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剑的品质原本不错,但朱丑妹不知道催动的法诀,只能找高手重新淬炼,强行抹去本主的印记,其结果就是水晶剑的品质掉了半个档次,从高级法器跌到了中上品的法剑。

    朱丑妹喘着粗气,看着前面只剩个玩偶大小的殷勤的背影,心里骂娘:这家伙刚刚脸色苍白,鬓角冒汗的惨象别是装的吧?莫非他是故意装怂,引老娘上钩,主动与他赌彩头?

    想到一顿火锅的开销着实不菲,朱丑妹心头冒火,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了孩儿!在朱丑妹眼中,殷勤就像是个剑修一般,其遁速已经达到了身剑合一的剑修境界。不,应该比寻常的剑修还要快上一两分!

    她正自后悔不该贪小便宜,与殷勤赌彩头,忽见前方一道白影,仿佛闪电般地划破天穹,朝着殷勤冲了过去。

    “小心妖禽!”朱丑妹脸色一变,朝着前方的殷勤大声吼道。

    修士御剑飞行,最怕就是在空中遭遇飞行的妖禽。尤其双方都在急速飞行的时候,一旦在空中遭遇根本没有闪避的时间。

    有些妖禽的遁速甚至比飞剑还要快,与修士相撞的话,其效果就如同修士斗法中,两柄飞剑在空中全力相拼一般。问题是,修士的血肉之躯如何能与经过千锤百炼真火淬炼的金刚法剑相比?更何况,即便是两柄法剑在空中极速硬碰,也有崩豁口的情况呢!

    在朱丑妹的经验里,修士御剑极速飞行撞到妖禽的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被撞掉个胳膊大腿都算是幸运的,有些倒霉蛋,甚至会被妖禽从身躯上穿出一个大血洞,若是被撞到脑袋,那基本就算是道途已尽,大罗金仙也救不回来了。

    那道快如闪电的白影,绝对是在空中疾掠的妖禽,其遁速比朱丑妹御剑的速度还要快上两分,朱丑妹的话音未落,前面便嘭地一声闷响。

    “我艹!”殷主任大喝一声,空中白花绽放,片片白羽如雪花般飘落,他就像一枝离弦的箭,突然射中了空中透明的金刚盾牌,猛地定住,殷勤只来得及骂一声,便如断线风筝一般从空中跌落下去。

    “殷小四儿!”朱丑妹急得眼都红了,叫出了她与殷公寅私下里对殷勤的称呼。她再顾不得脚下飞剑已经接近崩裂的边缘,一张大脸猛然涨得通红,全身的灵力轰然涌动,催动着时刻都要崩裂的小剑朝殷勤跌落的方向急坠而去。

    将近百丈的距离,朱丑妹瞬息即至。活该殷主任倒霉,跌落的地带不但没有高耸的树木缓冲,而且连灌木野草都不见,竟是个寸草不生,怪石嶙峋的秃坡。朱丑妹看到这幅地形,心里便是一凉,看准了殷勤坠落的地方,脚下用力一踏,顾不得收起飞剑便从空中跳下。

    只听噗通一声,朱丑妹胖大的身躯砸在地上,溅起碎石无数,饶是她跳下之前已经运功护体,也被摔得头晕眼花。朱丑妹挣扎着爬起来,原地转了两圈儿才看清殷勤就在三丈开外的地上。她跌跌撞撞地冲过去,不由愣住了。

    殷主任虽然灰头土脸,身上的“速破蛮”也破烂不堪成了乞丐衫,可地上除了几片染了血的白羽,并没她想象中鲜血四溅,肚肠满地残象。殷主任坐在地上,晕乎乎的模样,不知是撞的还是摔的?

    朱丑妹赶紧蹿过去,她不敢冒然移动殷勤,一边从兽皮袋里掏出小玉露丸,一边急切地问道:“殷小四儿,你咋样了?伤到哪儿了?”

    殷勤使劲儿晃了晃脑袋,感觉不那么天旋地转地晕了。他接过朱丑妹递来的丹丸,想往嘴里送,却感觉嘴里还有别的东西,呸呸两声,吐出一片鸟羽来。殷勤暗骂晦气,一边将小玉露丸含在口中,一边默运灵力,催动血脉,检查周身。

    他是被妖禽一头撞在了右肩上面,这下撞得着实不轻,若非他内有玄龟铁血,外有玉润灵胎,这只膀子非得被那妖禽的铁喙切下来不可。饶是如此,他的右肩也是乌青一片,虽然没有出血,却已经麻木得没了知觉,连带着整个右胸都隐隐作痛。

    好在这些都是些皮肉伤,比当初在寒潭被云裳小手啪啪还要好过的多。殷勤一边将小玉露丸的药力激发出来,一边缓缓催动不灭灵根,功夫不大右肩便渐渐有了清凉的感觉。

    朱丑妹一直在边上守护着,望着殷勤右肩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变浅,她也是暗暗咂舌。若非亲眼得见,打死她也不敢相信,竟然有筑基修士能在如此险情之下全身而退!

    不过蛮荒里那么多的筑基修士,每日里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几十年也不见得能出一起类似的事件。殷主任头次御剑上天,就被鸟给撞下来,这运气简直是衰到姥姥家了。却不知是哪种妖禽将他撞下来的?看那妖禽的速度,连三级的灵鹞都追不上它。

    “主任,那撞你的妖禽在你身下压着呢!”朱丑妹见殷勤运功调理完毕,瞪着两眼四下学么,忙指了指他的屁股下面道。

    殷勤哦了一声,想往起站,却觉得周身酸痛,从三百丈的高处一头栽落,这滋味真够酸爽,好处是,晕高的心里障碍,算是一次性地根治了。殷勤呲牙裂嘴地朝朱丑妹伸手道:“老三家的,过来扶我一把。”

    “叫三嫂!”朱丑妹见殷勤没事,总算放心下来,见殷勤不以主任自居,便也开起玩笑来,“老三家的也是你能叫的?”

    “殷小四儿难道是你能叫的?”殷勤被朱丑妹小心翼翼地搀扶起来,嘿嘿笑道,“不管怎么说,这顿火锅,怕是要老三家的破费了。”

    朱丑妹想耍赖说没到地方,可回想起殷勤那不可思议的遁速,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目光在地上扫了一眼,朱丑妹也不禁傻眼了:“你,你刚才竟然撞了头惊悸鸟!”

    惊悸鸟,一种极其胆小却又极其危险的妖禽,其飞行遁速之快,堪比筑基剑修的剑丸,绝对算得上金丹之下,所有在空中御剑飞行修士之噩梦。

    殷勤看着朱丑妹从地上提起那头脑袋都撞烂的傻鸟,苦笑道:“也不知这东西受了何等惊吓,竟然飞得如此狼狈。”

    朱丑妹心中却是暗自窃喜,这可是一只三级血脉的惊悸鸟,带回去拔毛剁了,足够用来做火锅的主菜了。

    殷勤看着朱丑妹喜形于色的样子,就知道她动的什么心思,正想嘲笑她几句,忽然提起鼻子闻了闻:什么味道?好熟悉的感觉。

    同一时刻,距离此处几十里的地方,吓飞了惊悸鸟的阿蛮正急急如同丧家之犬般地往寒潭那边逃。啾,真是笨蛋,那么大个人竟然被那傻鸟撞下来!啾,我得赶紧回去,万一被花云裳知道我跑出这么远,又要被她拧尾巴。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