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主任重伤在床呢!”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修从后院奔跑出来,一边往前院跑,一边高声喊道,“求莺儿姐姐在老祖面前给主任说两句好话吧,他被那惊悸鸟撞得不轻,刚还吐了一大口血呢。”

    “孙家妹子,不是我不给主任说好话,实在是老祖的原话,让你们哪怕拆了床板,抬也要把主任抬到暖云阁去!”莺儿的声音虽然温柔,语气却不容置疑。

    “小.....小孙......咳咳......送我去......去见老祖......咳咳。”后院传来男人虚弱的声音。孙阿巧的身形一顿,犹豫片刻,狠狠地跺下脚,扭身折回后院时,竟对那凶人朱丑妹冷声道,“你还站着干嘛?还不与我一起去抬人?”

    巴娃子只道朱丑妹定会大为光火,哪知她却幽幽叹口气,扮可怜道:“我可真是天生的劳碌命,刚给主任扛来两大箱子考卷来,腰还酸着,就又让人家去扛主任!”

    接下来,老祖办中一阵鸡鸣狗跳,片刻的功夫,朱丑妹竟然真与孙阿巧从后院抬出一个人来。殷公丑想上去帮忙,却被孙阿巧拒绝道:“主任受了重伤,受不得颠簸,别人抬,我可不放心。”

    殷勤躺在床上,心中升起一丝悔意:今天是不是装得过头了?等会到了暖云阁,不会真的伤很重吧?

    。。。。。。

    没有不透风的墙,老祖办上下虽然把殷主任意外受伤的消息捂得很严实,殷大长老御剑飞行时被惊悸鸟撞伤的消息还是通过各种途径传播开来。

    一时间,花狸峰上下议论纷纷,有真心关切的,也有额首相庆的,有人说殷主任好生倒霉,刚能上天便被撞了下来,也有人说殷主任命大,被惊悸鸟撞到竟然只是受伤而已。

    就连云裳老祖也对殷主任的伤势报以了极大的关切,在他受伤当日就将其招入丹室之中,一番悉心的诊断之后,当即祭起无上神通,亲手为殷主任疗伤。让花狸峰众多修士感到欣慰的是,经过云裳老祖以百般手段救治后,殷主任只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便能挣扎着下床了!

    当然,殷主任卧床期间,也没有休息,而是带病坚持工作,不但由老祖办将花狸峰几千份大考的判卷工作揽了下来,还亲自主持了一系列弟子乃至杂役的“面试”工作。由于参加的面试的修士数量众多,这项工作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方才尘埃落定。

    面试刚刚开始的一段时间,花狸峰上下人心惶惶,没人知道被点名去往老祖办的修士,到底是按照怎样的标准选拔的。若说按大考的成绩来吧,有几个交了白卷的修士竟然也被点名去到老祖办参加了面试!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越来越多的修士去到老祖办面试,大家的心情便都渐渐趋于平静,虽然还是没人知道老祖办选人的真正标准,却越来越多的修士相信,老祖办选人面试,既不是参照大比的结果,也不是根据修士的灵根或者根脚,而是殷主任每天随便抓阄决定的。甚至有人大胆猜测,殷主任会不会是天天躺着无聊,才会抓阄让大家过去陪他聊天?

    等到一个月后,面试结束之时,倒有将近半数的修士去过了老祖办,据这些人回来之后的反馈,殷主任聊天的方式花样繁多,有一对一单聊的,也有一对几群聊的,甚至还有过一次一对几百人海聊的!

    至于聊的话题也是没有个准谱,聊人生最得意之事,聊未来最向往之时,海阔天空,家长里短,全看殷主任当时的心情而定。

    剩下一半没有机会去到老祖办的修士,开始还有些羡慕,到后来也就无所谓了。再之后,陆续有修士收到了老祖办发来的印有符文加密的信笺,通知他们已经被老祖办选中,将来可以凭借此信函,去申请老祖办名下某个研究院的差事。

    更奇怪的是,许多根本没有参加过面试的修士,也收到了这种信函,而有些已经参加两三次面试的修士,却迟迟不见动静。对于前者来说,收到不期而至的邀约自然是喜出望外,而对于后者来说却是种竹篮打水般的折磨。

    花狸峰,廉贞部的杂役赵四海,便是这备受煎熬中的一个。

    赵四海出身于大仓山以南距离万兽谷两万余里的一个小的修仙世家,家族中修为最高的当属他筑基期的大伯。不过,若论子息最旺的,却是他炼气期的老爹。赵老爹膝下六个儿子,竟有三个全都开脉成功,分别是老四赵四海,老五赵五哥,还有老小赵小六。

    美中不足的是,这小哥仨的灵根品级都不高,尤其是赵四海,不但灵根五行缺四,而且唯一成对儿的火灵根,还全是阴灵根,连去大宗门里做个杂役都不够格。

    若论地理位置,赵家距离仓山书院只有万余里,似乎更近。但老赵家祖辈相传的一个毛病就是读不进去书,即便走运入了仓山书院也是受罪。所以家族延续千年,若是有了开出灵根的好苗子,都是舍近求远,往万兽谷去碰运气。

    赵五哥与赵小六的灵根也是五行缺一的下品,但主灵根都是阳属性,相较之下就比赵四海的强些。这哥俩儿身材生的也比赵四海结实粗壮,赵老爹觉得五哥与小六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到万兽谷混个杂役的差事。在他想来,两个小儿子,即便做个杂役,也比窝在家中被筑基期的大哥呼来喝去地傻使唤强。

    至于这赵四海,灵根差到极点,身材更不如两个弟弟壮硕,偏生还是个闷葫芦的性子,不若赵五哥和赵小六那般爽朗痛快。这种八杆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性格,为赵老爹所不喜,为儿子们准备投考万兽谷的盘缠时,也根本没打赵四海那一份儿。

    哪知道,老实人也有蔫主意,赵四海竟然偷偷打了个包袱先行一步,孤身一人去了两万里之外的野狼镇。赵老爹被他气得半死,撂下狠话道,让这个不听话的小子,在半途被妖兽啃了得了!

    (感谢书友160820103304836的万币打赏。我还欠了不少更,心里有数着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