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仙子说笑了。”石右任冷然道:“贵宗乃是七大之一,门槛之高,岂是我这未开脉的凡人能够迈得进的?”

    孙阿巧认真道:“我可不敢与石大人说笑。大人若真想参加山门大考,可以考虑成为我们花狸峰的记名弟子啊!”

    “记名弟子?......难道也有资格参加山门大考吗?”石右任倒还真对这四个字儿有些印象,当日花狸峰在野狼镇大肆招募记名弟子的事,也在郡城传过一阵,大家都说花狸峰简直是穷疯了,竟然想出这种骗钱的手段来。不过,听说记名弟子都是些连走路都要让人搀扶的老棺材瓤子,难道他们也可以参加山门大考?

    孙阿巧解释道:“此次山门大考是由我们殷主任全权负责的,不但内外门弟子都可参加,包括杂役仆役,乃至记名弟子,甚至是记名弟子派来的奉师弟子都可以参加。我们花狸峰没那么大规矩,只要堪用,没开脉的凡人也可以成为杂役,不过大人既然是朝廷命官,就不好走杂役这条路了。”

    石右任被孙阿巧说得动心了,这可是他唯一能够和那个殷主任掰手腕的机会。那殷蛮子出身小仓山,又是蛮奴与婢女所生,连私塾都没念过,还能出文比的考题?他坚信只要让他看到试卷,必能找出其中的疏漏,他到要把这份卷子背诵下来,然后传回郡城,好让天下人知道,花狸峰上的殷大长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孙阿巧见石右任沉吟不语,想起殷主任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蚊子也是肉,咱们老祖办的人不能放过为山门创收的一切机会。”她笑着掏出一本老祖办专用的名册道,“石大人若是不怕被题目难倒,不妨在老祖办挂个记名弟子,我可以当场给大人造册登记。”

    石右任见孙阿巧如此殷勤主动,马上很警惕地反问:“你这记名弟子虽然不问灵根,我却是朝廷命官,私自入了你这万兽谷,怕是不妥吧?”

    孙阿巧无所谓道:“大人不过是想参加大考而已,考前给您造册登记,等您考完之后,只要您愿意,咱随时可以将这记名弟子的名头消掉。削了宗籍,不就行了?左右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石右任仔细琢磨,觉得只要能够拿到山门大考的考题,即便事后有人拿这事参他,也能以打探花狸峰的机密为由应付过去。再说一旦他开了脉,成了修士,那芝麻大点儿的官儿,不做也罢。

    孙阿巧见石右任点头应了,马上翻开册子,随口问了些姓名,籍贯之类的东西,一一记录在册子中,又让石右任签字画押。最后孙阿巧笑嘻嘻地对石右任道:“恭喜石大人,现在就是我花狸峰的记名弟子了。”她小手一伸,“请大人先将奉师金交来可好?”

    石右任愣住了:“记名弟子还要交钱?什么是奉师金?”

    孙阿巧奇道:“难道大人小时念书不给先生钱吗?就算不给钱,年节也要送先生半扇猪肉吧?大人既然做了花狸峰的弟子,自然要对花狸老祖表示一番奉师,念师,尊师的心意才行啊。我们收些奉师金也是为了弟子的福祉做建设,比如我们在后山为记名弟子设有专门的道场,殷主任还特别为凡人弟子,自创了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太极拳法,您若想学,也可以去藏经阁购买太极拳谱。此外,山门还专门为记名弟子炼制有治病强身的丹丸.....”

    石右任被她说得头大,忙抬手打断她道:“奉师金是多少?”

    “一枚低阶灵石。”孙阿巧伸出一根手指头。

    “我听说记名弟子每月只需交一枚金叶来着?”石右任手都伸到怀里了,听了这个价,又停下来。..

    “您听说的没错,不过奉师金我们都是按照整年一次性收取的。”孙阿巧笑容不改,“石大人是朝廷命官,又是雨时妹妹的表哥,我哪怕拼着主任责罚,也得给您行个方便不是?只收您十个月的!”

    都说衙门里的小吏心黑难缠,比起这笑嘻嘻的孙仙子,实在是差远了!石右任嘴角抽搐着,摸出一枚低阶灵石丢给孙阿巧。这一枚低阶灵石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觉得憋屈。不交灵石吧,会被人嘲笑财迷胆小不敢考,交了灵石吧,那明明是个套儿,自己偏要伸了脖子钻进去,岂不成了蠢蛋呆瓜?

    孙阿巧接过灵石,没等石右任缓过气儿来,就又伸手道:“既然左右大人考过试之后,就要除宗籍的,请将除籍的费用一并交了吧?”

    石右任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他强忍着胸中翻腾的气血,咬牙道:“恕石某孤陋寡闻,从未听说除宗籍也要交钱的。”

    孙阿巧理所当然道:“按照常理,弟子加入宗门那就是一辈子的事。除非弟子犯了过错,被宗门处罚,拔除灵根,截断经脉,然后才会被除去道籍,逐出宗门。我们花狸峰念在记名弟子尚未开脉,对那些尘缘未断的弟子网开一面,只需缴纳三枚低级灵石,就许他自行除籍。”

    石右任一听着除籍的费用比入门还高,瞪着眼睛涨红了脸还想再辩,孙阿巧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继续解释道:“石大人切莫心疼这这几枚灵石的除籍花费,也不是咱们花狸峰贪图弟子这点灵石。实在是因为宗门历来就没有自行除籍的规矩。我们殷主任伤透了脑筋才想了个变通的法子,叫做除籍留缺。对于记名弟子来说,虽然自行除籍不认宗门了,但宗门却还留着弟子入门时所造的名册。将来万一弟子回心转意想要重新投入宗门,咱们也是随时欢迎的,因为咱们一直给弟子留着这缺额呢!”

    “我若用不着你留缺呢?”石右任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孙阿巧有些不耐烦地道:“石大人怎么转不过这个弯儿呢?不是与你说了,除籍留缺是个变通的法子吗?你若坚持不留缺,那只有按照宗门的规矩,断您的经脉了。”

    石右任咬牙切齿地连说了三个好字,从怀中掏出三枚低级灵石拍在桌上道:“我就当四枚灵石买一份花狸峰的试卷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