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将来能做何种差事,老祖办那边虽然还是没有定数,赵四海心中却有了些期待。他琢磨着,自己毕竟比两个弟弟多面试一回,说不定将来能受重用?

    不过这种兴奋没能维持多久,许多修士也都被点名进行了第二次的面试,赵四海心中刚刚升起的希望,也就随之黯淡了不少。

    在忐忑与期待中又等了两天,赵四海竟然收到了第三此面试的通知。这次没有信笺,而是后山猪场的主事秋香亲自过来说与他的,并且嘱咐他连面试的消息也不能透露出去。其实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赵四海本来就没打算将面试的消息说与两位弟弟,省得每次都被这哥俩问来问去的。

    这第三次的面试,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让他单独坐在一个小屋里。屋中不见考官,只有一把椅子,将他引进小屋的弟子让他端坐在椅子上,说了句“等着”,便关上屋门走了。这屋子没有窗户,大门上贴了兽皮,将缝隙堵得严严实实,一旦关上门,屋中便不见一点光亮。

    赵四海在黑漆漆的小屋中坐了一阵,正自奇怪这是要考较什么?忽然被一种令人心悸的威压笼罩了全身,黑暗中仿佛藏有一头噬人的上古凶兽,散发出令人心惊胆寒的气息。赵四海打起全部的精神,拼命对抗着这种威压,他真怕一个控制不住就要做出屁滚尿流的丑态来。

    来自黑暗中的威压,越来越强,赵四海浑身颤抖着,汗如雨下,最后终于坚持不住,噗通一声从椅子上滑下,跪在地上。他大口喘着粗气,双手撑在地面,死顶着不让自己趴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压力方才渐渐撤去,赵四海手臂一软,再也坚持不住,闷哼着趴在地上,像条离水半日的鱼。

    没有考官,没有问题,赵四海在屋中趴了半日,才有弟子推门进来,一声不响地将他拖了出去。外面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这次没人与他说回去等信儿之类的话。那弟子朝他踢了两脚,见他浑身酸软走都走不动了,冷哼道:“废物!”。然后便扛着他出了寒潭的区域,还没到后山呢,便将他随便丢在一片草丛之中,拍拍手走了。

    赵四海在草丛中心如死灰,泪如雨下,他知道这回是彻底没希望了。虽然不知道前面两轮面试考较的目的何在,但这第三轮的面试,肯定是被淘汰了的。仔细回想那股恐怖的威压,其中仿佛藏有一缕冰寒火焰,宛若一条小蛇在他周身上下游走穿梭,所到之处血脉随之贲张,灵力也会不受控制地鼓涨跳动起来。

    赵四海在草丛里待了半宿,方才挣扎着爬起来,步履蹒跚地回了后山。到了灵田边上的简陋小屋中,一头倒在只铺了一层草垫的床上,只觉得骨头缝儿里又酸又痛,连抬下指头都没了力气。

    他在屋中连着躺了两天,滴水未尽,啥都没吃,直到猪场那边没人过去掏粪,派人过来询问,才发现面色苍白发着高烧,满嘴胡话的赵四海。开脉修士极少生病,主管灵田的胡老七听说掏粪的小子病了,还亲自过来看望过他,却是啥药都没给,只说年轻人身子骨结实,扛一扛就过去了。走时还丢下一句说,若是赵四海不能尽快恢复,那掏粪的差事可就要交给别人干了。

    赵四海万念俱灰,病得连起床都难,亏得两个弟弟听到消息,轮流过来照看,在床上躺了七八天,这才渐渐缓了过来。

    这时就有弟子们陆续收到老祖办邀约的信笺了,赵五哥与赵小六也都陆续收到招收他们去到拆迁大队的通知。没错儿,这俩货收到的不是邀约信笺,而是要他们十日内就去老祖办报道的通知。

    相比之下,赵四海可就惨了,胡老七信守诺言,在他卧床的第三天就将掏粪的差事交给了别人,也就意味着殷长老当初画的那张大饼,也没他的份儿了。

    赵五哥见他情绪低落,安慰他道:“你比我们都多面试了一次,怎会没有差事。你就只管安心养病,说不定过几日就能得个比我俩更好的差事呢。”

    赵四海苦笑摇头道:“怕是够呛,我可不敢奢求啥好差事,能把这杂役的宗籍保住我就谢天谢地了。”

    哪知他刚念叨过这话,转天便收到廉贞部的一纸削去宗籍的文书,大致意思是:经查,廉贞部灵田杂役赵四海,于山门大比之时,不思进取,不知感恩,游戏考场,妄议宗门。现削去其杂役之宗籍,限期三日,自行离去山门。

    赵四海攥着这张文书,心情反而平静了许多。多日来的担心,一旦成为现实,也并非那么难以接受。他一边收拾行囊,一边自我开解着:或许真如老爹所说,我不是个修行的料吧。总算是拼过一场,纵然没能成功,以后也不落遗憾。爹爹已经年迈,既然这一世道途已尽,我还是回家做个凡间的富家翁吧。

    赵四海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打搅到两位弟弟的喜事,给二人留书一封,也没提削去宗籍的事情,只说终于看明白他的道途已尽,准备回家侍奉爹娘,又嘱咐二人在山上好好用功,将来也能修成个筑基修士!

    他也没用三天,收到文书的当晚便扛着包裹,匆匆下山而去。

    自我开解时想的洒脱,真往山下走时,却是步步揪心。想当初上山时,他是何等意气风发?如今却落了个削去宗籍的结果,怪只怪他自作自受,为解一时的痛快,落下此等污点劣迹。天下再没有哪门哪宗会是他的容身之所啊!

    赵四海下到山底,在写着花狸峰的擎天巨石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虽然被花狸峰削去宗籍,此生也算烙上了花狸峰的痕迹,再也抹不去了。

    夜色深沉,四周静悄悄一片,赵四海抹了把眼泪,抬头看了一眼空中那一轮明月,然后朝着野狼镇的方向,匆匆去了。

    (补之前所欠的明明爱你a却不能相见的盟主打赏加更,还欠道友三更。欠猪心幽幽三更,残缘道友五更,尹爸一更。)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