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四海的运气不错,走在半途遇到一支去往仓山郡城的商队,他人虽蔫儿,却有准主意,掉在商队后面不远处随行。等到商队走了一天,安营扎寨的时候,他便主动过去,帮着牵牲口,喂草料,不惜气力地干些杂活。

    商队中的一个管事见他老实肯干,又盘了盘他的根脚,觉得没什么问题,便让他随着队伍一路北行。

    商队的脚程相对慢些,赵四海赶到野狼镇的时候,万兽谷的开脉大典已经结束了半月。只有花狸峰还在野狼镇设有临时的招募处,赵四海的灵根,根脚都没啥问题,倒是很顺利地便被花狸峰招募成了个杂役。虽说花狸峰的杂役只管吃住,不发月饷,却也有一宗好处就是准许修炼宗门的某些基础功法。

    待到赵四海上了花狸峰,惊喜地发现他的两个弟弟竟然先他一步也上花狸峰做了杂役。兄弟团聚,自然一番欢喜,赵五哥和赵小六全在巨门部做事,虽然辛苦,却总能得些小实惠,每日从工地上捡些边角碎料,也能换钱。

    赵四海却被分到了后山廉贞部的灵田,主要的活计就是从猪场掏粪,不但辛苦,每日里除了一身臊臭,更是没有一点实惠可沾。赵四海心中苦闷,偏生两个弟弟还经常甩些风凉话给他,说他当初不该瞒着老爹偷跑下山,在家中做个开脉修士被人供着多好,何苦跑到山上受这份罪?

    赵四海每逢此时,只能用廉贞部殷大长老的一番勉慰之语,给自己打气。殷大长老说了,等将来猪场搞起来,他们这些猪场的“元老”能够分到一份猪场的股份,根据猪场的盈利状况,每年会有不错的分红。

    两个弟弟听了都嘲笑他道:“你那殷大长老根本就是个狗掀帘子的嘴把式,现在给你画张大饼,让你为他死心塌地地卖命,待到年底分你两车猪粪算作红利!”

    赵四海心中苦涩,也怨不得弟弟们嘴损,殷大长老的许诺他也不信,他之所以能够坚持着每天掏粪,是因为心中还存着另外一个盼头,那就是即将举行的山门大比。听说这一次的山门大比,是由本部殷大长老亲自操持,并且喊出了在野狼镇上曾经提过的“不拘一格降人才”之口号,不但内外门弟子都可参加,而且仆役杂役甚至记名弟子都能参加。

    赵四海觉得,对于他这种灵根资质的修士来说,此次大考真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再后来,藏经阁开始免费派发云裳老祖的悟道诗《道浅集》,赵四海没资格去往藏经阁领取《道浅集》,便从负责后山灵山的胡老七那里借来一份,用了一天一宿的时间,手工抄写了一本,每日里掏粪也好,拉车也好,往灵田施肥浇水也好,嘴里总是念念叨叨地背诵。

    哪知到了大考那天,领到了大比的试卷才知道白费了气力,其中大部分的内容与《道浅集》都没有关系。赵四海竭尽所能,也只答了小部分的题目出来。想到他违背父命偷离家门,一路千辛万苦,又在这后山忍着恶臭,做了大半年的掏粪官儿,到头来还是白忙一场。他心中不禁郁愤难平,一激动竟然在卷上空白之处,洋洋洒洒写了一篇文章,历数天下宗门皆以灵根陋劣选人才的种种弊端。

    待到将考卷交上去,赵四海虽然觉得心中解气,却也做好了随时会被踢出山门的准备。

    待到老祖办判卷结束,开始在弟子仆役中点名面试,赵四海的心情才渐渐放松下来,他心想:或许所谓的“不拘一格降人才”只是一个收买人心的噱头,他们这种仆役杂役的考卷怎会有人重视,说不定直接被拉到厨房烧火了也不一定。

    没成想仅仅过了三天,赵小六竟然被老祖办传去面试!回来后颇为得意地告诉他,考官亲口许诺,以他的资质,将来大有可为,会考虑将他调入老祖办下面一个唤作“拆迁队”的大队之中,不但管吃管住,每月还有一片金叶子的奖励!这可是和其他几峰,外门弟子的待遇相当,赵小六兴奋不已,见人就说这事。

    又过了两日,赵五哥也被唤去面试,竟然也得了个拆迁队的空口许诺。

    这让赵四海着实羡慕了好几天,心道:两位弟弟灵根虽然不好,却也占了身大力不亏的便宜。

    半月之后,就在赵四海已经对面试不保任何希望的时候,终于从老祖办来了消息,点名让他去参加面试。考官是个身材胖大,满脸横肉的红衣女修,也不说她是谁,上来竟然又发他一张试卷,让他答题。这张试卷上的问题,没什么难度,却很奇怪,都是些诸如:“你在街上远远看到某个讨厌之人,是否会与之打招呼,还是刻意回避?”之类的题目。要求是不假思索地迅速作答,片刻的功夫便答了几十道这种奇怪的考题。

    答完卷子,又由那红衣女修进行一对一的单独问询,问的东西很细致,包括他从家中偷跑时的想法都问了个遍。

    最后,红衣女修只说让他回去听信儿,便打发他回去。..

    赵四海一头雾水地回到后山,两位弟弟都问他得了哪种差事的承诺?赵四海实话实说,赵小六与赵五哥却是不信。

    又等了两日,老祖办竟然又唤他去面试,这回的考官是个浑身长满灰白色鳞斑的家伙,赵四海只看了他一眼便浑身难受地躲开目光。鳞斑家伙问的题目就更是奇怪,竟然找来几个在街头摆摊的小贩,在屋中吆喝叫卖,然后让赵四海仿照这些商贩的姿态语言,也来吆喝吆喝,学过商贩,又学军卒衙役,再学文人骚客足足折腾了半日,才放他回去。

    赵四海的性子内向,骨子里就挺排斥这种事情,为了道途也只能硬着头皮来过。回到后山,两个兄弟又都早早就在此等候,问他第二次面试考较的是啥。

    赵四海想起临回来之前,那鳞皮男子嘱咐他不可将面试的情形透露半字,便随口编了些题目,搪塞过去。

    (这一更是补欠明明爱你a却不能相见的盟主打赏。)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