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阿巧一点儿也不介意石右任的态度,笑吟吟地收起灵石,从大号的兽皮袋里摸出一份考卷,见桌子已经被柳家姐弟占了,便出去唤那虬髯修士道:“胡师兄,烦你再搬一张桌子进来。”

    趁着虬髯修士往屋里搬桌摆椅的当空,孙阿巧又郑重其事地对柳雨青与石右任讲了一遍大考的规矩,不得交头接耳,不得偷看抄袭等等。说完这些,孙阿巧又让柳雨时与石右任调换了座位,柳雨时身为内门弟子单独一张小桌,石右任与柳雨青面对面坐在大桌的两端。

    三人正自润笔研墨,虬髯修士又从门口探头,轻声招呼孙阿巧道:“孙仙子,有个事与你打个商量。”

    孙阿巧过去一问,才知道这货听说她在此开了个小考场,问她能否再塞两个人过来一起考?这虬髯修士面貌虽凶,心肠其实不错,花狸峰虽然三令五申要求外门弟子与仆役杂役必须要参考,结果还是有人忘了这茬儿。多亏那红嘴儿八哥,没事往林子那边转悠,竟然发现两个将杂役灰袍系在腰间的家伙,正光着膀子跟林子里挥汗如雨地砍树呢。

    要知道,无故缺考的罪名可是不小,虬髯修士刚忙活完柳雨时这边的事,就被那八哥提醒,忙又跑去林子里将这两个家伙提溜出来。此时再去藏经阁已经来不及了,虬髯修士便来与孙阿巧商量,能不能临时往她这小考场里加俩人?

    孙阿巧听他简短解说地讲了这两杂役的来历,又亲自验过他们二人的杂役符牌,确认无误,便点头应了。宗门之中等级分明,屋里虽然有两张桌,柳雨时那张小桌却是不能随便分享的,这二位便只有往石右任二人的大桌上挤。

    好在是张八仙桌,桌面够大,四个人每人占了一面,围着桌子坐了。那两个仆役是哥俩儿,都生得身高体壮,说话声音也大,挨着石右任与柳雨青坐了,又自我介绍一个叫赵五哥,一个叫赵小六,都是巨门部下盖房的杂役。

    这哥俩不敢与独坐小桌的柳雨时搭讪,见石右任与柳雨青与他们一桌,知道大家彼此的身份差不多,就问他俩的来历。柳雨青结结巴巴地说他是后山猪场新招的杂役,赵家哥俩儿羡慕得不得了,都说柳雨青运气好,猪场的活计可比他们轻松多了。又说后山垒猪场时,他俩也跟着干过一段,老祖办的殷主任没事便阴沉着脸四下转悠,谁敢偷懒耍滑,大皮鞭子当场就往脸上抽。

    这二位都是大咧咧的性子,否则也不会光忙活自家的窝棚,以至于将山门大考的事情全都忘了。他们说过了垒猪场的那段难熬日子,又颇为得意地吹嘘,说后山猪场的活计比当初盖云裳老祖的暖云阁还要来得细。

    孙阿巧听两人越说越不像话,抄起桌上的白玉镇纸,往两人头上一人敲了一记道:“噤声!马上就要开考了。”

    赵五哥挨了一下老实了,赵小六却是皮糙肉厚记吃不记打的主儿,见石右任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便凑过去道:“老哥也是后山猪场的吧?”

    这货干了一天的体力活,身上的汗还没干呢,石右任被他一股撞头的酸臭汗味熏得差点背过气去,冷哼一声,将脸转向一边。

    “大家都是苦哈哈,到跟咱们摆起脸子来了!”赵小六碰了个冷钉子,朝对面的赵五哥撇嘴道。

    柳雨青见状,忙替石右任说话道:“我、我石表哥,可、可跟咱们不、不一样,他、他是记、记名弟子!”

    哪知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倒坏了事。仆役杂役好歹也是开了脉的,记名弟子身为凡人,哪有凡人给修士甩脸子的?赵小六满脸不屑地在石右任的背上拍了一巴掌,皮笑肉不笑地道:“敢情是个记名弟子啊,竟然也敢给爷爷摆脸子?”

    石右任正憋着气闷头研磨,冷不丁挨了赵小六加了三分力的大掌,一个没绷住,身子便往前栽,噗哧一声,半张脸便拍在刚磨好墨的砚台里。

    赵小六得意地哈哈笑了两声,孙阿巧的镇纸便搂头盖脸地打过来,饶是这货扛揍也被孙阿巧注入灵力的镇纸敲得嗷嗷叫。外面的虬髯修士听到动静,赶紧推门进来,见屋里乱作一团,又见孙阿巧狂揍赵小六,便知道肯定是这货闯祸了。

    虬髯修士大步过来,问孙阿巧咋回事?

    孙阿巧也不解释,只让他将这皮赖货拖出去,狠狠教训。

    虬髯看着石右任满脸墨汁,被雨时娘和柳雨青两个人围着用手巾擦脸,便也猜出了大概经过。赵小六的身材本就高大,却被虬髯修士捉只小鸡般地提了出去,不大功夫,就听外间传来这货哭爹唤娘地求饶哀嚎。

    柳雨时心中虽对石右任不待见,却也不能袖手旁观,忙起身,匆匆到湖边取了水来,让石右任洗脸。好在墨汁尚浅,蘸水擦拭倒也不难去除痕迹,唯一就是嘴唇碰到砚台边上肿了起来,牙缝里也往外渗血,虽然没断,却也有些活动。

    孙阿巧趁着乱,悄悄朝柳雨时使了个询问的眼色。见柳雨时面色平静地摇摇头,心中便有数了。虬髯修士在楼门口抽了赵小六十几鞭子,将这货抽了个半死,他有点摸不准孙阿巧的心思,便回屋问孙阿巧,还要不要继续抽?

    不等孙阿巧回答,已经疼晕了的石右任便扯着嗓子吼道:“抽!给我往死里抽,抽死这泼皮!”

    屋里众人面面相觑,连雨时娘都忍不住一边帮他擦拭脖领处的墨迹,一边低声道:“我说右任啊,这里又不是郡城,咱,咱说话不顶用啊。”

    石右任这才反应过来,此处可不是他的郡守衙门。只不过,从小到大他哪里受过这等欺负?他不敢朝孙阿巧与虬髯修士发号施令,便捂着嘴,瞪着柳雨时,一副让她出头的模样。

    哪知柳雨时朝他笑笑,竟转过头去,对那虬髯修士道:“赵小六是个混人,抽他几鞭子让他长长记性得了。我石表哥自幼饱读圣贤书,刚刚说的都是些气话,哪能真与这等混人计较?马上就要大考,还是赶紧收拾,不要耽误了正事才对。”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