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点化?云裳听了蓝雀绘声绘色地学说当日在仓山郡城彩帖售卖大会时的小胖仙人,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个小胖妞的形象。庞大尼那死丫头下山也快一个月了吧?这可是她花云裳唯一的入室弟子啊,结果跟着她没练几天便撂挑子不干,跑到郡城野去了。

    蓝雀见云裳忽然问起庞大尼的去向,心中有点奇怪,答道:“我前儿还与殷主任问起他呢,说是眼下在野狼镇,大尼身边有殷主任的大哥殷公子陪着,请老祖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云裳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那也是个惹祸精,不去祸害别人就该谢天谢地了。”

    蓝雀服侍云裳多年,早摸透了她的脾气,老祖甩闲话,作为弟子最好是低头不语假装没听见,千万别想着在一边添油加醋地帮腔。她低下头,目光停留在墙角处几团揉搓得不成样子的草纸上面,眼睛不禁一亮,那不就是差点将她折磨得心神崩溃的大考考卷吗?怎会被老祖弄成那个样子?

    蓝雀凝神细看,没错儿,就是大考的考卷,虽然看不清题目的文字,但上面那些令人崩溃的三角方块却能看得真真的!问题是,老祖为何要将这考卷弄成那般模样?蓝雀看着被云裳涂抹得乱七八糟的草纸,忽然发下一角上,七扭八歪地写了“殷勤、混蛋”四个字,她的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悟的神情,皱了半日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云裳今天心情非常不爽,借题发挥地往庞大尼身上发了一顿牢骚,见蓝雀像个木头桩子一般站在那里,随口问道:“大考的题目你们下去做了吗?”

    蓝雀回过神儿来,心中已有定策,她将下巴抵在胸口上,带着哭腔诉苦道:“蓝雀实在惭愧,大考的题目实在,实在是太难了,莫说做,有些连题目都看不明白。蓝雀实在愧见老祖,请老祖责罚!”

    云裳被蓝雀如此说,心情忽然大好了起来,声音也随着温柔许多道:“这次大考,题目都是殷勤那小子弄的,许忘筌也没把好关,以至于题目出的偏颇了些。”她犹豫一下,假作漫不经心地随口又问,“其他几个呢,可都答上来了吗?”

    蓝雀偷窥云裳的表情,知道这把赌对了,她叹了口气道:“我虽没问,可看她们几个的样子,也是被这考卷难住了呢。唯有,唯有瓜皮一直在写。”

    云裳哦了一声,心道:瓜皮那小家伙,平日里蔫声不语的,没想到脑瓜却灵活的紧呢!对于这套考卷,她的心情是纠结的,一方面若是大家都答不上来,她便不会觉得没有面子,可另一方面,倘若暖云阁没人能够答出来,岂不是显得老祖身边没人吗?至于老祖答了多少道题,哼哼,倒要看看哪个皮痒了,敢问这个!

    不过眼下还不是纠结考题的问题,巴娃子两口子敲锣打鼓送匾送牌位又是怎么回事?令狐若虚倒是定期会给她发来郡城方面的简报,不过他所介绍的除了郡城武家以及几个修仙大家族的动向,主要还是集中在彩帖的售卖与盈利上面。

    虽然只卖了一期,依靠殷勤这个点子却也让花狸峰赚了个盆满钵满。云裳不可能不关心彩帖的销售以及未来的行情。郡城方面将花狸峰踢开,单独与殷勤合作让人不爽,不过云裳却不以为意。对于来自聚香斋的恶意,云裳更是更是不屑一顾,小混球的血脉都在老娘的掌控之中,任凭楚阿大那鬼女人费尽心机,到最后也只配喝老娘的洗脚水!

    至于仙人点化,巴娃子之类的细枝末节,令狐若虚不以为意,也就没有细说。云裳可不认为,以巴娃子的实力背景,可以组织起这么大的一支队伍跋山涉水几千里,跑上花狸峰来送匾。

    蓝雀道:“听说当日是殷勤的二哥殷公丑去到巴娃子家中送药的,或许是殷主任授意的,想借着这件事,为以后彩帖之售卖,造些声势出来。”

    云裳沉吟道:“怕是没有这么简单,你有没有想过,整件事情中最蹊跷的就是他那婆娘韩彩芝的灵根是如何医好的?”

    蓝雀深以为然道:“老祖所说也正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处。那韩彩芝的根脚不难查明,不过是巨猿峰下的外门弟子而已。她是在上次宗门试炼中伤了灵根,因为耽搁了太长的时间,没能及时治疗,导致灵根枯萎断绝。以她的这种情况,仅凭一瓶小玉露丸根本不可能医好,除非是......”蓝雀皱着眉头沉吟道,“除非她所服用的根本不是小玉露丸,而是再造丹!”..

    云裳脸上浮起一丝玩味的神色,隐隐猜到其中奥妙:那小混球的一丝不灭灵气比再造丹的药力还要强上三分,殷公丑既然亲自上门,怕是用到了殷勤的不灭灵气。问题是,殷勤的不灭灵力并非寻常灵力那般可从灵石或者灵穴中汲取,他的不灭灵根乃是腾蛇与玄龟两股血脉交感而生,其灵力源头也是其玄武血脉。从这个意义上说,殷勤每挤出一丝不灭灵气,就相当于消耗一滴玄武精血。

    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残废女修,下这么大的本,值得吗?只是为了圆那个仙人点化的传说而已?云裳觉得不值,不过转念她又释然了,倘若殷勤如此做,是为了讨好那个装神弄鬼的胖大妮倒也不亏。

    蓝雀见云裳脸上神色变幻,知道其中必有隐情,而且多半与那深深鬼鬼的殷大主任脱不开关系。她正要请示云裳,该如何接待巴娃子的送匾队伍,莺儿又送来一封拜帖,落款儿上署名的正是巴娃子与韩彩芝。

    莺儿解释道,巴娃子的队伍现在山脚之下驻扎,需得老祖首肯才敢上山。

    云裳接过拜帖,见上面用符文封印,指明由老祖亲启,她心中奇怪:又不是什么机密的信函,为什么要用符文封印?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