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云阁内,云裳靠在暖玉塌上,纤纤素手抚在额头上面,轻轻揉捏,一副病恹恹的柔弱模样。

    她觉得头疼,已经有一百年没尝过头疼的滋味了吧?云裳拿起身前几张满是皱褶险些被揉搓烂了的考卷,看一眼上面那些黑的白的,三角方块,觉得太阳穴又开始通通地跳。

    她赶紧将那几张破纸挥到一旁,用力地做了几下深呼吸,尽可能平息着胸中的怒气。一个没留意,就被那小混蛋算计了。什么玩意啊!这可是山门大考,竟然被那小混蛋搞出这么一套不伦不类的考题出来!

    没本事按照宗门的传承搞武比也就算了,文比倒是出些像样的题目啊?合着道法丹诀一概不问,全是些连题目都看不明白的弯弯绕!

    最可恨的是,这混球怕老娘查问大考之事,提前弄了本《道浅集》让老娘看,背得老娘成天昏昏欲睡,提不起精神来!

    许忘筌也是个窝囊废,被那浑人几句话便震虎住了,堂堂文曲大长老,山门大比的考题是啥,考前竟然全然不知!

    阿蛮不知到哪里疯去了!那小东西被混球诓了,说是给她单独建种鱼腥草的果园,让她自己去圈地,结果小东西把地越圈越大,听说都圈到散养区去了。这下倒好,都不用廉贞部出人就把后山的妖兽清走了不少。可笑那小东西被那混球当驴使唤还不自知!成天介天不亮就往后山跑,月亮老高才回来,驴都没她这么勤快。..

    云裳在心中碎碎念了一阵,不死心地又抓起考卷,这回不敢看让她头疼的图形题而是向后面的最高难度发起挑战。

    只见一道推敲题目写的是:

    某燕姓寡妇不守妇道与村中多人有染,于某月黑风高之夜被人杀于家中。经查当日共有张三,李四,王五,赵六共四人分别去过燕寡妇家中,凶嫌必是其中之一。

    经审,张三供曰:我四人皆是本分良民不会杀人,我走时她还活着。李四曰:我乃去到她家的第二人,到时她已死了。王五曰:我乃第三人,走时她尚活着。赵六曰:杀人者比我先到,到时她已死了。

    现可断定这四人句句皆是扯谎,若你来审案,可否仅从这四人供词中找到那杀人凶徒?

    那混球还真是个记仇的,出个题目也不忘暗损下燕自然!云裳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然后托着香腮,秀美紧锁,苦苦思索,功夫不大目光便渐渐涣散......她打了个哈欠,将考卷扒拉到一旁,也真是奇了,明明外面艳阳高照,一看题目竟然就困倦起来!不过这题目好生无聊,连带被杀的燕寡妇,一共五人,哪个不是男盗女娼的货色?哪里用得着费力推敲?若我来审,全都拉出去砍了!

    耳边传来铜磬打点,那是提醒所有参加大考的弟子,还有一刻便要交卷了。按照宗门的规矩,山门大考结束之际,老祖总要出面,对弟子们讲些鼓舞士气,勉励上进的话。

    云裳从塌上起身,一边对镜整理云鬓衣裙,一边犯愁。大考的考题被那浑人搞成这副样子,等下见了弟子们可咋说?想到那些为了大考,日夜苦读经卷的弟子,当他们面对这份考卷的时候,该是怎样一副表情,当他们被这些弯弯绕的考题折磨得欲哭无泪时,该是怎样一种心境?云裳苦笑,真不知道该如何勉励弟子们了,难不成要对他们实话实说,那考卷中的题目,连他们的老祖尊师也答不上来?

    云裳正犯愁呢,门外传来蓝雀急匆匆的脚步声。

    这丫头这么快就做完考题了?云裳吃惊了,蓝雀几个每人也领了份题目,云裳让她们以藏经阁的钟声为准,各自下去答题,不用在外服侍。

    “老祖,山下有人给咱们送匾来了。”蓝雀在门外,声音听起来怪怪的,说的话也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这花狸峰是修炼的道场,又不是商家店铺,谁吃饱了撑的跑大老远给花狸峰送匾?再说,就算送块匾来,随便哪个长老执事去接下就行了,也值得到我这里来说?

    云裳有些奇怪地嘀咕两句,还是让蓝雀进屋细禀。

    蓝雀的情绪不高,她与几个姐妹在下面做考卷,也被其中的古怪题目折磨到了。前面有些算术题,她还能勉强应付,到了中间的图形题和后面的推敲题,那就基本上束手无策了。问题是,她偷眼观察姐妹们的情况,其中那个瓜皮竟然将图形题也答了许多,这就让蓝雀感到压力了。

    要知道,这可是仅次于宗门大比的山门大考啊!谁能想到,连老祖都没有事先看过考题?就连蓝雀这些老祖身边的弟子,虽然觉得考题太过离谱,但也都想当然地以为,这份考题虽然是殷勤所出,却也一定是老祖授意,其中必有深意。

    蓝雀早在最后一次铜磬打点之前就头晕脑胀地放弃了继续解题的努力,她偷偷观察姐妹们的情况。石葫芦的考卷还停留在头一页上,似乎被前面的某题难住了,竟然一直停在那道题目上面,后面的考卷看都没看。莺儿的情形应该和她差不多,应该也是在中间部分的图形题目上放弃了,那丫头虽然假惺惺地装作答题,看她颊染红霞的样子,就知道也被难住了。

    鸭蛋的情况也差不多,不过这丫头心宽,看她在草纸上一笔一笔仔细描画的样子,肯定是在做画。

    别看肥满最好哭,其实却是个不安分的,自己做不出来便东瞅西瞧,看见人家写点什么就厚着脸皮伸头去抄。可惜她边上坐的是石葫芦,抄也抄不到什么。

    最让蓝雀想不到的是瓜皮,那个身材小小的丫头,竟然一直在闷头写,蓝雀眼见她将图形题那页写得满满腾腾,竟然已经翻倒最后一页的推敲题了!

    要知道大考的结果,老祖可是要亲眼过目的!大家考的好坏,说不定便关系到日后能否得到老祖青睐呢。蓝雀看着角落里奋笔疾书的瓜皮,感到一阵阵紧迫的压力。好在门外忽然有执事来报,说是山下有人来给花狸峰送匾,她赶紧抓了这个机会,打着给老祖报信的旗号,提前交卷了。好歹也算一个借口,以后被人问起大考的事情,还可以解释说,因为给老祖报信,耽搁了时间,没能答完题目。

    蓝雀一边走,一边听那执事汇报山下来人的情况,越听便越觉得这事还是有必要禀报老祖的,那巴娃子与韩彩芝的轶事已经传遍了郡城,其中故事又与花狸峰颇有联系,他二人敲锣打鼓地上山送匾,也是给花狸峰长脸的事情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