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韩彩芝,殷公丑并没有将不灭灵根的猜测瞒她。早在上山之前,殷公丑与她说的明白,身具此种灵根的修士,天下七大宗门大可去得。

    韩彩芝摇摇头,斩钉截铁道:“彩芝哪里都不去。我对灵根复原一事早就不保半点希望,若非公子送来的灵药,便是服用了小玉露丸也是没用的。我便是真的生出不灭灵根,也全是公子灵药催生所致,彩芝这条灵根全拜公子所赐,只要公子不嫌弃,我愿拜入花狸峰门下。”

    殷公丑见她做出如此决定,也是松了一口气,殷勤可是给他下达了一定要留下韩彩芝的死任务,倘若韩彩芝见利忘义,动了别的心思,那可就要用强了。此事关系到殷勤血脉灵根之莘密,便是将韩彩芝毁了,也万万不能让其花落别家。

    将一个身具不灭灵根的修士杀了自然可惜,但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实在不行还可以像对待那些桀骜难驯的妖兽一般,将其弄成行尸走肉,囚禁关押起来,强行抽取其不灭灵气。

    韩彩芝的性子淳朴,对于身处的险境浑然不知,她只盼着那条亮绿的灵根真的是不灭灵根,从而能在花狸峰上扎下根儿来。巴娃子的灵根与血脉如何,韩彩芝心中有数,以他的资质就算做个宗门杂役都难。

    当韩彩芝听到云裳亲口许下巴娃子的内门宗籍,便知道她的灵根已经确定为不灭灵根了。这也是她上山之前,便与殷公丑定下的计划。她毕竟是巨猿峰的弃徒,身家根底全瞒不了人,倘若突然在花狸峰得了个内门甚至真传的位子,难免会被有心人猜测琢磨。

    此刻,总算是尘埃落定,千里迢迢山高水险的辛苦也总算有了回报,韩彩芝走在去往寒潭的小路上,感觉周围的一切既陌生又熟悉。回想当年初入巨猿峰时的激动与心喜,再到离开时的绝望与无辜,一种再世为人的感概,在韩彩芝的胸中弥漫开来。感受着寒潭周围浓郁的灵气,韩彩芝将头靠在巴娃子的肩膀上,幸福地闭上眼睛,真想就这般靠着他,什么都不去想,一路走着,直到地老天荒。

    “前面就是老祖办了,殷公丑与你们相熟,老祖身边不能少了人,我便不与你们过去了。”距离老祖办还有一段距离,蓝雀停下脚步,为两人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宅院道。殷勤此刻应该还在养伤,老祖对他搞砸了山门大比的处理态度模棱两可,蓝雀在没有摸清老祖的真实想法之前,不想冒然去到老祖办。

    韩彩芝忙直起身子,松开巴娃子的手臂,朝蓝雀施礼道:“谢谢前辈一路照料。”

    “你我还是姐妹相称的好。”蓝雀微笑道:“你夫君也是内门弟子了,不必太过拘礼。”

    说话间,殷公丑带着人已经从老祖办里迎了出来,与蓝雀客套几句,将两人引入了老祖办。一进远门,一个衣着邋遢的干瘦修士便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不待殷公丑引荐,就自我介绍说,姓符,乃是老祖办下面丹药研究所的所长。

    巴娃子虽然没读过多少书,却也是混迹街头多年,懂得进庙烧香,逢神就拜的道理,忙冲符小药还礼寒暄。

    不成想对方根本就没理他,只将一双小眼在韩彩芝身上飘来荡去地,一边细细端详,还一边摸着下巴,连声说好。

    巴娃子没想到刚入山门便遇到个窥视媳妇美色的登徒子,心头又气又恼,正不知如何是好,殷公丑却笑嘻嘻地推开符小药道:“别堵着路,我还得带他们二人去见主任呢,人早晚是你的,看你猴儿急的样子。”

    符小药讪笑着闪开道路,目光却依旧黏在韩彩芝的身上,看他那馋涎欲滴的表情,巴娃子真担心这家伙会突然扑到彩芝身上。他更是被殷公丑的话吓了一跳,忙死死揽住彩芝的臂弯,目露凶光,一副谁敢上前,就要跟谁拼命的模样。

    韩彩芝却是在宗门待过的,知道宗门里虽然不乏鬼魅魍魉之徒,但其说话行事,咋也不会像地痞流氓般地露骨直白,这其中必有误会。她偷偷掐了巴娃子一把,挣开他的手臂,朝符小药施礼道:“前辈可是曾经在郡城里大名鼎鼎的炼丹大师符药仙?”

    符小药连连点头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大名,待会见到主任千万要求他,将来跟了我吧?”

    殷公丑见巴娃子误会,符小药却越描越黑,笑骂道:“郡城什么时候多了位符药仙?我只知道有个‘药疯子’。”又对韩彩芝二人道,“走吧,走吧,莫要理他,殷主任还在后院等你们呢。彩芝将来会不会在他手下当差,还要主任点头才行。”

    “她不在我这儿当差,难道还要去后山给秋香那婆娘当差吗?”符小药不甘地在后面大喊道。

    殷公丑也不理他,有些抱歉地与两人解释道:“药疯子最近忙晕了,看见老祖办来了新人,就抢着往他那里拉,让两位见笑了。”

    巴娃子心中冒起一股寒意,万万没想到那邋遢汉子竟然就是郡城中颇有名气的“药疯子”!许多人当面喊他“符药仙”,背地里都称他“符要命”,听说这人性子极其古怪,且心狠手辣,更有传言,说此人曾经偷偷种植蛮荒禁药“人身果”,乃是郡城花红榜上通缉排名前几的凶人。

    正琢磨着,迎面走来一个胖大的红衣女子,明明满脸横肉,说话却是嗲声嗲气,见了殷公丑竟然还腻声道了声:“二哥。”巴娃子不认识符小药,倒是认出这胖大女人也是仓山郡城大大有名的凶人,人称红蜘蛛的赏金猎人朱丑妹。

    巴娃子忽然觉得有些滑稽,声名狼藉的通缉逃犯竟然与大名鼎鼎的赏金猎人,出现在同一个小院之中!

    不过,没等他俩进到第三进的后院,门外便传来一个女修清亮的声音:“殷主任可在吗?老祖宣他去暖云阁议事。”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