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丑妹吧啦吧啦地讲了一通,忽然心生警觉:我这么说是不是太直接,太残忍了?殷主任可就是个废灵根,虽说被老祖青睐不知用何密法强行筑基成功,但哪怕他修炼到了筑基大圆满,以一条灵根之灵力对上同阶的天灵根修士照样会被人一巴掌拍死的啊。

    殷勤似乎对朱丑妹的一番唯灵根论毫不在意。他只默默地看着朱丑妹展示如何提速,如何减速,如何转弯以及倒退飞行的种种技巧。作为蛮虚荒原上大名鼎鼎的赏金猎人,朱丑妹在驾驭飞剑上还是颇有一套的,无论千里突袭还是御剑逃命,乃至修士斗法中的种种身法,全靠脚下之飞剑。朱丑妹也不藏私,一边缓缓讲解,一边将动作拆散放慢了做给殷勤看。

    殷勤一边观看一边在手中摆弄着飞剑,嘴里念叨着剑诀咒语,尽可能地将朱丑妹演示的种种身法融会贯通到自身上来。

    朱丑妹见殷勤一直站在地上比划,劝他必须要真正站到飞剑上面实际操练才行。

    殷勤迟疑片刻还是咬牙同意了,他摸出兽筋索将两柄小剑往小腿上捆。朱丑妹见状忙提醒他道:“飞剑最好插在腰往下的身体两侧,伸手就能摸到的地方。只有这样遇到紧急情况,才能让以最快的速度将其祭出。”

    殷勤不但没听她的,反而将两柄飞剑在小腿上面捆得结结实实,莫说将其祭出,就是用力扯都够呛能将它们拽下来。

    朱丑妹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拦他道:“你将飞剑绑得太紧了,遇到事情根本没法将其祭出!”

    殷勤反问道:“我为何要将飞剑祭出?”

    朱丑妹怀疑殷勤是不是被她刚才的话刺激到了?柔声道:“殷主任,修士遇到危险,全靠御剑飞行逃命呢,性命攸关的事情,您可别使小性儿啊!”

    殷勤见她紧张兮兮的样子,这才反应过来,他之前太过专注以至于朱丑妹误会他是在使性子。殷勤哈哈笑道:“我倒要向你请教,既然遇到紧急情况全靠飞剑逃命,为何还要费那功夫将其祭出来?直接将其绑在腿上,以灵力催动岂不是省事的多?”

    朱丑妹愣住了,蛮虚荒原上万年的道法传承,筑基修士从来都是脚踏飞剑御风而行的!哪有直接将其绑在身上飞的?朱丑妹在脑海中模拟一下此种情形,皱眉道:“主任将飞剑绑在腿上,在天上飞行岂不是站不起来了?”

    “为何一定要站起来?”殷勤反问道,“我听你说了那么多的道法诀窍,到有大半都是教授如何在这狭小的飞剑上保持平衡的。若是将飞剑固定在身上,既不用分心在平衡上面,又不用担心一旦失控被人从剑上打落下来。而且修士踏剑而行还有一宗最大的问题,那就是风阻太大。”

    见朱丑妹听不明白,殷勤从树上折下一截树枝道:“这截树枝就好比一个御剑飞行的修士,我若用同样的力道将其直立抛出和与地面平行抛出,树枝在空中飞行的距离要相差很多。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直立飞行在空中遭遇的风阻远远大于后者。”

    殷勤边说边做演示,朱丑妹恍然道:“主任所说与猎杀妖兽时投掷飞矛是一个道理。可是堂堂筑基修士,不能踏剑而行,反而将自己弄成个矛枪在天上飞,那也,那也太丑了吧?”

    朱丑妹不由自主在脑海中想象出一个画面,她与三五道友御剑飞行于蓝天白云之下,人家都背负双手立于飞剑之上,互相攀谈说笑,唯有她平趴着,想插句话还得费劲仰头,又或者干脆飞在众人的头顶?以她的身材绝对是个合格的可移动的遮阳凉伞!

    “飞剑是用来保命的,不是用来耍帅的!”殷勤扯了扯身上的紧身夜行衣,教育朱丑妹道,“筑基修士为了提升御剑飞行的速度,一味追求法剑的品质以及灵根的强度。殊不知,他们那一身大袖飘飘的法袍,根本就是个兜风减速的累赘。看我这身行头了吗?这叫速破蛮,再配合上我小腿上绑的飞剑,莫看你是筑基二级的修士,比起飞行的速度来,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朱丑妹不以为然,却也不好反驳,眼珠一转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道:“就算将飞剑绑在腿上平飞到速度更快,可主任是否想过,这飞剑除了剑遁之外,还是伤敌杀人的利器!主任将飞剑牢牢捆在腿上,若遇到争斗,想拔都拔不出来!”

    “我又是傻子,干嘛要用飞剑与人争斗?”殷勤不以为意道:“刚才不是你说的么?飞剑的坚硬程度除了受限于本身材质,还取决于向其注入的灵力总量,以我这种五行俱全的灵根,与同阶修士斗法对剑,法剑不是被人一剑斩断就是被人家的法剑撞飞。这种以己之短攻彼之长的傻事,我才不会去做。”

    “所以,主人只准备将这飞剑用作御剑飞行来用吗?”朱丑妹听了殷勤的话,心中不免有些同情他了。殷家这位老四,若论脑力智慧,荒原之上也难找出几个能与他相较的,却偏偏生了个五行俱全的灵根,修炼起来事倍功半,真实造化弄人!

    哪知殷勤却哈哈摆手道:“我今儿只是想尝试一下御剑飞行的感觉而已。再过些日子,等咱搞出飞舟来,我才不用这玩意。天上又冷,风又大,哪有坐在飞舟里舒服?不过么,这御剑飞行也许还有另外一宗用处......”殷勤摸着下巴,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念头。

    眼下花狸峰没钱去搞传输法阵,与外面的联系,要么是靠千里传音符传递讯息,大宗的货物全靠蛮荒牦牛用大车运。像一些小件的急件,一般都靠灵鹞往来运输。

    可灵鹞毕竟是个灵智不高的妖禽,飞行的速度与筑基修士的御剑飞行差了一截,而且其战力不高,在蛮荒上的天敌也有不少,让它运输风险不小。因此许多重要的物品,往往要筑基修士亲自御剑跑一趟才行。

    殷勤琢磨着,假如这套御剑飞行的新理论能够成功,不如招募一些可靠的筑基修士,搞一个“疾风快递”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