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祖办到后山的灵田不过隔了一个山头,大概几十里的距离,殷勤觉得距离太短,不够他试剑的。从灵田往外,是方圆百里,七峰相缀的灵兽园,再往外是方圆三五百里的散养区,最外围则是绵延几千里的仓山西麓的一条枝脉,也属于花狸峰的地盘,却是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

    殷勤便将试剑的区域定在了这一大片的荒山之间。

    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如果全力催动灵力,一般情况下一个时辰能够飞行两千里。这两千里的距离,也是大多数筑基初期修士的飞行极限。

    所谓大多数是指五行缺三或者五行缺二的中上品灵根而言。五行缺一甚至五行俱全的修士极难走到筑基这一步。

    修士再想飞远些就要从灵石中汲取灵气才行。由于汲取灵气的速度,与灵根数量有颇多关系。像殷勤这种五行俱全的废灵根,汲取灵气的速度要远远慢于中上品灵根的修士。说白了,只靠一支灵根汲取灵气的速度,根本无法满足御剑全速飞行的消耗,所以对于五行俱全的废灵根修士来说,御剑飞行一千里之后,就会面临无法续航的情况。

    不过殷勤是个例外,他虽五行俱全,却并没有单练一条,他的五条灵根全面发展的。在云裳金丹的天元祖气与他不灭灵根的地元祖气的夹磨之下,他晋级筑基,不是单独一条灵根粗壮二十倍,而是五条灵根全都粗壮了二十倍的结果。

    虽然按照单一属性的灵力总量来说,他还是个筑基一级的修士,但若不考虑灵力的五行属性,将殷勤体内各条灵根所孕育的灵力叠加,那么他的灵力总量,已经相当于筑基中期五级半的修士了。之所以多算半级,是他体内还有一条已经管壁实体化,却比其他灵根细了一半的不灭灵根。

    当然,上述的算法也只是个理论上的估值,真正的战力却不是灵力的简单叠加。

    但是对于单纯的御剑飞行来说,的确是个纯拼灵力储量的活计。殷勤身上两把法剑,便可轮流汲取两种不同属性的灵气,相比之下朱丑妹虽然有三条水灵根,却也未见得能占到多大便宜。

    寒潭周边,严禁御剑施法。殷勤不想多事,与朱丑妹先翻过一座山头,到了灵田附近,这才小心翼翼控制着飞剑,将身体升于半空,望着脚下,豆腐块大小的房屋院落,感受着耳边呼呼的风响,筑基修士即便御剑,也基本只能在距离地表三千多丈的空气对流层之内活动。说白了,以筑基修士的能力,是没有办法把白云踩在脚底下的。

    殷勤将高度控制在距离地面三百丈左右,便停了下来。三百丈到五百丈之间,是大多数筑基修士御剑飞行的高度。再往上升,就很容易遭遇低云团,凡人虽然对腾云驾雾的修士羡慕非常。说实话,没有哪个修士喜欢在云彩里钻,潮湿憋气不说,还特么看不清方向。经常有修士,一猛子钻进去,钻出来时才发现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殷勤朝仓山西麓的一个尖耸山头比划道:“咱们就往那个山头走,看谁先到如何?”

    朱丑妹目测一下距离,那山头距离此处也就是三百多里,全速飞去的话也就是一炷香的功夫。她整理了一下衣裙,将碍事的裙摆全都塞好扎紧。虽然不认同殷主任那种平趴的御剑姿势,但殷勤对于法袍碍事的说法却是没错。朱丑妹以前每次外出狩猎,捉人也都会尽量选些兽皮包身的衣服。

    殷勤趁着她整理衣衫的当空,默默催动法剑在空中缓缓盘旋几圈,越发觉得他没弄个红斗篷是正确的选择。在地面没有感觉,升到空中才晓得,这里的风忒大,弄个斗篷,可就真成了拉风的累赘了!

    朱丑妹做好准备,挑衅般地朝殷勤道:“主任,干比划没意思,要不要来点彩头啊?”

    殷勤笑骂:“你们这帮家伙,看我赚点灵石就眼红。前儿刚从我这领了兽皮袋子,今儿就又想从我这儿搜刮东西走吗?我现在可是没飞都觉得晕呢!”

    朱丑妹娇嗔道:“人家哪里敢搜刮主任?实在是觉得没点彩头......”

    殷勤摆手道:“打住!你那套撒娇使赖的把戏,往我三哥身上撒去。”他想了想道,“就赌一顿火锅吧!还按照在铁翎峰山的标准,谁输了谁请,叫上老祖办的修士一起。家里那几头狼,没吃到火锅,跟我磨了不少日子了。”

    朱丑妹也是今非昔比,她虽没有筑基的任务,殷勤给她的兽皮袋里就是十五块中级灵石,让她自行购买修炼宝材。发灵石的时候,殷勤还说,这叫年中奖,等到了年底还有尾牙大会,还发真正的年终大奖。

    一顿火锅的钱朱丑妹出得起,更让她有信心的是,殷主任在地上虽然很强,但升到空中还真挺不适应的,看他那小脸儿都白了,鬓角见汗而不自觉,纯粹是一副强撑着的模样。

    见朱丑妹答应下来,殷勤深吸了口气,努力平静着他的心跳。他前世有个短板就是晕船,除此之外也有轻度的晕高,虽然梦想是个买架湾流,平时出行坐飞机却从来不坐靠窗口的位置。此刻“站”在一千多米的空中,耳边被风灌得呼呼作响,他还真有点心虚冒汗。

    为了圆儿时那个速破蛮的梦想,为了蛮墟未来的快递事业!今儿就拼他一把!殷勤在心中为自己打气,大声数,一、二、三,然后掐诀催法,身子往前一纵,咻地一下便蹿了出去!

    日你娘,这么快!朱丑妹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疯狂催动灵力,在殷勤后面紧追不舍。

    问题是,任凭朱丑妹如何加力,她与殷勤的距离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拉越大。她脚下的水晶法剑已经发出嗡嗡的微颤,那是法剑被催动到极致的警告。这柄水晶淬火剑是她从一个散修凶人手上赢来的,那散修喝多了,与她打赌,说她不能站着撒尿。结果那凶人不但输了赌局,还被她顺手用水蝗蛛丝拉断了头颅。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