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修士听到动静,都跑来山门口看热闹,柳雨青他们来得早,站了个高处,看得真切。

    柳雨时触动了心事,本身又是个好静的,见四周的人越聚越多,秀眉微蹙,转身要走。却听身边的修士指着山下队伍中举着的一块大匾,议论纷纷道:“花狸老祖仙福永享,呵呵,这匾写的够直白。落款是巴娃子,韩彩芝,这两个名字挺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你的记性怎地这般差?他们俩个不就是前些日子在郡城传得沸沸扬扬吗?那个巴娃子就是买彩帖时得了仙人点化,不但中了咱们花狸彩的大奖,还医好了他婆娘的灵根。看这架势,那韩彩芝就是他的婆娘了!真娘的走了狗屎运啊。看他们这架势,是上山送匾来了!”

    “若说走运,那帮进了老祖办的修士才叫走运,听说殷主任大笔一挥,将他们全都转为内门弟子了!”..

    “可不是,那花狸彩也是他们老祖办搞起来的,听说最少也能赚十几块中级灵石!”

    “中级灵石?你见过灵石吗?要我说,老祖办赚了十几块高级灵石还差不多!”

    柳雨时听到老祖办三字就停了下来,她虽然听孙阿巧提过彩帖之事,却不知道其中还有仙人点化的奇闻。她竖起耳朵,想多听些细节,那几个修士却为老祖办到底赚了多少灵石争论不休。

    柳雨时正觉得有点失望,柳雨青忽然扯着她的衣袖道:“四、四姐,你看那轿、轿子里抬的不、不是人,是个长、长生牌、牌位!”

    柳雨时凝神看去,不禁抿嘴儿笑了,那轿子中果然抬的是两块牌位,右手一块写着“道法无边云裳老祖长生仙位”,左边一块写着“道力注照殷勤大长老长生禄位”。这可真是热闹了!她在宗门待了十几年,还真是头次见人敲锣打鼓地给宗门老祖和山门长老送匾,送长生牌位的呢!

    殷主任此刻应该听到信儿了吧?他会不会过来迎接牌位呢?想到那个男人硬将五枚中级灵石的债务栽在她头上时的邪邪笑容,柳雨时的小心脏忽然不争气地怦怦跳起来。趁着没人注意,她赶紧素手一扬,将一方纱娟挡在脸上。女修仙子在人多聚集之处,以轻纱遮面都属正常,唯有雨时娘,被她动作吸引,扭头看了女儿一眼,心中奇怪,这丫头看个热闹怎地连耳朵都红了?

    殷勤今日却没有像往常一般,在老祖办打坐修炼,而是去了后山。将山门大考的事情定下来之后,殷勤难得有两天空闲可以心无旁骛地打坐修行。筑基初期的修士淬炼灵根的时间可以长达半天,殷勤以不灭灵气辅助,则能一气儿坐满十个时辰,这几乎与筑基中后期的修士相当。

    不过连着打坐两日之后,他忽然想起险些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蓝雀与石葫芦的法剑还在他手上呢!当初说好暂借三日,今天可已经是第三天了。

    殷勤拍着脑袋,匆匆收了功法,下得塌来,如今他筑基已成,打坐再久下座时也不需要揉腿捏脚。殷勤连着唤了两声孙阿巧,不见人应,不禁有些奇怪,孙阿巧一早被他打发出去发考卷,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没回来?听着开考钟声当当响起,殷勤琢磨着,蓝雀一早也从老祖办领了一批考卷说是带回暖云阁与姐妹们做题,不定啥时候就会找他索要法剑。

    殷勤赶紧从乾坤戒中摸出赵白眼那套夜行衣,他的身材原本比赵白眼矮些,上山之后,被云裳左啪啪右啪啪地淬炼血脉,如今已经比赵白眼高壮不少。那套黑色的夜行衣穿在身上,紧绷绷地裹出他肌肉的线条。

    殷勤撇撇嘴,要的就是个效果!他又翻箱倒柜,找出之前从尚小鱼那里偷偷顺来的一条兽皮短裤,套在夜行衣的外面。回想起前世电影中那个咻咻乱飞,内裤外穿的能力者,殷勤觉得胸前还差一块标记。

    s标他就不考虑了,绣出来只会让人以为那是条蛇,没意思!他准备在胸口绣字,就绣“速、破、蛮”三个字。速指速度,破指力量,蛮指他的血统。殷勤攥着两把小剑,站在院中,望着无穷的天际,心中涌起一股征服天地的豪气。

    朱丑妹听到殷勤在院中喊她,忙将怀中的殷公寅推醒,脸上变色道:“坏了坏了,今日是大考的日子,你在我这里腻歪半日,耽误大事了!”

    殷公寅睡得迷迷糊糊道:“老四说可考可不考,没啥要紧吧?”

    朱丑妹狠狠掐他一下道:“赶紧起来,做题去。不想吃火锅了吗?”

    好容易将殷公寅提溜起床,朱丑妹被殷勤在院中催命般地喊了几遍,忙应声“来了”,便胡乱穿了件兽皮袍子,头发蓬松地冲到院中。

    等到朱丑妹看到殷勤的怪异样子,不禁愣住了,不明白殷主任穿了这身行头,是准备唱的哪出戏?

    殷勤见朱丑妹的目光在他的胸肌和大腿上流连忘返,咳嗽两声训斥她道:“修行之道,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整日里沉迷于床笫之欢,成什么样子?!”

    朱丑妹脸都不带红的,一边梳理头发一边回嘴道:“若不是主任逼着大家筑基,我家相公何苦冒着好大风险来修这水火抽添之坎离道法?累得人家腰疼呢!”说着,眼睛就又往殷勤的大腿上面瞄,啧啧赞道,“主任这两条大长腿生的真好,又长又直,要不然人都说,生的好,不如蛮人血脉混的好......”

    殷勤有些后悔穿这身骚包的衣服出来了,他的心念微微一动,便一脚兜在了朱丑妹的屁股上,瞪眼厉声喝道:“你若再胡说八道,休怪我一脚将你踢到寒潭里!”

    朱丑妹虽然知道殷勤出手极快,却是头一次见他筑基之后速度。以她的搏杀经验,只看到殷勤的肩膀微沉,就知道不妙,问题是双方离得太近,她连灵力都没来得及提起,就被殷勤踢中了。

    朱丑妹又羞又怒,捂着屁股道:“论辈份,我可是你三嫂!”

    殷勤冷哼一声道:“你把殷老三喊出来,看我敢不敢踢他?”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