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总算是考完了,早在柳雨时他们交卷之前,就有不少外门弟子受不了题目的折磨,提前交了卷子。X23US.COM更新最快这帮弟子此刻集结在修士大楼之前,三五成群议论纷纷,虽然不敢骂娘,却都是怨声载道,都说山门大考比考状元还难。

    石右任在屋中听了,心中很是不屑,这等荒唐的大考,能与朝廷的科举会试相提并论吗?他见孙阿巧收了东西要走,犹豫一下,还是勇气起身拦住她道:“孙仙子请留步,石某还有件事,想与仙子打个商量?”

    孙阿巧笑道:“可是削去宗籍之事吗?这个好办,等我回去在卷册上记下一笔就好。左右石大人也没领到宗门的符牌,省了好大事呢。”

    石右任心中滴血,尴尬地笑道:“不是这个,我是想问孙仙子,这山门大考的考题还有富余吗?能否多给我一份?”

    孙阿巧奇道:“石大人不是考完了么?为何还要考题?”

    石右任言不由衷道:“不瞒仙子,石某自幼读书,大小考试经历过不少,却从未见过贵峰如此......呃......新颖之题目。其中不少问题,让石某都感觉无从下手,因此想要一份回去,细细揣摩。”

    孙阿巧恍然道:“我手中的题目没有答案,石大人要来也没什么用处。不如你多等些时日,就可以到野狼镇甚至仓山郡城的书斋去买。这次宗门大考的考题连同解题之思路答案,我们都会集结成册,统一印制,连同老祖的悟道诗集《道浅集》一并发售。连一锭银都用不了,连凡人都能买得起呢。”

    石右任脸色猛然间惨白如纸,嗓子眼儿一甜,紧接着一股血腥味道便弥漫在鼻腔之中,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终于没能忍住,连咳了几声,喷出一股老血,整个人直挺挺地向后倒下。

    大家都被他吓了一跳,孙阿巧拿起镇纸便朝赵小六的头上招呼,恨声道:“你个蠢材!石大人一介凡人,你怎敢下那么重的手?看把大人拍得都吐血了!”

    赵小六抱着脑袋,撅着屁股,嗷嗷哀嚎,直说他真的只是随手拍了一下,没敢用灵力。

    雨时娘大呼小叫,柳雨青也急得不知所措,只有柳雨时虽然猜出石右任为何吐血,却也不能点破,只在一旁张罗着端水用药。

    孙阿巧随身带着老祖办的“小药囊”,见石右任惨白的脸上蒙着一层黑灰之气,有些担心地去掏小药囊。却被柳雨时不动声色地将她的手按住道:“表哥这一路车马劳顿,上了山也没休息便又参加大考,才致他心力憔悴。我手上还有些安神养身的丹药,等我上去取来。”

    孙阿巧望着柳雨时急匆匆上楼的背影,心中泛起一股凉意。这个女人不但聪明,而且心肠够狠,只是时运不济才一直在外门苦苦挣扎。眼下殷主任要用她,却不知她将来会做出怎样一番局面?

    石右任被雨时娘掐了几下人中,方才吐出胸中憋闷着的一口浊气,感觉身子依靠之处一片柔软滑腻,他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头上方两块长满黑毛的胸肌。急得满头大汗的赵五哥,见怀中所抱的石记名终于睁眼,喜得忙冲外面虬髯修士喊:“胡前辈,胡前辈!石记名已经醒转了,求你放了我家小六吧?”不料,他说话间抬了下胳膊,石右任被他腋下汗气一熏,眼睛翻白又晕厥过去。

    待到柳雨时从楼上取了几瓶不值钱的丹药下来,虬髯修士也唤来了懂医道的修士,为石右任把脉之后,与柳雨时的说法差不多,都说是旅途劳顿,加之用心过度,导致虚火上升,气血不调所致,只需下去静养几日,吃些滋补安神的药物就好。

    修士大楼底层便有供探望家属居住的屋子,只不过石右任醒转过来却坚决不肯留下,只说公务繁忙,既然已经将姨母平安送抵花狸峰,就要赶紧回去郡城了。

    大家对他执意要走的原因心知肚明,客套几句就嘱咐他一路平安。唯有柳雨青看不出门道,傻乎乎地劝他多住几日,等陪他看过后山的猪场再走。

    石右任哪能同意?山脚下面那些郡城来的护卫,每多待一天的挑费可是全都落在他的身上,这一趟上山,不但没能搞到便宜表妹,反而鸡飞蛋打,几乎将大半个家底全都折了进去。石右任一刻都不想在花狸峰多待,连柳雨时邀请他上楼小坐都没答应,便匆匆告辞下山。

    柳家三人一直将他送到山门府院的大门口,才与他“依依惜别”。看着石右任踉跄下山的背影,雨时娘叹了口气,小声对柳雨时道:“你这表哥从小对你便是一片痴心,没想到最后咱们还是辜负了他。”

    “一片痴心?!”柳雨时直到此时,方才敛去脸上的笑意,冷然道:“他做官十余年,每三年便娶一房妾室,这也叫痴心吗?现如今他攀附上了郡城的显贵,有望开脉,这才想起我这个表妹。他若是上山只为求些道法丹药,我便是砸锅卖铁也要给他。可他竟然想要女儿与他一起去到那郡城双修!您可知他背后那武通玄是何等人物,多少女修不知深浅,被他蹂躏玩弄,乃至丹途尽毁?他诳我下山,根本就是想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啊!”

    雨时娘被柳雨时一番话说得心惊肉跳,正不知如何接茬,忽听山脚下传来阵阵的鼓乐之声,远远地就见一队人马,敲锣打鼓地顺着山路,往山上而来。

    柳雨青好热闹,指着队伍中一顶四人抬的轿子大声道:“轿、轿子里是新、新媳妇吧?花、花狸峰上有人娶、娶媳妇吗?”

    柳雨时摇头道:“仙家有仙家的规矩,即便是迎新嫁娶,也不会像凡人那般敲锣打鼓的。你见过哪个仙子被人用轿子抬着过门儿的?那也太不成样子了。”

    “仙、仙家,娶媳妇坐、坐啥呢?”

    “咱们万兽谷的仙子们,自然是乘坐灵禽啊,像白鹤啊,羽雁啊,苍鹰啊,从天上盘旋着降下来。”柳雨时的眼中流露出向往的光。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