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办,殷主任独居的后院之内,孙阿巧忙得脚不沾地,一会儿往屋里端两盘小菜,一会儿又扯出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端进去。更新最快朱丑妹面色尴尬地站在殷勤的屋门口看着孙阿巧忙,杀人越货她是行家,这些伺候人的活计却插不上手。

    好不容易等到殷勤吃完了,孙阿巧打好一盆热水要往屋里送,朱丑妹忙抢上前道:“我来,我来,小孙累了半日,这水我来送。”

    “不敢劳动您的大驾。”孙阿巧白她一眼,冷然道,“主任头一天试剑,就撺掇他比试御剑飞行,现在主任伤成这样,你要负全部责任!”

    朱丑妹堂堂筑基修士,却被个炼气期的小丫头片子数落得没有脾气。

    “小孙......口苦啊......给我切些玲珑果来......”屋内传来殷主任气息微弱的声音,孙阿巧甜甜地应了一声,又狠狠瞪了朱丑妹一眼,才一路小跑地往前院去了。

    朱丑妹撇撇嘴,瞥了一眼里屋装模作样躺在床上的殷主任,心道:殷小四不去当戏子真是可惜了,在后山给我吹嘘他的速啥蛮时滔滔不绝,一到老祖办的门口便翻了白眼,吐血晕厥。不就是大考的事情弄砸了,怕被老祖教训吗?你装样也装得像些,哪见过身受重伤都卧床不起了,还要吃要喝的,刚刚那么一大碗面,连老娘都够呛能吃下!

    看着孙阿巧走得远了,朱丑妹朝屋里扒头,腻声唤道:“主任,好些了吗?人家想进去给您揉揉腰。”

    “滚蛋!”屋里传来殷勤的低吼,“少跟我这儿起腻。赶紧到藏经阁给我盯人盯考卷去,记住我的用人标准了吗?”

    朱丑妹收起嬉笑的神色,悄声道:“记下了,主任放心。”领了任务的朱丑妹不敢多待,回屋唤醒呼呼大睡快一个对时的殷公寅道:“别睡了,你二哥已经上山了。”

    。。。。。。

    大考的题目让每个弟子都感到崩溃,不过既然谁都考得不咋地,弟子们发通牢骚也就将这件事情丢在脑后。每位弟子都为这次大考准备了多日,总算可以放松心情,享受这半日的闲暇时光。

    花狸峰的弟子,大部分都是上山不到一年的新收,久不闻锣鼓之声,乍一听山下的喧嚣吵闹,都觉得亲切非常。莺儿率领几个贪狼执事,迎出了山门。巴娃子老远便瞧见一个容颜清丽脱俗的仙子立于山门口,慌得高喊一声“参见老祖”就要下跪。

    韩彩芝毕竟在万兽谷待过十几年,见过云裳老祖的模样,忙扯住他道:“先别拜,那人不是老祖。”

    巴娃子臊了个大红脸,殷公丑从后面上来道:“那是老祖座下七大女修之一的莺儿仙子,她能亲自迎出山门,可见老祖对你们的重视。”

    韩彩芝的神情也颇激动,莺儿不是云裳的嫡传弟子,本名叫做秦英,早在跟随云裳之前就是万兽谷里排名前几的筑基女修。也是韩彩芝之流,暗中崇拜的前辈,今日能被莺儿亲自迎入山门,却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殊荣呢。

    莺儿的性格与蓝雀有几分相像,待人处事,沉稳大方,云裳将蓝雀留在身边打理杂事,许多迎来送往的事情就都交与莺儿来办。

    她心中也对老祖如此礼遇巴娃子夫妇感到奇怪,但也不敢因为这两人修为低微而心存怠慢。仙人点化的传奇,莺儿也有耳闻,听说巴娃子的婆娘是个独眼的,见面时才惊讶地发现韩彩芝将然双目皆明,只是有只眼睛周围还有许多细碎的疤痕,看起来有些别扭而已。

    莺儿的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马上便恢复了笑语盈盈,与巴娃子两口子问寒问暖,让两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温暖。

    殷公丑交代过莺儿的来历,便刻意放慢了脚步,渐渐落在队伍的后面,见大家的注意力全在巴娃子夫妇那里,这才朝一直掉在后头的范猴子道:“等会儿我带您和十三舅爷从侧门进去,咱们直接去老祖办,殷勤在那边等咱们。”

    站在范猴子身边的是个与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干瘦老者,看样貌倒比范猴子还要老些。范十三也是炼气期的修为,只有炼气四级,比范猴子差得远了。年轻时的范十三风流倜傥,好酒多金,自打闯祸出事之后,为免杀身之祸,东躲西藏最后落脚在聚香斋。命虽保住了,日子过得却不舒心,以至于容貌显得更加苍老,满脸皱纹,腰弯背驼,倒像是范猴子的爹。

    范十三偷酒被楚大先生发现,虽然没受什么大罪,却也是整日里担惊受怕,直到三哥找上门,说是走了花狸峰殷家的门路,总算将他救了下来。

    殷家满门被灭的消息范十三是知道的,只道范家失去这棵可以依靠的大树算是完了。没想到,殷家竟然出了个殷勤,短短时日便攀上了万兽谷的高枝儿,成了花狸老祖座下的红人。这一刻,他抬头望着前方高耸巍峨的门楼,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连佝偻着的腰背也挺直了一些。

    巴娃子是个嘴拙的,被莺儿的美貌气质所摄,连整话都说不出来。韩彩芝被莺儿挽着手臂入了山门,左右看看,忽然发现身边不见了殷公丑,心中不免有些慌张,这一路全仗殷公丑等人的指点照料,才能平安无事。

    莺儿见她紧张,紧了下她的手臂道:“老祖在花狸阁,等下拜见的时候也不必太过拘束,我家老祖可是万兽谷五峰之中最好说话的一个呢。”

    韩彩芝被她一说,反而更紧张了,莺儿那话说与不知根底的外人还行。韩彩芝却是在万兽谷修行了十余年的弟子,花狸老祖虽然金丹成就的最晚,并且身为女修,但是擒龙伏虎,猎杀妖兽不逊其他任何一峰,同时脾气之火爆,也是出了名的。她想起殷公丑一路上常常提起的四弟殷勤,甚至她的灵根断续,瞽目复明全都拜了这位殷主任所赐,忍不住悄声问道:“殷主任也在花狸阁中吗?”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