这次却不再打了,反而往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道:“这是小玉露丸,不但可治你的内外伤,还可补你的气血。”

    赵四海丹丸入腹,便觉一股熏熏暖意从丹田处向着四肢百骸缓缓蔓延开来,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他可是听说过小玉露丸的大名,却不知道朱丑妹为何肯将如此贵重的疗伤圣药送与他吃。

    朱丑妹蹲下身,将他身躯扶正,帮他摆出无心朝天的打坐姿势,嘱咐他将意念寄于丹田处,似守非守,配合药力,运气疗伤。赵四海的灵根还太弱,许多修士可用的疗伤手段尚且无法施展,只能按照凡人习练经络的要领从丹田处下手。

    直到赵四海行功一遍,朱丑妹这才解释道,之所以给他一拳一腿,是有两个原因。第一条,是因为殷主任不满他一个大男人,受点挫折竟然哭天抹泪,好没出息。因他哭过两次,便让朱丑妹狠揍他两下,作为教训。

    赵四海被朱丑妹说的老脸一红,喃喃道:“我这人无论出身还是灵根都是无一可取之处,也是觉得实在没路可走,才一时软弱。”

    “谁说没路可走,殷主任便是要给你一条路走。”朱丑妹反驳他道,“之所以揍你一顿,也是看你气血淤结于心窍,不可开解,这才以外力,打散你胸中淤结之血气。主任让我交代你一句话,世间事,不破不立,今日破你破到一无是处,才是你脱胎换骨,立地成仙的活处!”

    赵四海被朱丑妹一番话说的心潮澎湃,他暗自体察身体各处,果然心中盘桓多日不散的那股郁结之气已经荡然无存。

    朱丑妹知道他心中必然存了种种疑问,却也不急着与他解释。将手指含在口中吹了个响哨儿,片刻的功夫一头青骢骏马便从远处飞驰而来。此马好生神俊,全速奔行到两人身前,竟能嘎然而止,打了两声响鼻,月色下能看到它口鼻中呼出大团的白汽。

    “好一匹龙马!”赵四海小时曾远远见过这种蛮荒异兽,仰头赞道。

    “算你小子有眼力!”朱丑妹纵上马背,又一把将他提起来放到身后,嘱咐他抓紧了,这才纵马朝着野狼镇的方向飞驰而去。

    “前辈不回花狸峰吗?”龙马高大神骏,配有前后两鞍,可乘二人,赵四海辨明了方向,忍不住问道。

    “回去干嘛?”朱丑妹卖关子道,“你已被削去了宗籍,不去野狼镇还能去哪里?”..

    赵四海心结已解,问道:“难道殷主任此刻也在野狼镇中吗?”

    朱丑妹微咦道:“臭小子有点脑子啊,竟然被你猜出来了。”

    “可我的宗籍怎办?”赵四海还在为这事耿耿于怀。

    “一个破杂役的宗籍还要念叨半天?”朱丑妹咯咯笑道:“给你换个内门弟子如何?”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